玩儿 玩儿 7.6分

老北京于谦

杨沛业
2019-05-21 看过

听德云社相声有十年了,其中唯一喜欢的演员就是于谦。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因为他捧哏功夫好,给人四两拨千斤之感,但根本原因则是这人够真实。他的真实体现在对兴趣爱好的追求:爱喝酒交友,那就常嬉笑怒骂于酒肆之间;爱唱歌,就邀请摇滚圈的朋友们同台高歌,还当了北京摇滚协会的副主席;爱动物,那就猫狗鸟虫什么都养,还在北京郊区开了天精地华宠物乐园,平时对外开放展览,可谓把爱好融进事业,把玩儿做到了极致。

《玩儿》一书是于谦自著,讲述了他几十年来训马、遛鸟熬鹰、喂鸽、捕鱼、养猫狗的种种趣事。爱好是一件多么宝贵而纯真的东西!这样的人,尤其是公众人物能够把自己的爱好充满自豪地展览出来,和那些把自己的娱乐活动藏于幽暗之地的明星相比,确实是有动人的魅力。

于谦在书里写了许多养动物的方法妙招,譬如单单熬鹰就需花费十余天功夫,在此期间人不光要费神费力费钱财,还要冒着被鹰抓伤啄伤的风险,真不是件容易事。可惜我对养动物并无多大兴趣,读罢一乐也就过了。在于谦眼里,动物皆是极通人性的,有的甚至具备堪与人脑相比的智慧。这里面不免有夸张之语,但我也相信万物皆有灵,人说到底也是个动物。我也不敢看不起其他种类的动物甚至

...
显示全文

听德云社相声有十年了,其中唯一喜欢的演员就是于谦。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因为他捧哏功夫好,给人四两拨千斤之感,但根本原因则是这人够真实。他的真实体现在对兴趣爱好的追求:爱喝酒交友,那就常嬉笑怒骂于酒肆之间;爱唱歌,就邀请摇滚圈的朋友们同台高歌,还当了北京摇滚协会的副主席;爱动物,那就猫狗鸟虫什么都养,还在北京郊区开了天精地华宠物乐园,平时对外开放展览,可谓把爱好融进事业,把玩儿做到了极致。

《玩儿》一书是于谦自著,讲述了他几十年来训马、遛鸟熬鹰、喂鸽、捕鱼、养猫狗的种种趣事。爱好是一件多么宝贵而纯真的东西!这样的人,尤其是公众人物能够把自己的爱好充满自豪地展览出来,和那些把自己的娱乐活动藏于幽暗之地的明星相比,确实是有动人的魅力。

于谦在书里写了许多养动物的方法妙招,譬如单单熬鹰就需花费十余天功夫,在此期间人不光要费神费力费钱财,还要冒着被鹰抓伤啄伤的风险,真不是件容易事。可惜我对养动物并无多大兴趣,读罢一乐也就过了。在于谦眼里,动物皆是极通人性的,有的甚至具备堪与人脑相比的智慧。这里面不免有夸张之语,但我也相信万物皆有灵,人说到底也是个动物。我也不敢看不起其他种类的动物甚至植物们,谁知道人家心里想什么呢?

出乎我意料的是,于谦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在书的最后部分完全确认了这些遛鸟熬鹰的爱好源自满清贵族,也说这些爱好就是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在闲得发慌的情况下研究出来的,直到今天,这些爱好仍是老北京人的专属。外地人玩,玩不出老北京的精气神和花样来。我继续读下去,于谦又说这些爱好充分反映了北京大爷霸道、好强的性格——要玩就玩最好的,自个儿养的宠物得把别人的全比下去。

老北京人好吃也好玩,这我有亲身体会。上次和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北京网友吃烤鸭子,他如数家珍地告诉我这四九城里有哪些值得一尝的小吃,语气平和,态度温顺,看不出霸道好强的地方。但是于谦都这么说了,我再拿俩事附和一下本主总不过分。昨天去医院,看见俩北京大爷拿京腔互骂:

“我操你大爷!”

“老丫挺的!”

在医院里,我又见到一位北京老头帮助别人挂号后吆喝道:

“哎您看看,这不就成了么?”

“就是这么档子事,有什么难?”

“就是这么档子事,有什么难?”

“挂号就这么着,这不就得了么?”我看着他们,倒像是看一次展览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玩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玩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