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雅士,常忆佳人

泛舟明月间
2019-05-20 看过

沈复与芸娘是古代婚姻里十分幸运的一对,二人心意相通,既是夫妻更是知己。一个落拓不羁,一个娇憨直率,情深如此,想来也不让人意外。

少年时的沈复一见芸娘便告诉母亲“若为儿泽妇,非淑姊不娶。”可见两人是一见钟情,许定一生。

一、沈复熟读诗书,学识渊博,而芸娘也是生而颖慧,颇有才情。

芸娘在学语时,“口授《琵琶行》,即能成诵……一日,于书簏中得《琵琶行》,挨字而认,始识字。刺绣之暇,渐通吟咏,有‘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句”。嫁作他人妇时,芸娘曾孜孜不倦地读《西厢记》。也与沈复一起讨论古文,对李白杜甫的诗很有一番见解。而又偏爱李白的诗,也是自身性格洒脱直率,李诗活泼灵动,二者相符合的缘故。芸娘极珍惜破书残画,偶获片纸可观者,如得异宝。种种言语行为都能体现出芸娘和一般古代女子的迥然不同。难怪沈复会说“苟能化女为男,相与访名山,搜胜迹,遨游天下,不亦快哉!”

二、沈复与芸娘琴瑟和鸣,志趣相投,是真性情而不俗之人。

年少时两小无猜,芸娘藏粥拒客,又暗自为沈复多年吃斋,希求其病体痊愈。七夕节,芸娘设香烛瓜果,沈复携“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二方,并坐水窗,共赏月夜。中秋日,两人又到沧浪亭煮茶观景。

夏天时,沈复芸娘到张士诚废宅居住消暑。晚霞夕照,蟹肥菊厚,真有隐士之境。芸娘说“布衣菜饭,可乐终身”更是体现芸娘淡泊名利不慕荣华的不俗情操,女子能有此语,令人刮目相看。

芸娘或是假扮男装,或是假托归宁,与沈复一同出游,爱自由爱自然,不受传统观念的束缚,有男子之气。芸娘机灵聪慧,常有精巧妙方。她提出刺死昆虫,系花草间;她又建议做活花屏,做装小菜的梅花盒等等,都是她的心灵手巧为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

沈复种花,芸娘焚香。沈复邀友宴饮,芸娘备食烹调。沈复所衣,皆由芸娘所作。沈复贫寒困顿,芸娘安贫乐道。夫唱妇随,互相挂念。

可惜芸娘后来先是不想失信于姑,独自受屈。再是直言不讳,对公公娶妾不满,被沈复的父亲误会、嫌弃。又因为想为沈复纳妾,结果不成,血疾病发,短寿而亡。

芸娘一生坚毅,幼时丧父,担起家庭的重担,做针线活供给开销。平等对待仆人和妓女憨园,一视同仁。她善良无私,当仆人卷走钱财逃跑时,她反而担心仆人路上遇害,无法向其母交代。胸襟阔达,没有闺阁女子的造作之态,多了男子的慷慨大方。林语堂说“芸娘,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读过这本书后,确实没有说错。

1 有用
0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