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旅行

Kim
2019-05-16 看过

读完这本书,真是让人感慨万千。我又跟着松本先生回到了那些记忆中的地方,同时日本的地图上又多了一些对我来说值得探索的地方。我一点也不想谈及故事本身,即使其中很片段都是如此富有场景感。如同在之前几篇评论中所指出的,松本先生最神乎其技的地方就是将故事还原于日常生活中,以至于我们甚至无法分辨书中所写是故事抑或事实。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故事中,我们甚至无法分辨究竟是实史抑或仮想。所以关于故事我想将之抛在一边,而且已经有很多讨论这些的评论了,我想将精力放在介绍那些书中登场的场景上。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此书连载于1960年1月~1961年12月,也就是距今将近60年前的时候。而当我们重返60年前那些场景的时候,似乎更能意识到那些场景背后厚重的历史感。 本书开场于奈良,如今奈良的核心区域一般是指东大寺附近,从京都前往那边坐电车单程仅需1小时左右。书中节子从药师寺走向唐招提寺,这两座寺庙加之法隆寺如今都是世界遗产,而这几座寺庙在我使用的第一本日语教材中的课文中就有提及,但它们都不在奈良的核心区域。

奈良地区

如今奈良核心区域也就是东大寺,春日大社所在的位置是地图东边那片绿色的区域。全书第一句话,“节子在西京站下了电车”,西の京站直到今天仍然是前往药师寺必经的站点,甚至在车站内都立有一块写有药师寺的石碑,今天从这里也可以直达京都。在车站的南边就是药师寺,北边就是唐招提寺。而节子所走的正是地图上车站东边南北向的那条路。基于这两座寺庙的位置,即使今天也应了书中那句话,“一般来奈良的游客都不会老大远来这儿参观”。 去过奈良三次,而药师寺和唐招提寺这两座如此近的寺庙我却是分了两次去的。当年第一次一股脑儿的走完奈良,法隆寺和药师寺后天色已晚,又有了审美疲劳,就略过了唐招提寺。如今节子所走的那条路旁边已经几乎没什么东西了。书中所说,“白色的玉兰花盛开在两旁的泥墙上”,我大胆猜测所写这条路应是位于唐招提寺南侧的那条路,因为直到今天泥墙仍是唐招提寺的一个重要特征。唐招提寺由名僧鉴真于759年创建,而鉴真出自扬州,唐招提寺内部深处如今仍是低矮泥墙,这一点像极了苏州一带的古寺。在我去过的日本寺庙中,仅唐招提寺保有这样的特征,所以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唐招提寺 2015年

之后节子途经法隆寺,法起寺。

唐招提寺 - 法隆寺

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出,相对来说,法隆寺对普通游客来说更难以到达。这座寺庙建于7世纪,如今已是世界最古老的的木造建筑群。而节子实际上最后去了更南边的飞鸟地区橘寺,那个区域我也没有去过。

唐招提寺 - 法隆寺 - 橘寺

我特别想指出的,节子和亮一当晚所住的飞火野地区。实际上是在奈良核心区域的兴福寺和春日大社之间的一片绿地。打从我第一次去到那个地方,就被这块区域内的一棵树迷住了。但我从没想到这块地是有它自己的名字的。

正中即是飞火野,西边是兴福寺,北边是东大寺,东边是春日大社

飞火野 2013年3月

之后故事回到东京,伊东忠介落脚在品川的旅馆,之后他去了泷良精所在的田园调布,又去了村尾芳生所在的青山,最后死在了世田谷区。

品川 - 田园调布 - 青山 - 世田谷区

在我去了东京很多次后才意识到,如今游客所见到的东京和日本人意识中的东京恐怕有很大的区别。相较于游客集中的山手线附近区域,由于日本一种近乎平铺式的城市规划,日本人真正在东京生活的区域是远大于游客所见到的东京的。如图中所示,由于蜘蛛网般的电车线路使得在这些区域生活都非常便利。但回到这部作品中P74 "杂树林竟成一片漆黑,盘踞在原野之上。周围都是农田,只能在农田尽头依稀见到人家的灯火。” 这是描写世田谷区的两句话,那就是60年前东京的样子,离涉谷不过25分钟车程。如今在这里是不可能找到一点儿农田的。顺便说一句,田园调布北边的自由之丘如今是东京有名甜点店聚集的车站。

之后故事发展到添田去找泷良精,他的目的地是长野县。

松本 - 浅间温泉 - 奥蓼科 -高野町

松本城作为如今日本保留下来的屈指可数的木造天守,可以说比起姬路城也是毫不逊色。根据书中所描述,60年前从新宿前往松本的火车便已开通。泷良精就在松本城北边一点儿的浅间温泉避难,之后又逃往了更偏僻的奥蓼科。这地方我也没有听说过,添田途径茅野前往奥蓼科,最后和泷良精见面地点应该是图中那座山上。P156,”在列车车窗眺望的八岳山正面,此时坐在出租车里望过去已成侧面“。伴着地图就能很清楚的理解这句话了,对于走过这段路的日本人来说,恐怕会有更深的体会。P159,”是啊,那里有火车去小诸。” 几乎可以断言,松本先生肯定走过从茅野经奥蓼科到高野町,再乘火车到小诸的这条路线。从地图上看,蓼科这儿还有个缆车,应该是那些只有日本人才知道的隐秘景点吧。

接着故事发展到京都区域。久美子落脚在高台寺附近的旅馆,由于位于祇园和清水寺之间,如今这一带每天游客络绎不绝,60年前恐怕亦是如此。高台寺建于丰臣秀吉死后的1606年,由丰臣秀吉正室北政所(ねね、后称高台院)兴建。由于秀吉许多早年收养的养子后来都成了具有相当实力的武将,所以北政所在当时也就自然具有了非常高的地位。直到幕末时期,这座寺庙一度被御陵卫士所占据,被称为高台寺党。御陵卫士盟主是伊东甲子太郎,同时他也曾是新撰组的参谋。虽然他和新撰组在攮夷的观点上一致,但他主张勤王,和主张佐幕的新撰组矛盾,最终被新撰组肃清。如今的高台寺,以其春秋两季的夜景而闻名。

高台寺 2015年

高台寺 - 圆山公园 - 知恩院 - 南禅寺 - westin miyako

久美子先是打车去南禅寺,如今的南禅寺和离它稍北边一些的禅林寺是非常出名的赏枫地。但书中所提及的南禅寺庭院方丈,个人感觉就少了那么点意思。之后第二天她再从沿圆山公园,知恩院,青莲寺到M酒店。作为书中重要场景之一的M酒店,现实中应为如今的Westin Miyako酒店。这家酒店距今已有120年历史,所以60年前应该也早已名声在外。在当时的京都,这样的西式酒店可能确实数量并不会太多。P200, "一座巨大的红色鸟居展现在久美子眼前。”这个路口应为从青莲寺出来稍向北所见到的景象,也就是如今仍然矗立在平安神宫前的那个巨大鸟居。至于当晚久美子吃芋棒的店,应为位于圆山公园中已有300年历史的老铺平野家, http://www.imobou.net/ 。从tabelog评论来看,松本先生似乎在多部小说中都有提及这家店铺。

平安神宫前鸟居 2013年

再后一天,她去了岚山,途经渡月桥到苔寺。渡月桥作为岚山标志,其周边的天龙寺和竹林是如今游览岚山的常规景点,而苔寺则要相对远一些。 P203,“那些来秋游的中学生蜂拥而至,还拔那些苔藓,随地乱吐口香糖,寺院为了保护苔藓,就开始限制入园人数了。”啧啧,60年前日本的国民素质也是不敢恭维啊,松本先生也都看不下去啦。苔寺的正式名称应为西芳寺,如今也被列为世界遗产,以其大面积的苔藓而出名。如今去这座寺庙必须提前预约,象60年前书中所写那样直接上门可是不行了。门票1500日币,当年人生地不熟还是请一位豆友帮忙预约的,进庭院前会有一个写经的过程。

岚山,渡月桥 - 西芳寺

作为小仓人的松本先生,必然对九州北部区域了如指掌。亮一和显一郎会面地点在福冈东公园,有意思的是,书中提及福冈还有个西公园。P364,"不过还是西公园比较好啊,那里能看见海景。” 至于书中所提的东公园上皇铜像,如今也是还在的。

福冈 东公园 - 西公园

添田去船原温泉找村尾芳生,位于伊豆修善寺以南的地区,当地名物狩场烧也是流传到了今天。 https://www.funabarakan.jp/

东京 - 船原温泉

添田带久美子去横滨找显一郎。显一郎下榻的酒店是于1927年开业的New Grand Yokohama,位于横滨的港区,如今仍在营业中。 至于全书最后场景观音崎,位于横滨以南,东京湾的出海口处。

东京 - Hotel New Grand - 观音崎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球形的荒野的更多书评

推荐球形的荒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