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我想你了

冰莹
2019-05-14 看过

“生与死之间只有一条狭窄地带。”

几乎是一边流着泪一边读完这本书的。韦斯塔比医生以他高超的医术和崇高的医德拯救病人的故事让我感慨,医生这个职业的重量。韦斯塔比医生有一段关于他外公去世的描写让我读了一遍又一遍:

起居室的门半开着,透出昏暗的灯光。我定睛朝里望去,只看见医生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一只注射器。我的母亲和外婆站在床脚,搂紧彼此。外公面如死灰,胸口不停起伏,脑袋向后仰着,嘴唇发青,鼻子发紫,里面滴出发泡的粉红液体。他痛苦地咳嗽一声,喷出带血的泡沫,溅落在床单上。接着,他的脑袋歪到一边,睁大眼睛注视墙壁,目光落在写着“祝福这一家人”的海报上。医生在他的手腕上搭了搭脉,然后轻声说:“他去了。”一股平静与释然的氛围降临房间。痛苦结束了。 死亡证明上说死因是“心力衰竭”。我避开大人的视线,悄悄走进外面的防空洞,和小鸡坐在一起,悄悄地崩溃。

今年二月份,我的外公也因为同样的疾病 - 心力衰竭, 永远的和我们告别了。 他与疾病斗争三十余年,最后还是没有迈过83岁这个坎。从今年春节和以后的每一个春节,我们家的团圆饭桌上都少了一个人,他是我挚爱的外公。看到书中,患者接受了人工心脏的治疗,或者是安装了起搏器而延长了或者挽救了生命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 如果我的外公,能够早一点,只要一点点,接受最好的心脏手术,尝试最现金的心脏辅助设备,也许,他尚在人世!也许,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谈天说地,各自捧着一本书,在外公的书房里度过很多个慵懒的午后。然而,由于医疗水平的限制,我亲爱的外公,只能在这个三线小城市的”最好的“医院里,用强心针吊命,日日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不能下地,不能说话,直至再也不能呼吸。而那时的我,在美国已经定居,却看着外公的病体无能为力。所有人都说,外公的身体已经太过衰弱,不能转院,不能承受大的手术。

内疚一直反复的折磨我:为什么没有在外公身体还能承受的时候,带着他去医疗发达的国家/地区看病呢?因为缺乏知识,能力,金钱,我们耽搁了多少宝贵的时光啊!子欲养,而亲不在。外公,为了你,我也要在这异国他乡更加的拼搏,只是为了,抓住所有可能的机会,把自己最挚爱的人们,留在这美丽的世间,久一点,再久一点。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打开一颗心的更多书评

推荐打开一颗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