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Kim
2019-05-12 看过

《且介亭续编》中鲁迅先生多次介绍珂勒惠支的版画。 “谁一听到珂勒惠支的名姓,就仿佛看见这艺术。这艺术是阴郁的,虽然都在坚决的动弹,集中于强韧的力量,这艺术是统一而单纯的——非常之逼人。” “有了这画集,就明白世界上其实许多地方都还存在着“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人,是和我们一气的朋友,而且还有为这些人们悲哀,叫喊和战斗的艺术家。” 这是鲁迅推崇珂勒惠支版画的原因。 《我要骗人》一文中,鲁迅又显得这样可亲可爱,“我明明知道着,却好像也相信款子真会到灾民的手里似的,付了一块钱。实则不过买了这天真烂漫的孩子的欢喜罢了。我不爱看人们的失望的样子。”我认为这句比“俯首甘为孺子牛”要有力得多了,因它是具体而自然生发的。 鲁迅的《写于深夜里》字字皆血,甚至令人痛哭,“直到现在,那青年的惨白的脸,凹下的眼睛,两只满是鲜血的手,还时常浮在我的眼前,使我难于忘却!使我苦痛!……”也许在读《半夏小集》时会因他的短文里的幽默,读着渐笑出声响,但笑过之后,看见的却仍是悲凉。“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最后竟又是这样的坚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且介亭杂文末编的更多书评

推荐且介亭杂文末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