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白兄的流浪记

豆友192415526
2019-05-11 看过

我与白兄的流浪记 ——读《白居易诗选》(中华书局)有感 前记 顾:居易?居大不易哉! 白以诗谒顾。 顾:居之大易。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我对白兄的初印象。8岁时(小学二年级拜读《赋得古原草送别》),我在茫茫长安街上看到了一位白衣飘飘的英俊少年,他从脚尖到发梢,一丝一缕都那么意气风发。我心想,此间少年,此人当第一也。遂心属之,结为跨越时空的异性兄弟,从此形影不离。白兄纵迹天南地北,我亦相随海角天涯。 一日把酒黄昏,白兄忽拂袖掩涕,做诗云:“遥知别后西楼上,应凭栏干独自愁。”始知其初恋名曰湘灵。虽不知其音容笑貌,但想必天真烂漫如春华,《长相思》,一曲道尽九回肠。虽说我对白兄无丝毫非分之想,但《生别离》《潜别离》句句别离道《感情》,使我不禁心想,若我此刻相离,白兄可会为我作诗一首,哪怕不是相思? 这位女子是白兄的心头血,若非白兄亲自相诉其两小无猜,恐怕我真的难以相信,如此潇洒的男子会为了她十年不娶。在这十年间,白兄化相思为动力,努力考取功名,读书学习十分刻苦。为了背书,他能累满嘴口疮;为了练字,他的手指磨出了厚厚的老茧。作为同样备战现代科举考试(高考)的兄弟,我,常常自愧不如。每见其挑灯夜战,我便为其熬一碗心灵鸡汤,且明日再战!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进士及第,我在榜前喜极而泣。所谓成家立业,考取功名二年后,我见证了这一神圣的时刻!我在角落里看着他走进婚姻的殿堂,可新娘不是湘灵。嫂子杨氏亦是个不错的女子,只可惜未曾诞下儿子,本以为白兄会迫于世俗,无子出妻,见他和元稹的《听妻弹<别鹤操>》写下的因为解释其义依韵加四句,“义重莫若妻,生离不如死。”我便心安了。我敬佩白兄,不只是因为他的才华,也是因为他肯为女子发声。还记得他在长安任官时,《母别子 刺新间旧也》《陵园妾 怜幽闭也》《上阳白发人》都为我们女性打抱不平,我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一代文人要有如此之勇气,实属不易。故而吾愿与之为一生的异性兄弟也。 不得不说,出仕后,白兄是不惜笔墨,体恤民情的,倡导新乐府开一派新风,《长恨歌》传遍大街小巷,也常常劝谏君王,可惜一句“始从章句无规刺,渐及朝廷绝讽议。”道出奈何时局可恨啊!被贬江州,又被贬忠州。虽然我很希望白兄能来一趟我的家乡——重庆,但未曾料到是这般原因。在去江州的路上,他深慨“草草辞家忧后事,迟迟去国问前途。”一度忧愁愤懑,一曲《琵琶行》湿了司马之青衫,不忍看其泪流满面,我忙为他递上一缕薄娟。辗转忠州时,我们共穿了“上有万仞山,下有千丈水”的三峡。虽然我是个地地道道的重庆人,但还是第一次乘船穿过三峡,一路上难免心生惧意,更想起了他作的“常恐不才身,复作无名死”。怅惘之间,不禁唱道:“白兄,白兄,奈若何!” 时局多变,白兄在我大重庆待了一年便被征召回京,正职事业上升之际,他却毅然决然自请外职,我十分不解,不由得生气质问他:“一路坎坷,终得回京,汝却做此抉择,是何意?”他潇洒一笑,执笔而作“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后在去杭州的马车上,我看到了他写的《勤政楼西老柳》“半朽临风树,多情立马人。开元一株柳,长庆二年春。”好一个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的白兄! 优哉游哉,我们在苏杭流转了些许年,修了堤坝,疏浚六井,眼看百姓和乐,农事俱兴,正欣慰于此,却又被征召到了长安,虽为升迁之喜,但白兄却并无笑颜。当年辄罢侍郎,自求闲退,按照白兄的说法,“止足为乐”。自嘲自解成了他生活的常态,我一度为此不想理他,什么“我亦定中观宿命,多生债负是歌诗”,你怎么能为自己的逃避找借口呢?直到我看见他悄悄在房间里抹泪,看见他为甘露之变写下的“去者逍遥来者死,乃知祸福非天为。”一路走来,我知道他有太多的心酸苦楚,也曾书生意气,渴望挥斥方遒,可惜盛唐已过,世风浑浊,哪里是他的容身之所?堂堂七尺男儿,而今却于幽室独哭哉! 岁月如流水,逝者如斯。回想我和白兄流浪的一生,晨晨昏昏,朝暮旦夕,一切仿佛又重现在眼前。今日重新翻开白兄的故事,我又看见了 “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 还看见了“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 “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 …… “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 …… 从中年到暮年,白兄依然如原上离离草,生生而不息。 原来,白兄从未忘记年少! 后记 顾:居之大易哉? 白:居大不易。 白:居大不易哉? 余答曰:生居于世,大小皆不易矣!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白居易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居易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