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伴侣之《My Sister's Keeper 》

东食西宿
2005-12-27 看过
住得离城里不近,于是养成了在公车上看书的习惯。适合在公车上看的书属于一类,要让人能‘拿得起,放得下’。 新鲜有趣,情节不太曲折,道理不太深刻 ,所谓‘拿得起’。 章节分明,不玩悬念,到站了可以 合上书潇洒走人, 所谓‘放得下’。
 
最近刚刚看完的My Sister's Keeper就是这样一本得心应手的公车伴侣。
 
在amazon上搜索,得知原来女作者Jodi Picoult是惯会写这种争议性题材的。故事开头,13岁的Anna用未脱稚气的少年的声音娓娓到来:When I was little, the greatest mystery to me wasn't how babies were made, but why (我小的时候,最让我感到神秘的事儿不是如何造小孩,而是为什么)。你奇怪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会这么想吗?因为她有一个自从三岁就患有罕见的血液病的姐姐Kate,而她是带着拯救姐姐的使命被她的父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的基因经过精心设计而与她的姐姐不差分毫,自她出生,血液与骨髓就不断的从她的身上被抽走,将Kate从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垂危中拖回人世。最后,医院和家人同意从Anna身上移植一个肾来拯救因肾衰竭而濒临死亡的Kate,Anna突然叫停了。她是认真的,她的身边甚至还站着一个律师。她将她的父母告上法庭,她不愿意再做她姐姐的“零配件工厂”,她要赢回自己的身体。
 
不知怎么的想起哪吒来了。哪吒跟李靖断绝父子关系,将自己一身骨肉剔还个干净。然而那是神话,神话总是弃绝又悲壮,干净又利索。现实就藕断丝连纠纠缠缠暧昧得多,小姑娘Anna想要的和哪吒恰是相反的,身体要回来,女儿却还是要做的。
 
哪有那么简单。。。
 
伦理题材小说好看,因其不同于我们熟悉的好人坏人的故事。我们在书里电影里电视里早已看惯了,正义与邪恶,善良与残暴,真诚与虚伪,自洪荒之时起就开始长久不息的斗争。小一点的时候看大灰狼与小白兔,白雪公主和继母,大一点看金庸看韩剧,好人总是被坏人冤枉得山穷水尽疑无路,却又总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童年也好,成人世界也好,善恶对立总是有的,所不同的无非是童话里,恶也是孩子气的,是单薄而不堪一击的,而在成人世界里,恶则成熟而庞大,老谋深算阴魂不散。太多的恶让人看得身心疲惫,似乎我们是否一定要容忍恶的所在,才能讲好一个故事,成了“无恶不成席”。然而伦理小说却异军突起,故事里每一个角色都是可亲可爱可同情的,写的越成功越是如此。每个人都有合情合理的苦衷,然而却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可以将大家全部救赎,前途永远是模糊,只有爱在琢磨中越发清楚,推敲中更加刻骨。
 
这个故事是用个人叙事的手法写成的,也就是,每一个章节都是一个剧中的角色来独白。我很喜欢这种写法,亲切又直接。他们在独白中回忆童年,谈论对死亡对亲情对爱情的看法,一件件琐碎的小事,温暖却又催人泪下。如果你在寻找一本小书陪伴你行路,在你穿越城市的同时也带你穿越一段不凡的心路旅程,那么我就推荐这本《My Sister's Keeper》给你。。。
33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My Sister's Keeper的更多书评

推荐My Sister's Keeper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