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埃及

路过蜻蜓
2019-05-09 看过

2007年,何伟离开中国,回到美国,2011年10月他来到埃及,那时候正好是阿拉伯之春发生的时间,穆巴拉克被推翻,当地经常爆发示威并发生当局发生流血冲突。

在去埃及之前,他便被告知,埃及十分停滞,不象中国这样日新月异,世界改变很多,但埃及基本什么也不会变,他想,也好,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体会古老的文明,好好学习语言,不变就不变吧,结果五年之后,他说“在埃及的五年无比慢长,果然埃及还是那个埃及,什么也没有变”

众所周知,自90年代以来,何伟在中国住了近十年,他在中国遇到自己的妻子,两人2007年离开中国,他妻子出生在美国纽约,是华裔,也是记者,两人都喜欢四处旅行,基本在成年之后,都是美国之处生活,两人打算先在美国科罗拉多的农村住一段时间,希望能生个孩子,然后去一个从未去的地方,工作,学一门语言。

结果,何伟的妻子生下了一对双包胎,在双胞胎满18个月大的时候,两人结婚,以方便去埃及的时候申请联合签证,两人离开美国前,退掉房子,卖掉车子,带上飞机的只有三个旅行包,而这就是他们所需要的全部东西。

看了一些他在采访中对埃及的描述,埃及与中国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并不在意钱,这当然使他们起来不那么贪婪,但是也使他们不是那么努力,他们没有改编或改善自己生活的强烈意愿,女性基本不工作,整天在家睡觉。他们推翻了穆巴拉克但并未改变整个体制,他们只是换了一个领导人,体制依旧,所以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只是事件,而不是革命,现在问埃及人,他们都说他们后悔推翻穆巴拉克了,而这一切都是奥巴马搞的。另外埃及人从来不接电话,但是如果直接跟他们对话,他们表达欲望又超强,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用他的话说:埃及整个体制是让人沮丧的,经济不好,许多在此作生意的中国人都离开了。当然五年时间,他的阿拉伯语已经非常流畅了,他说本书主要写了:普通人,考古,以及政变的内容。

一,收垃圾的人

小说的一开始写当时的考古和盗墓文化,这在埃及是很普遍的,倒也没什么稀奇。接着开始写何伟很拿手的部分,与当地贫民的交往和交流,一方面学习语言,一方面了解当地民情,首先从经常接触的收垃圾的人开始,收垃圾的人没有固定收费标准,问要给多少钱,说:可以给10块,也可以给100块,作者给了40,得知比同楼的路透社记者给得多,作者感到庆幸,收垃圾的经常将从垃圾里捡到的一些东西拿给作者鉴定。有一次收垃圾的拿着一个写着英文的中国春药配方给作者看,作者给他翻译了一下,接着帮着鉴定一个产于乌克兰象砖头头那样沉的古董相机在网上能卖多少钱,交往的时间长了,收垃圾的会把作者误丢的东西拿回来还给作者,同时在作者请他喝一杯啤酒的时候,主动将瓶子拿走,因为他知道早晚也是他要收走的东西,收垃圾这段写的平实而幽默,象他的《江城》《甲骨文》中的习惯手法,通过对普通人和普通生活的描写,折射出当地人的生存逻辑,生活状态和人文风貌,一个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爱恨情愁在写的好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和猎奇心。

第二章:开始写阿拉伯之春之后的游行以及与穆斯林清真寺的见闻,当时示威者与政府冲突,经常死人,因为不了解当地政冶,这段其实不是很感兴趣,

4 有用
0 没用
The Buried The Buried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The Buried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Buried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