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评论

奥斯卡混
2019-05-08 看过

李泽厚的历史触觉是敏锐的,但他受困于wg时期的经历,不能意识到启蒙和革命结构上的同一性,更认识不到启蒙和革命实质上在历史当中出现的辩证关系 --- 没有摧毁封建制度社会基础的革命,就不会有全民卷进工业社会的真正的启蒙时代,革命恰恰让封建地主的启蒙最终扩大为全民的启蒙。从这个角度讲,中国革命的"农民性"和最终一个所谓"封建性"国家的重构(事实上比起"封建",更恰当的形容词是利维坦),就是实际上毁灭中国封建社会结构的主体 --- 五四青年投身农村、适应农村,最终鼓动了被剥削农民底层的(物理塑造成的)心理,从而毁灭了封建的物理。所以李泽厚指望城市启蒙文明对农村的规训以实现启蒙,是本末倒置的,因为恰恰是中国的"农民性"导致了(在八十年代时刻的)未来全民的启蒙实现的可能性。

也是在这种心境下,李泽厚才在提出"西体中用"这一十分精妙的概念之后,又将之解释为庸俗的折中调和主义。他在八十年代面对的是整个"西体"(工业社会的文化)即将在全社会建立起来的时刻,也认识到这种"西体"恰恰在沿着一条独立的路径前进,也就是所谓"中用"。但他被困在八十年代那一套"全盘西化"对抗"tg专制"这一二元对立的范式里,从而最终只能提出庸俗的折中方案,并冠以"西体中用"之名,顺便也将这个概念庸俗化了。然而中国革命本身就是一个李泽厚意义上"西体中用"的过程,马克思主义等来自西方工业社会的理论进入乡土中国后,变异的成果("中用")最终摧毁了中国的封建结构,才建立了八十年代以后所谓"西体"真正形成的根基,这是李泽厚所意识不到或者情有可原地不愿意识到的。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