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其人

五柒柒
2005-12-21 看过
三七(同学皆称老邱)大学四年间很少和女生来往,印象中我跟他最长的一次单独谈话是在北大32楼楼下的双杠边――好象是个夏日的午后,男生们敲着饭盆陆续回营,知了单调的叫声让人犯睏。我们的话题基本围绕他的哥们儿、我的地下男友、当时正处于被批为自由化典型、似乎要挨处分甚至被开除的我的今日老公--WC同学。两个人说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轱辘废话,无非是拜托对方照顾好不在场的那第三个人。

毕业分配,不少外地同学为了留京,纷纷去班主任家求情。三七和WC同学曾被班主任双双定性自由化典型被批斗N次,于是三七早早劝WC考个研究生,而他则准备卖掉全部家当背着小军挎回老家。最后时刻,班主任托人给三七带话,暗示他若低头登门,不是没有留京的可能。三七不应,告诉WC:“老子就是不给丫这种心理享受!”

毕业后,关于三七的传言不断。先是说他和一起分回石家庄的老缪(同学皆称大队长)终日无所事事,和单位工人打成一片,啸聚豪饮,把河北省社科院折腾得鸡犬不宁,而后又听说三七突然失踪,他父母把寻子电话打到北京,几个月后,三七又没事人似地重新出现在河北省城。不久前的同学聚会上还有人问起他的失踪事件,三七含糊带过,仍是缄口不言。

毕业8年后,同学们在北京组织了首次聚会。三七和老缪特意从石家庄赶来。席间微醺,三七请在场的每一个女生跳舞。他把每一个女生都抱得很紧,并在每一个女生的耳边轻声低语。由于他个子太高,必须向女生躬下身,状如一只多情的大虾,让人心酸。我忘了他跟我都说了哪些胡话(好象说我是班里最让他摸不透的女生,哈哈,我的笨拙和弱智大约超越了他想象的有限),只心想,和每一个同班女生共舞,一定是他在校园里就有的梦。

北大百年校庆当天,同学们相约在中文系5院集合。三七头一天从石家庄赶来,被崇拜他的同门师弟们灌了整整一夜。结果到跟同班同学见面时,他已困醉交加睁不开眼,拿了把椅子就坐在5院草坪上,一睡不醒,任白发苍苍的老系友们在他身边唏嘘寒暄,久别重逢的同学们围着他狂笑合影。

在我的感觉中,三七不该是个结婚的人,做他的老婆实在太费劲。结果这家伙不但娶妻,还生有千金一名,闺女有个极琼瑶的酸名。在以后的三七灌水文章中,他的妻子将N次被提及。

给三七出灌水集《玻璃屋顶》的同班女生小钟告诉我们,他们出版社的女编辑们自《北大往事》之后即对三七神往至极,对她曾与三七同窗四载更是羡妒不已,今次听说三七要来出版社,纷纷光梳油头巧打扮,但见三七尊容后,便都默不作声,嘎嘎……

自82年入学时与三七认识到不久前的再次见面,三七的外形几乎丝毫未变。一头自来卷发剪成寸短,一张严肃的面孔偶尔露出绝不灿烂的笑容,声音没有磁性,高低频含混,近一米九的电线杆,套用台湾作家七等生的话,始终是个“消瘦的灵魂”。

补:
刚接三七一信,纠正我对他印象中的一大错误:人家生的是小子,不是千金。
嘿嘿,俺把他跟老缪的千金弄混啦。

还有,三七是这样一个酷男人:温和、天真、不矫情、不卖弄。我把自己对他的妖魔化印象伊妹儿给他,他除纠正一处错误外,只问我在忙啥,缘何如此兴致勃勃。我回曰:我想让大家知道啥叫美文--YLBBS这些“美文”算什么,瞧咱家三七的!

2002-5-16 13:29:00
72 有用
0 没用
玻璃屋顶 玻璃屋顶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玻璃屋顶的更多书评

推荐玻璃屋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