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孟襄阳

悦生
2019-05-06 看过

生来爱自由,受不得拘束,最后到死也浪漫。在读《孟浩然集校注》之前,印象中的孟襄阳简直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翩翩公子。王士源在《孟浩然集》的序文中说他:“骨貌淑清,风神散朗。”,原谅我是个颜狗,一看这句话,就觉得他应当是个自持而又高洁的白衣公子,旁人简直靠近不得。前半生隐居在自家的庄园中,晴天时满树花开,便携一书在充满阳光与书香的园子里品读,遇到阴雨天气,就煮雨烹茶,与宗族兄弟彻夜畅聊。好像他的一生是这样干净明朗,没有半点阴郁。但读完《孟浩然集校注》后,我看到另外一个懦弱、不安而又孤独的孟浩然,果然,男神也是有缺陷的。

我对孟浩然最好奇的地方在于,他在四十岁时,才北上长安求取功名,这似乎有些太晚。若是按照小说的套路来,孟襄阳这样满腹诗书的富家公子在长安应是混的如鱼得水,既有美人在侧,又能得贵人赏识。然而却是事与愿违,在田园中悠然自得,豁达开朗的他在长安却陷入了无人问津,无人推举的地步。《新唐书》中记载,孟浩然在王维家做客时,偶遇玄宗,竟然惶恐不已躲到了床下。看到这里,我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风流天下闻”的孟浩然吗?旷达的白衣公子怎么见不得“大场面”呢?

...
显示全文

生来爱自由,受不得拘束,最后到死也浪漫。在读《孟浩然集校注》之前,印象中的孟襄阳简直是个不知人间疾苦的翩翩公子。王士源在《孟浩然集》的序文中说他:“骨貌淑清,风神散朗。”,原谅我是个颜狗,一看这句话,就觉得他应当是个自持而又高洁的白衣公子,旁人简直靠近不得。前半生隐居在自家的庄园中,晴天时满树花开,便携一书在充满阳光与书香的园子里品读,遇到阴雨天气,就煮雨烹茶,与宗族兄弟彻夜畅聊。好像他的一生是这样干净明朗,没有半点阴郁。但读完《孟浩然集校注》后,我看到另外一个懦弱、不安而又孤独的孟浩然,果然,男神也是有缺陷的。

我对孟浩然最好奇的地方在于,他在四十岁时,才北上长安求取功名,这似乎有些太晚。若是按照小说的套路来,孟襄阳这样满腹诗书的富家公子在长安应是混的如鱼得水,既有美人在侧,又能得贵人赏识。然而却是事与愿违,在田园中悠然自得,豁达开朗的他在长安却陷入了无人问津,无人推举的地步。《新唐书》中记载,孟浩然在王维家做客时,偶遇玄宗,竟然惶恐不已躲到了床下。看到这里,我竟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风流天下闻”的孟浩然吗?旷达的白衣公子怎么见不得“大场面”呢?

由此,我也看到了白衣男神怯懦与不安的一面。他长年生活在无拘无束的山水之中,读书品茶,虽然过得无忧无虑,却也缺少了一份京城子弟的从容与气度。我常常想,将近四十岁的孟浩然在踏入纸醉金迷的长安时是怎样一种感受?毕竟他的襄阳发展到今天,也不怎么景气。若是说他初入长安,没有一丝自卑和怯懦,我是绝不相信的。在他对于唐玄宗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出,他没有李白那种“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豪迈与自信。这一点在他后来爽约韩朝宗的事件中也得到了印证,闻一多先生说,孟浩然心中有着浪漫的隐居愿望,所以爽约韩朝宗,与友人喝得酩酊大醉以致错过了入朝为官的机会,然而在我看来却并非如此。若他真心不顾朝堂,想要游历江湖,便不会与人约好求人举荐了。这就好像是一个你寻求多年而始终不得的珍宝,忽然被送到你的眼前,你正想伸手去接,却又回想起当初寻觅过程中所受的种种曲折、冷落与侮辱,你不清楚前路如何,自然害怕地退缩了。年近半百的孟浩然在面对这种不确定的机会时,对自己并没有足够的信心,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艰难的前路,所以可能他在思量许久后,最终选择了逃避,放弃了这个机会。而在错过这次机会以后,他又曾经当过张九龄的幕僚,大概因为这是一次不需要选拔,没有风险的机会。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的内心。他可能从未在心底真正地肯定过自我,因此选择逃避,选择自我放逐,去追求所谓的“浪漫”与“自由”。

孟浩然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隐居在襄阳郊区的南园中,最后也死在这里,南园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精神归宿之一。他对这里,似乎有一种无条件的信任,相信所有在外界受到的风雨与伤害,都能在南园中得到呵护与治愈。在长安求仕不利后,他写“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也写“只应守索寞,还掩故园扉。”在受到来自外界的伤害与冷落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居然都是—回家。即便只是短暂的游行,恬静美丽的家乡也常常入梦。幼年读时,只觉得落寞伤感。现在读来,却是深深感到孟浩然是一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这或许也是他几乎一生都选择隐居的原因。他对周围繁华的一切感到不安,出现一点挫折与伤感时,他最先想到的,都是回家。对于这种感情,在北上广深的同学们应该最有共鸣,小城镇给予我们的安全感是繁华的大都市永远无法比拟的。孟浩然显然是一个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他的镇定、他的淡然,或许只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样子。时间把原有的血脉与情感都渐渐冲淡,在历史的风沙中,他逐渐变成了一个薄薄的纸片人。

这样怯懦、缺乏安全感的他,一生也同样孤独。在《孟浩然集校注》中,送别诗占了很大的比例,在短短出游的几年时光中,不是他在送别挚友,就是他自己被好友送别。虽然说,孤独是人生的常态,可是这样的光景,还是不免令人生叹。“坐歌空有待,行乐恨无邻。”就很好地表达了出了诗人无人分享与交流的遗憾和孤独之感。无论是生机蓬勃的早春,还是一片素净的冬日,这样的美景都无人与我共享,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在集注中,王士源提到说,孟浩然虽也写田园诗,却与陶渊明不同。他是南园的庄主,并不参与日常的农作劳动。他在诗歌中曾提到说:“酌酒聊自劝,农夫安与言。”,他并未把农夫看成是可以交流的对象,因此可以想见,他在园中的生活应该是十分孤独与寂寥的。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那样十全十美的人。我最讨厌的一件事情,大概就是一些作者常常爱把孟浩然这一类的诗人写成对世事毫不关心,对事事都能豁达的样子。若真是能看开一切,大概也就没有写诗文发泄的必要了。我更想看到的,是他的怯懦、不安与孤独,因为那才是人生本来的样子。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孟浩然集校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