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尔特曼|生态创造论视域下的时间与空间

勉江
2019-05-05 看过

一.创造的时间 1.“因为灵魂中存在着过去的事物的现在,这就是记忆(memoria);现在事物的现在,这就是观看(contuitus);将来事物的现在,这就是期待(expectatio)。” 没有所谓的过去、现在和将来这类事。只有现在的过去、现在的现在和现在的未来。进行记忆、认知和期待的灵魂是共同的参照点和诸种时间的统一体。

2.过去难道不是在时间上居先的吗?产生了的东西消失了;期待变成了记忆;记忆变成遗忘;每种生成的结局都是死亡。时间之流不可逆转地从未来流向过去,这确实使一切都成为过去:有过去的过去,现在的过去个未来的过去。因而,如果有一种时间被认为同永恒性特别接近,那么,它就是过去,而不是现在。过去是万物的目的。

3.上帝历史中的时间经验 以色列人:特定时刻的时间观。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它自己的时间”。以色列人讨论复数形式的时间。他们没有意识到时间是一个统一体,因为他们没有把世界事件看作是同质性事件。时间是由事件决定的,而不是事件由时间决定。 出埃及被理解为是独特的时间,从未以相同的形式重复过。但是,它同时还被认为是严格意义上一经发生便永远如此的事件。因而,出埃及事件是发生在过去的事件,但又不是过去的事件。作为发生在过去的事件,它支配着以后的时间。 这种知识所采取的形式。自己上帝的应许历史被传播的方法,都只能是故事性的,而不是系统性的歌概括性的概念。故事使过去成为现在,以便宣布未来。它唤起记忆以便证明希望。

4.大多数欧洲语言都有两种可能谈论未来的方式。“后事”(futurum)或其同义词,用来表示将要出现的事物(was wird);“将临”(adventus)或者同根词,表示正在到来的事物(was Kommt)。但是,英语歌德语只有一种可能性对它们开放。英语单词“将来”(future)来源于拉丁语“后事”,而德语Zukunft则和拉丁语“将临”(adventus)、希腊语“再来”(parusia)有关。

5.我们将继续拥有复数的过去和传统,但是,我们将只有单数的希望和未来。 二.创造的空间 1.自奥古斯丁以来,已有许多关于时间的神学思考。由于护教的原因,人们普遍对犹太教和基督教对于时间中神圣的东西的经验和希腊人与罗马人对于空间中神圣的东西的经验加以区分。这种区分导致了历史和自然的毫无结果的分裂。

2.17世纪牛顿和莱布尼茨之争:空间的神学和科学问题——有限的万物共存于其中的绝对空间是无所不在的上帝的属性吗?

3.帕斯卡尔,“可怕的真空”(horror vacui):“这些无限空间的永恒的寂静使我感到恐惧。” 人类成为虚无和一切之间的中点:因为每一个点——从而没有一个点——都是虚无和万物之间的中点,因此没有一个点是中点。

4.尼采:“我们难道不是感觉到在虚空的空间喘息吗?”

5.人类文明的核心就是崇拜仪式,它使人类在地上的活动合理化和神奇化。地轴可以用地球的帐杆或支柱、世界山脉或圣城来表示。它总是直立的,因为它符合人类在地上站立的姿式和地球的引力。每一座圣殿都代表世界的中心。它是上帝在天上寄居的反射。

6.人类不能生活在无边无际的空间,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会创造自己的环境。只有在这种环境中,他才能找到安静,感到“自在”。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人类文明都是人类的寓所。人类主提通过圈定空间来确定自己的空间。德语中表示篱笆围墙的词语是“围篱”(umfriedung),它和“平静”的意思有关系。

7.活着的人的空间总是被围圈起来的空间。被围圈起来的空间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就像身体的广延属于身体的定义一样。人类的最初空间就是身体。人类生活所造成的空间封闭性,也同时意味着同周围的存在和他们的环境进行交流的可能性。界限同时也总是交往和接触的机会。

8.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不是同质性的。它们都是个别的,都是由发生在它们“之内”的事件创造和决定的。没有发生的事件,它们就根本不存在。没有离开的事件的虚空的时间,也没有离开客体的虚空的空间。

9.泰勒斯:“万物都充满神。”

10.柏拉图:空间是“把万物容纳于自身”的普遍形式。它随时随地都一样。 把空间作为容器和仓库的比喻是一种女性比喻。柏拉图把万物的根源比作父亲(理念),把接受并聚集万物于自身的东西比作母亲(空间)。

11.亚里士多德:“空间”被看作是所有广延物体的总和。亚里士多德在《物理学》中不再使用空间这一概念,而是使用地点(topos)这一概念,用来表示一个物体在与其他物体关系中的位置(地形学)。

12.犹太教:“主是他的世界所在地,但他的世界不是他的所在地。”无限的上帝自身应该寄居在他有限的创造物中,把它作为他自己的环境。

13.舍勒:由于同上帝一致,所以人类同时也参与到上帝同世界的关系中,参与到上帝的环境中。上帝的环境就是他的创造物,即“世界”。作为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和全权代表,人类对作为生物的全部环境的完美典型的世界开放。 “我们心灵的无限虚空”:人类对上帝的开放性,奥古斯丁称为焦虑不安的心灵(cor inquietum)。

14.在莱布尼茨看来,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客体不存在,便不会有空间;因此,如果没有创造,也不会有空间和时间。牛顿的问题是:如果有限的世界存在于上帝永恒的空间中,那么,它是否分享上帝的永恒性呢?这样,它是否与上帝本身一样永恒呢? 只有吧创造看作客体的相对空间和上帝的永恒空间之间的中介,莱布尼茨和牛顿所讨论的问题才能解决。

15.詹默尔,“犹太-基督教空间观念”:“无限的神圣的上帝,其光芒起初占据整个宇宙,他收回他的光芒,集中照射在自己的实体上,从而创造了虚空的空间。”这就是神圣的自限教义——“上帝通过收缩自己的现实,创造世界。”

16.区分三种空间:首先,上帝本质的全在性,或绝对空间;其次,上帝的世界临在中为之留下的创造物的空间;第三,相对空间,即被造世界中的关系和运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创造中的上帝的更多书评

推荐创造中的上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