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葵花到水仙

小堇
2005-12-15 看过
记得水仙在花语中表示的含义“自恋、沉醉于自己的幻影而无可自拔”.家里载种过名叫水仙的植物,永远那么高贵脱俗而又迷离,亭亭伫立于水中,不沾尘埃.
一个水仙般的女子,当然华贵雍然,但更多该是怎样的悲凉与自怜啊


水仙已乘鲤鱼去,一曲芙蕖红泪多



璟对着那扇玻璃门轻声说:“女孩,战争开始了”


这时整本书至为关键的一句,我在心底里多次描述过这一幕,拍成电影该会有怎样奇绝的美感。镜头切换,光线明暗交替。女孩脸上的光芒和源自内心改变的力量。张悦然其他小说中找不到这么积极主动的女子。她要从禁锢自己的网中逃出来,要改变自己的人生,和全世界战斗。过去她无比自卑懦弱。可是眼下她对自己说“我要战斗”她要美好坚定的活下去。为了爱,为了复仇,女孩站了起来,这场属于自己的寂寞战争打响,不管结局多么讽刺悲凉,只需记得女孩此刻脸上的坚定和决绝。

张悦然在小说中把比璟作夹竹桃,粗野顽强而富有生命力,水仙的象征应该是传奇的女子从薇。可是行文到最后,的璟形象与水仙却渐渐不自觉的重合起来。独立、伤感、自怜、灵气与无可救药的痴。她也有与水仙一样高贵而不容侵犯的自尊,她始终生活在水中——文字是她美好的幻觉,她不需要外界的理解支持甚至说爱。任由香气远播,人们慕香而来,纷纷赞颂。可谁也不会想到,香气背后的辛酸与无奈。


这本书是张悦然创作上的一个飞跃。
以往她笔下的人物,好似葵花一般,美丽、勇敢、倔强、不顾一切的追随。她们的爱情,激烈而冲撞,像阳光下的葵花一样生机勃勃。为了爱情,一朵葵花可以变成人形。不问原因,不计结果,这是足以典型的例子

可是这次我们看到一个多么贫瘠而畏缩的故事。自卑的童年、压抑的爱情、接二连三的欺骗打击,一次次与幸福失之交臂。没有救赎、没有陪伴,到最后也只能独自精彩。任由与生俱来的香气远播,仿佛像人们昭示:我有多美好,我就有多么寂寞。
这种水仙花式的人物,不会是我所喜欢的。可是这本书却令人激赏 因为技巧和语言都有了飞跃性的提高,成熟的主题和故事使之终于成为一个完整而忧伤的故事。不再靠满目华章来支撑,也不再出现繁复华丽的意象,可是这本书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更加引人入胜。
从葵花到水仙。充满期待的孩子到历经沧桑的女人,不知这是否就是张悦然所愿意描绘的“属于成长而充满疼痛的过程”

女孩在玻璃门内喃喃细语,我要离开,离开这个狭小的世界

我不再是那个双眼只会追随爱人的望日莲。

前面的道路艰难险阻,从此就要孤独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1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水仙已乘鲤鱼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仙已乘鲤鱼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