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摘要;第五章摘要

Jie
2019-05-01 看过

第三章:

1.朋友与敌人这对概念必须要在其具体的生存意义上来理解,不能把它们当作比喻或象征

2.自由主义的典型难题之一便是出现在知识与经济学方面,它试图站在经济学的立场上把敌人变成竞争对手,又从知识的角度把敌人变成论争对手

3.敌人乃公敌而非仇人

(区分了hostis和inimicus)

爱你们的仇敌:此处的仇敌非公敌

4.只要国内政党中对立的各方成功削弱了那个无所不包的政治单位,即“国家”,“政党政治=政治”这个公式就能成立

战争:政治单位间的

内战:政治单位内部的

5.斗争一词也必须在其固有的生存意义上来理解;

朋友、敌人、斗争这三个概念之所以能获得其现实意义,恰恰在于它们指的是肉体杀戮的现实可能性;

战争起于仇恨,战争就是否定敌人的生存,它是仇恨的最极端后果;

战争拥有自身的战略、战术以及其他规则和立场,但是,所有这一切均假定,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政治决断已经做出;

战争既非政治的目标,也非政治的目的,甚至也不是政治的真正内容;

只有在真正的战争中,敌-友的政治划分所产生的最极端后果才得以暴露出来;

6.在一个彻底消除了战争可能性的世界上,在一个完全实现了和平的世界上,将不会存在敌-友划分,因而政治也将不复存在;

只要这种划分在人类中实际存在或至少是潜在地可能存在,战争就具有意义;

7.政治现象只有在敌-友阵营这种始终存在的可能性背景下,方能得到理解,而与这种可能性所包含的道德、审美以及经济等因素无关;

敌-友划分以及战争均无法从人类文化的这些特殊对立面中发展出来;

8.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逃脱政治的这种逻辑结论。如果和平主义者对战争的憎恨强烈到可以使他们卷入反对非和平主义者的战争中,即以“战争反对战争”,那么恰恰就证明了和平主义实际上拥有政治力量,因为它已经强大到足以按朋友和敌人划分不同阵营;

事实上,如果消除战争的意愿强烈到它不再回避战争,那么,它就变成了一种政治动机,换言之,即使仅仅作为一种极端可能性也罢,它还是肯定了战争,甚至发动战争的理由;

9.敌人概念:不在于消灭敌人,而在于抵抗敌人,权衡其力量,并且赢得一个共同的界限,当然也有一个绝对的敌人概念,在这儿拒绝这一概念乃因为它是非人性的表达

“……这种战争必然空前惨烈,毫无人性,因为一旦超出政治范围,它们必然在道德和其他方面贬低敌人,并且把他们变成非人的怪物。对这种怪物不仅要抵抗,而且必须予以坚决消灭,换言之,敌人就不再仅仅是被迫退回自己的疆界内而已。”

=============================================================================第五章

1.战争法权,即在特定情况下决定谁是敌人的现实可能性,以及运用来自政治的力量与敌人作战的能力,属于在本质上作为政治统一体的国家;

2.只要整治统一体尚在而且拥有战争法权,那么非政治的阶层就没有宣告谁是敌人(hostis)的权利;

正是借助于这种支配人的肉体生命的权力,政治团体才超越了所有其他的组织和社团;

一个纯粹文化型的或文明的社会制度不会缺少消除不必要动乱和多余累赘的“社会潜力”。但是,没有任何纲领、理想、准则或利益赋予人们安排其他人肉体生命的权力。严格要求人们消灭其他人并随时准备牺牲自己。

3.战争、战士之随时准备赴死,以及从肉体上消灭属于那些敌人阵营的人——所有这一切均没有什么合乎规范的意义,只有生存的意义而已,尤其是在与真正的敌人进行面对面的战斗时更是如此。

(生存的意义……霍布斯2.0)

如果一个人在肉体上毁灭人类生命的动机不是出于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生存意义上受到威胁,那么,这种毁灭行为就无法正当化;

如果真正存在着生存意义上的敌人,那么在肉体上击退敌人,与敌人战斗就是正当的,但是,这也仅仅在政治意义上具有正当性;

正义不属于战争概念…格劳秀斯

战争的意义并不取决于它是为了正义的理想或准则而战,而是取决于它与真正的敌人作战;

战争:出于生存

主张打一场正义战争的那些观念往往服务于政治目的;

4.只要一个民族尚存在于这个政治世界中,这个民族就必须——即使只是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是否到了最极端的情况仍须由它自己来决定——自己决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乃一个民族政治生存的本质所在,一旦它不再拥有作出这种划分的能力或意志,它将在政治上不复存在;(一个存在于这个政治世界中的民族必然根本无法放弃由自己来决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权利。)

5.战争不能被彻底宣布为非法,只有某些具体的个人、民族、国家、阶级和宗教等通过被判为非法而被宣告为敌人;

6.相信一个民族通过宣告它与全世界友好相处或自愿解除武装就能排除敌友的划分,完全是一种错误;

世界并不会因此而非政治化,也不会因此而进入一种纯道德、纯正义或纯经济的状况;

如果一个民族害怕生活于政治世界所带来的考验和风险,那么,另一个民族就会站出来,通过保护它免受外敌入侵并进而接管统治政治来负担起这种考验;随之,保护者便根据那种永恒的庇护与臣服的关系来决定谁是敌人;

7.以为一个不设防的民族便只有朋友,及其愚蠢;

设想敌人或许能因没有遇到抵抗而大受感动,则无异于精神错乱;

人们更无从希望,如果逃避所有的政治抉择,人类就能创造出一种纯道德或纯经济的状况,即使一个民族不再拥有生存于政治领域的能力或意志,政治领域也不会因此而从世界上消亡;

只有弱小的民族才会消亡;

summary:战争不可避免:划分敌友的必然极端后果

国家作为政治统一体无法避免划分敌友的决定:必然都存在潜在地发动战争的可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政治的概念的更多书评

推荐政治的概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