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干河上》

逸雲
2019-05-01 看过

自然不能以今天的审美标准去衡量《桑-》,何况标准自古就无统一规范。在我看来,丁玲的文本意识形态作用力的“规训"是相当成功的。

在人物塑造上基本都是“平均用力”,像张裕民、程仁这两个干部是小亮点,但也并未过分突出。文采这个知识分子干部任性武断,做作的小心思倒是被叙述者抨击得猛烈,以至于我一度猜测文采会在关键时期搅混大局。

当然,丁玲是连一次失败经历都不敢写的。所有的争盾、挫折都只可能是预备前的,在土改的最关键阶段,文采的身影消失得一干二净,叙述者干脆直接屏蔽这个土改工作组组长的声音,临时替换成一位从县里来的,而且早对暖水屯民情烂熟于心的章品同志来主持工作,指导村干部与村民们对钱支责等地主进行最彻底的“打倒”。

钱文贵的声音自从被拉上口批斗台后有过短暂的“计划报负”后,就彻底被农民们的唾骂淹没了。我倒觉得,这个狡猾的地主本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而是一个单一的、被极化了的“地主阶级”。这个人物更能被理解为一个抽象的概念,当他完成了唤醒群众激愤有了翻身意识后,他的角色功能才算达成,最后便可有可无了。但这不是在否定钱这个人物,而是试图对其单一性作合理的解释,文学的表达仍旧是需要外化为感性个体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