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未开化?

一块小饼干
2019-04-30 看过

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和圣西门曾希望世界是一个富人慷慨解囊帮助穷人,同时每一个人都活在幸福与快乐之中的美丽乌托邦。19世纪,空想社会主义开始流行,可见在当时,空想社会主义是被部分人接受的。而如今,似乎这样的空想社会主义在大部分人看来,是荒诞的、毫无逻辑的。人们热烈地嘲讽着此类天真的孩童想法。已然乌托邦式的模式在现代社会并不适用也不被接受和理解。

人早已用自我将自己包裹起来,对外界总是保持时刻的警惕性。这样紧张的环境,让我们无法赞同乌托邦的想法。然而时代的更替,在500年后的今天,乌托邦是否又会重返世界呢?

《美丽新世界》中给出了相关的预言。这是一个高度文明的世界,人类根据已定的阶层生活,“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厄普斯隆”。根据血液里的掺酒精含量决定出生阶层,进行大规模的胚胎复制,大批量的循环生产,重复不停的阶级训练和节育培训。在这个高度文明的世界里,父亲和母亲是“肮脏”、“羞耻”的。

社会秩序是井然有序的,每一个阶层做着每一个阶层的事情,每一个阶层都不互相羡慕,即使是社会底层的劳动力“德尔塔”和“厄普斯隆”也无比快乐幸福地度过每一天,按部就班地生活,然后领取定额的苏摩。

人们可以自由地性交,但一定不能怀孕,因为这是不被社会所接受和承认的。这种原始的生育方法是落后的,是被人嗤之以鼻,视为耻辱的。这就是未开化的原始野蛮。

在书中,两个区域的对比鲜明。一个被称为高度文明的世界,而另一个被称为未开化的保留区。从保留区出来的野人“约翰”开始对新世界充满好奇,而后因为价值观的不同而倍感痛苦。

美丽新世界文明的高度繁荣与保留区的野蛮落后的区别我认为正是在于人们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问题。价值观和世界观在哲学层面实际上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现代社会每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或许大同小异或许截然相反,因为是不同的个体,尽管地球上生活着七十多亿人,但是人与人之间依然存在个体的差异。美丽新世界高度繁荣的“文明”是逐渐模糊人与人之间细微的不同,最终逐步扩大为所有的不同,在新世界的生存法则当中,每一个人的认知都是一致的,出生即被决定命运,“德尔塔”被规定为不能喜欢鲜花和自然,因为这样可以推动消费和工业发展。仔细想一想,在这被称为“高度文明“的世界似乎里面的人都不具备独立的思想,这是可怕的。在保留区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在保留区里还保存着500年前的“落后文明”,不过以其中的约翰为例,因为欣赏莎士比亚所以有着自己独立以及丰富的思想。他无法接受新世界毫无道理的秩序与规则,他无法接受人们进行着无意义和非正义的生活,他无法当地人的性欲强、无追求自由的思想以及连一点的想象力都没有。在这个“野蛮人”眼里,500年后的“先进文化”就是如此令人绝望。

新世界的人们生活在看似美好的世界里,被苏摩催眠和麻痹着,被日渐成熟的“高度集权”控制着思想与自由。没有一个人选择重新审视自己所处的社会究竟是什么样的。反而被一个来自保留区的拥有者500年前“落后文明”的“野蛮人”看破了一切。可约翰是不合群的,他是独自一人的,他是受尽白眼的。所以文明与未开化之间难道文明便是进步吗?难道“乌托邦”的井然有序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吗?

对于理想社会的追求进入20世纪以来,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问题。从而产生了反乌托邦文学。我想人之所以是人,是地球历史上最高等的智慧生命,是因为人来具有思想,具有审视和思考的最基本能力,具有在自然界当中长期发展的最敏感的意识,正是因为人类的这种思考才使得他们的与众不同。

“文明”披着最美丽的外衣,但穿着这件外衣的人,却永远不愿换一件,直到腐烂…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