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哲学家”周国平的名作《妞妞》的批评(一)(二)(三)

xiaojing
2005-12-12 看过
对“哲学家”周国平的“名作”《妞妞》的批评(之一)

作者:韦启昌


小京你好!

在你的信里,你提到了周国平。这个确实是个假冒伪劣。你也知道的,他在中国非常出名,在哲学界就像张艺谋一样的出名。在《读者》等杂志几乎每期都看到他那些莫测高深的东西。他出的“哲学”书销量比叔本华的著作可以说大几十倍。他的书和刘墉(应叫“流庸”才更准确)、余秋雨的书并排站了书店的最大片、最显要的位置。周国平的《妞妞》是他对他死去女儿引发出的“思考”。可谓一纸风行、洛阳纸贵,据说其真情不知感动了多少热忱的读者。据他说,这书还被美国的什么什么编入著名的什么什么之列(对不起,确切的我记不清楚了)。这个“哲学家”写的东西一向故作姿态、假冒高深,其造作、反常让人难以置信!但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任何人对他提出点点批评。这也说明人们的判断力的确不怎么行,这是周大行其道的前提条件。为了向你证明我说的话,我从在我们这图书馆(甚至在这澳大利亚也有他的书!)架上放着的《妞妞》中取出以下独立、完整的一节。我没有任何删节,题目也是原书上的。单从这他所说的“心灵之书”中的一节就可轻易看出很多东西。我实在无法明白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有文化”的读者追捧这个人的书,因为周国平的书据说是为有文化的人所写。真是不知羞耻。还是叔本华说的对:当一个人的著作大为流行时,那通常就是一个糟糕的迹象:这表明这些著作不会好到哪里去,因为人们追捧的大多是似是而非的货色(见《叔本华美学随笔》的“论名声”一章)。事实证明叔本华并非夸张。奇怪的是很多人没有看得那么仔细和清楚,所以就说叔本华的一些话夸张。这个真实描绘了这一世界的思想家,又怎么可能动不动就夸大其辞!我还是以下面的具体例子说明吧。





                                                真假亲子之爱

         我说亲子之爱是无私的,这个论点肯定会遭到强有力的反驳。

     可不是吗,自古以来酝酿过多少阴谋,爆发了多少战争,其原因就是为了给

自己的血亲之子争夺王位。

        可不是吗,有了遗产继承人,多少人的敛财贪欲恶性膨胀,他们不但要此生此

世不愁吃穿,而且要世世代代永享富贵。

        这么说,亲子之爱反倒是天下最自私的一种爱了。 但是,我断然否认那个揪着正在和小伙伴们玩耍的儿子的耳朵,把他强按在国王宝座上的母亲是爱她的儿子。我断然否认那个夺走女儿手中的破布娃娃,硬塞给她一枚金币的父亲是爱她的女儿。不,他们爱的是王位和金币,是自己,而不是那幼小纯洁的生命。

        如果王位的继承迫在眉睫,刻不容缓,而这位母亲却拦住前来拥戴小王子即位

的宦官们说“我的孩子玩得正高兴,别打扰他,随便让谁当国王好了!”如果一笔

大买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而这位父亲却对自己说:我必须帮我的女儿找到她心爱的破布娃娃,她正哭呢,那笔买卖倒是可做可不做。--那么,我这才承认我看到了一位真正懂得爱孩子的母亲或父亲。

                                                                                  --《妞妞》







      首先,周国平没特别说清“无私”的定义,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按照常识,按照普通认可的标准就行了,那就是:所做所为不是为了自己。这样,他第一句话没有问题。

      但他说会遭遇强有力的反驳,然后举出两个反驳的说法。单从表面例子看来,这两个例子不仅没有反驳到第一句的论点,我们甚至可以说这两个例子恰恰是证明了亲子之爱是无私的,因为例子说得很清楚:给儿子争夺王位和拼命敛财为了让后代享受,这两样行为都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儿女。按照上面常识中的定义,那就是无私的,虽然他们服务的是他们的亲子。例如,我为我的父母、而不是自己做出了很多牺牲,那总不能因为我为的是我的父母就可以否认我的牺牲是无私的吧。虽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但真爱一旦产生,那接下来要考察这是否就是真爱的话,那就要看这些行为是否为了自己本人。周的例子没有显示出这些行为是为了自己本人,如果真为了自己本人,他才不拼命敛财呢,不是已经够花了吗;他才不发动战争呢,有可能死掉的呀,反正自己都没有多少日子了,王位又不是给自己的。

      接下来的一句就是周思维不严密,从很容易懂的例子得出与常识完成相反的结论。从“但是 ”到“生命”一段,首先注意周的装腔作势的语言,连续两个“我断然否认”。其实,有话要说的人只需平静地说“我认为……”就行了,丝毫不减掷地之声。没错,这一段中的父母爱的是王位和金币,但这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爱的是自己,像周所说的那样。更加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是不爱他们的儿女(“我否认……母亲是爱她的儿子……父亲是爱她的女儿”)。既然这父母是爱王位和金币的,那如果他们心中爱的只是自己,那就会把王位和金币这些他们心目中的好东西尽归己有才对呀。现在,他们把这些自己最爱的东西千方百计地塞给他们的儿女,这种行为怎么能证明他们不是爱他们的儿女呢。有不爱一个人,而把自己最最宝贵的东西硬塞给他的吗?当然,如果拿出证据,那尽可以发表一家之言,说这对父母不懂得怎样去爱他们的儿女,因为他们自己认为是好的,就不分青红皂白硬塞给儿女,而不事先问一问年幼无知的儿女的意见。但爱和懂得怎样去爱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果然,周在下一段就这样混为一谈了。另外,周运用的这些否定句式不是纯正的中文。这类型的句子是受直译过来的中文文体影响而形成的,本身就是中不中、洋不洋的句子。周肯定不知写出这种句子是中文欠佳的反映,他反倒认为这样的文句才有学术味呢。这个哲学家连运用语言都成问题了,而语言是思想的工具啊。

      最后一段改换了论题,不是讨论他们的亲子之爱是否无私了。这个问题还没谈完,就突然谈到“真正懂得”怎样去爱。另外,周举出的这一例子相当矫情。一笔大买卖宁可放弃,而“帮”女儿找到破布娃娃比什么都重要。真的吗?不是说要锻炼和独立吗?真的要放弃大买卖,那也只能是监督小孩自己找到自己丢失的破布娃娃。一下子没人“帮”她找到,她就心灵受创吗?人生的苦难数不胜数,我们小时候连布娃娃的影子都看不到,哭破喉咙都没人理,现在还不是心灵挺坚强的嘛。你会相信周自己真的会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吗?由此我们可以想一想,周到底明白自己所说的例子吗?如果他真的很清楚自己所说的话,那我们能认为他在说出应该怎样做才是懂得爱的时候,他是真诚的吗?如果周真的懂得爱,让他的孩子继续玩耍而丢失王位,而让随便一个人继承了本来是属于他的孩子的王位,那他的孩子在长大以后,在赶时髦报考公务员无门、被迫干粗活被老板克扣已经不多的工资的时候,想起他父亲在他小时候的“懂得爱”,我不敢担保他不会变态把这“懂得爱”的混帐父亲杀了。

       这么一小段的文字,却有这么多思维、判断、和语言上的问题!如果我说触目惊心会不会是夸张?我不举例子,你肯定不会相信的。就是一个写出这样文字的人,竟然自称和被称为“哲学家”!他在这《妞妞》的后记中觉得自己的“哲学家”的称谓是当之无愧呢。这样的文字绝对是败坏头脑的毒药。一些最简单不过的事情都会被搞得稀里糊涂。周这样的所谓哲学家,不是平庸那么简单,因为平庸只是一般大众的见识。他是连平庸都不配,因为他根本连一般的见识都没有,常理全颠倒过来。不信你跟一个卖菜大姐谈论上述问题,她起码不会说出周所说的混话。读得多这些书,如果不是自身具有很强免疫力的话,思维就会变得混乱。所以,叔本华说过,“劣书是损害我们精神思想的毒药”(《叔本华美学随笔》P20)。开卷有益这说法其实是不对的,并且那也只是对极少数有思想的免疫力的人而言。这些文字会把整个人的心情弄糟糕。

      这样一个闻名的“哲学家”对哲学的杀伤力是最大的,因为一般读者不知就里,看完这些所谓的哲学书就以为哲学就是这个鬼样,从此就会鄙视哲学,至多只能做到敬而远之。这也是我看到周的书,就心情不佳的原因。对“哲学家”

周国平的“名作”《妞妞》的批评(之二)



小京你好!



前段时间跟你谈到了所谓著名哲学散文作者周国平和他写的《妞妞》--一本关于他的女儿的书。我还是意犹未尽,想再说这个代表人物几句。希望你也给你的朋友看看。这位作者的书相当好销。他在中国也远比叔本华闻名。他女儿两岁就因先天疾病死了。这本书据说思考了生命和哲学,思想深刻、造成很大影响。周国平很长时间以来都很出名,可谓典型的假冒伪劣,人们对余秋雨的批评最多,但对周则不知是无人敢批,还是根本就没人能够辨别他的招数,至今享有盛誉。周引起我注意是几年前在一个电视节目上和几个黄毛女大学生谈论什么“生命的终极含意”。当时相当滑稽的情景我还记得很清楚。他对“哲学家”的头衔特别挺受用。在一本书里(我记不清楚到底是在他哪一本书了),他竟然好像很懂行的说什么“叔本华在对艺术方面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样一个够胆瞎说一通的人从此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知是他真的无知,还是他认为反正懂的人不多,大胆瞎说一通起码能够镇住不懂的人。在我现在手上这本据他说是经过“苦难”和“深思”的书(《妞妞》)里,他那故作高深、他那荒诞无比的思维真的让我想到很多。这样一个所谓著名学者、一个妻子怀孕了会引起学术界朋友说,“雨儿怀孕轰动了学术界”(见书的第一章,意思可能是哲学家不会结婚的,更加不会生孩子,而作为哲学家的他,现在是例外了,所以轰动了学术界)的人,写出的东西怎么竟然会是这样?那些思维混乱之处甚至是没多少文化的人也不会有的。那种不知羞耻让我看了也为他脸红。真的应了叔本华说的,这样的所谓学者竟然连一般人都会有的判断力都没了。他的声誉到底从何而来,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读者赞叹他的这本书?周在他的书里所提供的具体例子不断在生动地印证叔本华在《叔本华美学随笔》中《论学者》里的说法。不懂的人还会以为叔本华的说法是“夸张”呢。好了,现在就有现成的例子,证明那些假冒伪劣甚至比没有多少文化的人还不如。周的荒诞句子充斥整本书,我只从他的书后面短短几页的“后记”就随手摘取了下面这些荒诞不经的句子。这些句子可以独立抽出来批评;如要有上下文才能正确理解的话,我也已把上下文打了出来。就像叔本华说的,我们只需看一下一个作者的思考方式,而不需要细看他所思考过的素材,就可以判断这个作者思想的价值,因为这一位作者的思考方式是永远不变的。根据这一道理,周的水平怎样完全就可想而知。在句子的划线后面是我的评论。



         “如果有人问,这本书对世界有什么意义,我无言以对。在这个喧闹的时代,一个小生命的生和死,一个小家庭的喜和悲,能有什么意义呢?这本书是不问有什么意义的产物,它是给不问什么意义的读者看的。”
--怎么会无言以对呢,你自己觉得有意义才会写这本书,不是吗?那你就把自己觉得有什么意义就直接说出来不就完了?最后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思维混乱还以为很高深。



     “直到现在,仍然常有不知情的好心人关切地打听我和雨儿是否又有了孩子,我不知所对。 ”
--就说没有或者不想再有或者正在努力之中以答谢人家的关心不好吗?或者不予理睬好了--如果觉得人家多管闲事的话。反正就不可能是“不知所对”。以为这样的行文就会显得莫测高深吗?。



     “人生中不可挽回的事太多。既然活着,还得朝前走。经历过巨大苦难的人有权利证明,创造幸福和承受苦难属于同一种能力。”
--经历过苦难也就只证明经历了苦难,顶多只能再加上有承受苦难的能力。除非给出另外别的证据,否则就没有证明了其他更多的东西,更遑论“创造幸福”的能力。



      “迄今为止,我一直谢绝记者们对我个人经历的采访。原因很简单,我觉得无

论从好的还是坏的意义上说,我都离成为一个新闻人物距离太远……我既不想交出属于我的这一份安静,也无意占有不属于我的那一份热闹。如果我喜欢哪一位作者的文字,我会期望继续读到他的令我喜欢的新作,但多半不会想要去了解他的身世,更不会想要与他结识。将心比心,我相信读者与我的关系也是如此。”
--这话如果不是跟他接下来下面所说的话产生矛盾的话,那本来也没什么,虽然这种“不想与作者结识 ”的心理不是大部分读者的心理,同时也跟周作为哲学家的身份不大吻合--一个自认哲学家的人怎会一点都不对自己喜欢的作家感到好奇?不想了解他的身世?我却经常想起叔本华,想像他的模样,他的眼睛,他的声音……我是多么的好奇!



      “然而,现在我似乎面临了一个尴尬的境况。我的文集要出版了,作为一个远非当红的作者,我好像有责任让读者更多地了解我的情况。这给了我一个逼迫,同时也是一个机会。 ”
--既然有了上面一句提出的理由,干吗还“好像有责任”?谁逼迫你了?心思慎密的“哲学家”照理应该给出一个理由以解释为何他要突然大幅度改变初衷,而不只是以 “文集要出版了”轻轻带过,难度他的文集不是一直在出版吗?现在起码是第四集了。



     “在自叙时,作家必须面对作品的基本的严肃性,为他写下的每一个字负责。”
--中文都不会写了,请问“作家……严肃性”这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这里没有歪曲他哪怕是一个字。



     “这只是因为我在书中借尼采之口发表的感想得到了同时代人的共鸣。”
--这是说他当初出版了一本介绍尼采的书,很畅销。但怎么能借尼采之口说事?只能在写虚拟小说时,才可以借某个人物之口说出自己的意思。但现在是写介绍尼采的学术文章,怎么可以借尼采之口,说出尼才根本没有说过或者不是这样说的话?这点常识一般与学术无缘的人都会懂的吧,不是有散布谣言罪和诽谤罪吗。



    “另一件使我感动的事是,我的导师本人对尼采哲学早已发生兴趣并开始研究,然而,在我确定以尼采为研究主题之后,为了不影响我的独立探索,他便悄悄地转移了研究方向。我是事后听一位读者说到此事的,这种默默提携后学的胸怀令我铭记不忘。”
--这是周说他读博士时,他的导师的情况。导师的研究和自己的研究各自展开,只要各自真的独立思考,那跟“不影响我的独立探索 ”、“默默提携后学”有何关联?各自研究,到时拿出结果比较,不是更可以借鉴、引玉一番?这样的思维还有没有点点的逻辑、点滴实在的思想?是不是他想暗示他决定了研究某一课题以后,因为他太厉害了,其潜在的对手就自动撤离了、不敢跟他比试了?



     “在研究尼采哲学的过程中,我还翻译出版了若干尼采作品。我的德文底子并不好,说来惭愧,我差不多是一边研究和翻译,一边自学德语的。开始时词汇量太小,动辄则要查词典。好在我对语法具有特别的理解力,加上有相当的中文基础,以至于我的译本出来以后,竞浪得了翻译家的虚名。”
--竟然一边查字典,一边翻译,并且翻译的是难度极大、连一般德国人都不容易阅读的尼采作品?!难道这个周某是神?但这个神却还得手拿字典边看边翻。真有他的!傅雷听了非吐血不可。傅雷这么一个有法文基础的人,不预先把要翻译的东西看上十来遍,把内容烂熟于心是不敢动笔的;虽然傅雷中文也极好,巴尔扎克也不算难译--与尼采相比较--但他还是深感眼高手低。哪像周翻译,一边手拿字典,一边就敢开工!另外,对外文的理解,不光是“对语法有特别的理解力” 就可以的,这点甚至不需懂得外语就可明白;只需阅读一下母语文章,就自然知道理解语言的含意是否就只是对语法有特别的理解力就可过关。“有相当的中文基础”、但又只能靠翻德文字典、边学德文边翻尼采的文章,那我就更加不放心他的译文了--谁知道那是不是他只是在发挥他的“好”中文、只是在再创造?况且,这人也已有过“借尼采的口”说自己的话的前科。别忘了,我买尼采的书,为的只是阅读尼采的思想,而不是周某的意思。



     “以我之见,哲学是人类精神生活最核心的领域,而在精神生活的最深处,原本就无所谓哲学与文学之分。”
--那到底所谓的在这最深处或者核心什么的,是文学还是哲学?前一句说是哲学,后一句又说既是哲学也是文学。



     “人活世上,第一重要的还是做人,懂得自爱自尊,使自己有一颗坦荡又充实的灵魂,足以承受得住命运的打击,也配得上命运的赐予。倘能这样,也就算得上做命运的主人了。 ”
--什么叫“做命运的主人”?到底有没有想清楚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做命运的主人”这句话有其很精确的含意,并且,如果深思的话,我们就会明白:我们根本不可能是命运的主人。这个冒牌“哲学家”连自己说的话会表达什么意思都不甚了了,就信口开河。


对“哲学家”周国平的“名作”《妞妞》的批评(之三)

小京你好:

那天在图书馆又看到周国平那本《妞妞》,忍不住又拿起来,恶作剧地想找些笑料。不到10分钟,又找到了下面这些令人喷饭的文字,供认识一下这种现象及其后面所隐藏的含意。引号中的是周在《妞妞》的话,下面则是我的评论。





“婴儿都是超凡脱俗的,因为他们刚从天国来。再庸俗的父母,生下的孩子决不 庸俗。有时我不禁惊诧,这么天真可爱的孩子怎么会出自如此平常的父母。”



--谁说婴儿都是超凡脱俗的?“凡”、“俗”和 “庸”是什么意思呢?英语、法语和德语分别是“common”“commun”和 “gemein”,连同中文的“凡、俗、庸”,都是“普遍”、“人所共有”的意思。只要人称得为人、具有肉身,就免不了是“凡”、是“俗”。一少部分我们称之为“天才”或者“圣人” 的人,之所以是天才、圣人,那只是在自身的大部分的“凡”和“俗”以外,还具有一点点平凡人所没有的思想优势或者美德优势。凡俗就是人的属性,对凡人的要求只能是除了这凡俗,还能有点点的凡俗以外的东西而已。所以,可以说全部人(当然包括婴儿)都是“凡”,都是“俗”的,就像叔本华所说的,人有其无法克服的弱点和劣性(这些也称得为凡俗,重一点就是恶性了)。只有其中绝无仅有的凤毛麟角才会另还具备点点稀有的智力禀赋和美德特性。这是第一。第二,周的意思就是孩子降生时,都是无瑕如同白玉,后来才受到了沾污。这种见解肤浅至极。小孩的本质决不是美玉一块。只是在太过幼少的年纪,我们暂时还没发现其本质而已,或者睁着眼睛,不想发现而已。就算发现了,父母都很宽容,都找借口为其解释,说是不懂事。换了外人朝夕看视这小孩,那就不同了。那外人很快就会如实发现这小孩的问题。不少小孩从小就正常地充分暴露出的自私特性,一群小孩在一块,争玩具、嫉妒、打架,可为见怪不怪,因为小孩这时或许还没学会收敛、隐藏自己。到了3岁(一说7岁),有观察力的人就可以看到这小孩的本性,因为我已说过,这时候小孩还没懂得巧妙掩饰自己。所以才有了知子莫若父的说法,因为父亲有机会从小(在孩子还没懂得隐藏的时候)就观察和发现他的孩子。当然,既然大部分人的判断力都是那么糟糕,所以,很多父亲在孩子成人以后,还是不了解孩子的就大有人在。另外一个广东人的说法就是“7岁定80”。还有就是“小时偷针,大时偷金”。这些劳动人民累积多年的智慧可不会错到那里去的。另外,现在的 DNA研究已发现,父母的身体、精神素质及其以后的病变与其孩子的这些东西有着密切的关系。所谓的家族遗传疾病就是。中国医学就更是这样认为。犬也分名种劣种,真正的名种犬,价格可达天价呢。动物尚且如此,更加精细、更加高级的人类,就更讲究这方面了。为何身体、精神、性格、样貌的素质可以遗传,而“庸俗”的父母所生的孩子就“决不庸俗”呢?周这里应该说的是意欲(德性)方面的庸俗。这个不懂人性的人,说起话来还有着“无知者无畏”的气慨呢。

  

               “我发现,一个人带孩子往往比两个人带得好,哪怕那是较为笨拙的一方。其原因大约就在于,独自和孩子在一起,这时只有自然关系,是一种澄明;两人一起带孩子,则带入了社会关系,有了责任和方法的纷争。”

--胡说八道!不知所云!连正常的表达都成问题,简直就是狂人梦呓。



“俄狄浦斯一生都在逃避杀父娶母的可怕命运,但终未能逃脱,于是他刺瞎了自己的眼睛。这个举动既是对命运的无奈接受,又是对命运的愤怒抗议。他仿佛说:既然命运本身如此盲目,不受人的理性的指引,人要眼睛何用?从今以后,就让命运领着我这个瞎子走吧,只有作为一个瞎子,我才能跟从它。他的忍是英雄之忍。
上帝为了考验虔信的约伯,连连降灾于他,毁掉了他的全部儿女、财产和他自己的健康。约伯虽然对此大惑不解。却虔信如故,依然赞美上帝的仁慈。他的忍是奴隶的忍。”

--上述两个人到最后都知道命运难以人为逆转,希腊悲剧中的俄狄浦斯也不是因为周这里所说的原因刺瞎自己的眼睛。不过,在这讨论里,姑且算是这原因吧,那只是对命运不可逆转这一事实的气愤难平而已。在这例子里,命运不是盲目的(命运完全照着计划实施,并且,俄狄浦斯刺瞎自己的眼睛本身也是命运早有安排),是俄狄浦斯盲目而已。那既然已经知道只能跟从命运,别无其他选择,那惟一和有智慧(其实在这一例子里,也不需要什么智慧、只要不是蠢人都应知道顺应命运)的选择就是顺应命运。虽然这非我所愿,但控制自己去忍受就是理性的选择。为何偏要刺瞎自己的眼睛来发泄怨气?经历了命运如此打击,还没能够沉稳下来,还是那样心浮气躁,还是那样像小孩子般赌气,还想掩耳盗铃。这样的俄狄浦斯就是周国平心目中的“英雄”?他的愤怒至极但又不得不忍就是所谓的“英雄之忍”?

看看约伯吧。这里没说为何与俄狄浦斯相比约伯能这样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我猜想他可能知道事必有因这个道理吧,只是这个“因”,约伯、还有我们凡人未必了解。既然命运就是这样,那我们就得忍受这命运,在这忍受的过程中,不失镇定和尊严。像约伯这种态度是很少有的,那已经是超越凡人的素质了。但偏偏周国平称这种沉着、镇定地顺应严酷的命运的态度为--“奴隶的忍”!



“不可能再生一个妞妞了。那惟一的妞妞因此而永恒了。”

--如果能再生一个妞妞,那原先的妞妞就不是永恒的了吗?



“‘中医理论是胡说八道,中草药是好东西。’老中医如此总结自己的经验。

此公好像颇有见识,谈吐不俗。”

--周所说的这位老中医“名声远播”,“治癌很有名气”,“满墙锦旗字匾,都是治愈的病人敬献的”。这么一位名老中医,根据周的记载,却说出了这一令人瞠目结舌的话。要知道,中医的理论是直接指导实践的,理论与实践紧密不可分。脱离了中医理论的指导,只用中药里面西医所说的成分,就会步入歧途。外国、甚至中国无数在脱离中医理论而进行的中药治理实验,均已告失败。其实,深入一点了解中医的理论,就不会荒唐地进行那种实验,走进无谓的弯路,耗费如此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如果真有一位老中医说这样的话,那荒谬程度就犹如一个建造了许多大桥的总工程师,面对着他所建好的各种大桥,总结经验地说,“大桥框架的设计、各种重力的计算、水泥钢筋的安排、施工的图纸都是胡说八道,但水泥、钢筋是好东西。 ”面对这位老中医如此“不俗”、闻所未闻的荒唐言论,周是如何判断的?“谈吐不俗 ”、“颇有见识”!另外,周对这位老中医也没什么注意和描写,尽管这个人说出了一些惊人的“经验”之谈。我想,就算周对伟大的中国传统医学一点都不知道,但对于有关医科学、或者有关任何泛泛的理论竟可以完全脱离实际但照样取得成功的违犯常情的现象,周作为以观察和解释大自然为己任的“哲学家”,竟丝毫不感到点点的兴趣!好,就算无法提起求知的兴趣,但你现在是带了患了绝症的女儿妞妞来看他呀,出于对你的妞妞的关心,你总得留意一下这个老专家吧。最后,除了贸然得出这人“谈吐不俗 ”、“颇有见识”的结论以外,周再不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这位出言不凡的人。





“没有被苦难压倒,这不是耻辱,而是光荣。谨以这一信念与雨儿共勉。”(周国平就以这荒唐的一句话结束了他这本荒唐的《妞妞》)

--谁说“没有被苦难压倒,就是耻辱”了?当然不是耻辱,这还用得还用得着你说吗?其荒诞就犹如有人说,“你感冒了以后没有死掉,这不是耻辱,而是光荣”。简直是疯人自语!”

24 有用
7 没用
妞妞 妞妞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6条

查看全部26条回复·打开App

妞妞的更多书评

推荐妞妞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