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潘多拉魔盒被开启之后

灯证已注销
2019-04-28 看过

首先千本樱能出这本《恋与禁忌的述语论理》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以庆祝了。毕竟随着推理小说阅读量增长,自然而然会希望看到日系推理新人的作品被引入中国,而不仅仅是通过民翻。

虽说是新人,但距离井上真伪《恋与禁忌的述语论理》获得“梅菲斯特大奖”出道已经过了五年,小说也已经出了四本,如今再称呼他为新人的确不太合适,可能只是对身处彼岸,消息不通的我来说还有些神秘感吧。

看到这本书获得“梅菲斯特大奖”,心理本身就做好了准备,大概率是一本不能以常理揣度的推理,不同于本格推理的感觉。读完果然如此。

这本书的看点首先是用述语论理作为炫学的部分,真的非常新颖。虽然是推理小说,但推理小说本身作为点缀的炫学部分很少使用逻辑学的东西,往往使用外语、物理学、化学、生物学、数学、妖怪、传说乃至历史、书物学来作为炫学。这种与推理紧密相关的逻辑学缺席的情况本身就是非常有趣的现象。这本书主要有三篇短篇,让读者慢慢进入到逻辑学之中,前两篇是谓词逻辑,通过将推理的条件和结论命题化,将推理的过程纯粹化,用逻辑推演的方式,简化推理的过程,直接用草稿纸就可以得出结论。这当然是非常理想的状态,古典推理小说本身就是谜用小说表现出来,用逻辑学在草稿纸上解答出来,简直形成了一种完美的闭环,数学与逻辑的统一,“万物皆数”的感觉。但到了第三篇,也是我认为最好的一篇,故事不单是逻辑了,故事变得更加复杂,人的因素出现了,谓词逻辑出现了致命的缺点,模态逻辑又不能得出结果,故事只能回到传统的推理。

这本书的看点还在于人物的描写。每篇都通过主角咏彦之口介绍一个案件,其中会有一位个性侦探登场,运用不同的推理方式进行推理,之后再请咏彦的小姨 砚女士对推理的“验算”,宛如安乐椅推理的感觉。其中咏彦和砚之间的打情骂俏非常有趣,可以看到轻小说的感觉,但是又不止于轻小说,很有韵味,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一位出道新人的文笔,读起来非常流畅,这些对话的描写也不止是充当推理的背景,最后一篇中更是作为伏线回收的线索,将前三篇串联起来,让整本书有了统合的感觉,解释了前三篇中构造短篇的相似性,整本书的完成性也上升了一层。

这本书唯一的不满,也是我扣掉的一星的原因也是在于这述语论理的引入。毕竟推理小说对很多读者来说只是一种消遣或者说智力游戏,或者说读者对推理小说的预期或者关注点是趣味,是脱离现实,或者与现实具有一定距离的。当引入述语论理,更严格地说是模态逻辑出现的话,很多推理都会被仔细地“验算”,简直像是拷问,原本很多时候依靠的直觉的似是而非的推理,经不起这样的拷问的。再考虑到很多时候推理是将很多现代性的搜查手段排除或者现代科技无计可施之后,作为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出场的,这时候再让述语论理登场,逐字逐句去拷问推理过程,显然也有些可笑。简言之,既然推理过程需要被如此严苛地拷问,那么现场是否也需要高科技地检测吧,一纳米一纳米地,一个原子一个原子地检测?这样一来,很多推理小说连存在的必要都没有了吧。在我看来,述语论理像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一被打开,原本以为是创新,结果推理小说在当代的困境反而愈发显现了出来。反映到这本推理小说本身,第三篇也是左支右绌,模态逻辑只告诉你这个推理有问题,但很多读者最关心的结论也罢凶手也罢还是要依靠直觉来得出一个结论,这种靠直觉得出结论的过程与这种行为本身经过模态逻辑认真仔细的分析之后简直像个笑话。

最后来说说这本书的翻译和排版,由于个人原因,和译者做过交流。这本书炫学自然翻译不易,很多不易更是很多日文梗、笑话的本地化。这些在书里或隐或现地表现。每篇注释都在每篇最后,翻起来有些许不便。算是白玉微瑕吧。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恋与禁忌的述语论理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与禁忌的述语论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