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海 梦之海 8.3分

关于《梦之海》的一些零零碎碎

周氏迅哥儿
2019-04-28 看过

※4月1日开始读,4月27日结束,共27天。

《梦之海》

这篇小说探讨了文明存在的意义,具体来说是艺术和生存的关系。孟子说,仓廪实而知礼义,艺术也应该是建立在物质生产得到满足的基础上。但,这只是从缘起的角度来看,一旦艺术诞生,成了独立的存在,和物质生产的关系是否就发生了微妙变化呢?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不要说单个的例子比比皆是,即便从整体来看,艺术的发展和物质生产的关系也并不是严格对应的——艺术似乎总是在混乱中逆势成长,甚至成为人类在困境中的支柱,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具有悖论色彩的奇观。就如同本篇小说中作者游移不定的态度一样——一个科学工作者,却成为冰雕艺术家;因为醉心艺术,被外星人引为知己,从而铸成大错;在严酷的斗争中回归物质世界,并斥责外星人的“谬论”;回归科学,“拯救”地球;重新成为艺术家——这注定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西洋》

这篇小说是个有趣的假设——如果郑和远航欧洲,甚至发现美洲,那么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虽然作者已经做了极力的幻想,但基本也只是对调了中国和欧洲的形势,这其实就大大简单化了问题本身。当然,作者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专门写了《后记》加以澄清,并特意点明了“人的思想在新环境中是会变化的”。然而,中国悠久的、相对封闭的环境造就的文化所具备的保守性,是怎么去估计都不为过的,莫说一次远航,就是一连串惨败的战争也不能使这个巨人翻个身,就很能说明问题了。所以,这个假设虽然有趣,但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诗云》

这篇小说可以看做《吞食者》的续篇,但这次讨论的除了文明等级的问题之外,还讨论了技术和艺术的问题。

在人类面前无比强大,需要用同归于尽的打法去抵抗的吞食者,在“神”的面前却只配成为存储器的原料。但他们宁愿抵抗失败成为原料,也不愿意成为高级文明的“家禽”,这一点倒真是超越了人类。不同等级的文明之间是否真的能够平等相待,我和作者一样持悲观态度。就像人类养宠物一样,虽然也会出现个别的“平等”,但就物种整体之间来说,似乎难以出现所谓的“平等”,毕竟人类之间还没有真正实现。

技术的持续发展,到底会推动艺术的发展,还是会最终毁灭艺术,这也是个有趣的话题。《梦之海》是前者的代表,本篇应该就是后者的代表。前者的依据在于技术的发展会大大提高物质生产,人类会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去进行艺术创作;而后者的依据在于技术的发展也许会更加衬托出艺术的无用。

这两种倾向中其实还隐藏一个问题:艺术到底是不是人类的天生需求。按照本篇小说中的情节,吞食者就不能理解艺术,所以他们最终也不理解“神”的作为。而“神”却因为还残存着一些基于“个体”的个性,所以对艺术还是感兴趣的,甚至因为伊依的“挑衅”而不惜毁掉太阳系来“作诗”。当然,最终他还是承认了失败,并因为对艺术的怜惜而保留了人类。

我想,从上述这些情节中不难看出来,作者还是非常珍视艺术的,甚至认为人类的“意义和价值”就在艺术上。耐人寻味的是,吞食者们虽然没有艺术,但也没有“心眼儿”,在和“神”的战斗中是直接硬刚;而有艺术的人类同时也有心眼儿,在和吞食者的战争中用的是“诡计”。因为从本质上来讲,艺术的心眼儿其实都是“弯弯绕”吧?

《光荣与梦想》

这篇小说很难算作科幻小说,因为其中并没有一丁点科技的因素,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白日梦”,一个美丽但残酷的白日梦!

都说“民族主义”是狭隘的,从长远的历史和纯粹的道德来看,高贵的民族主义背后的确散发着集权、保守的恶臭,但世界大同或曰共产主义到来之前,能有什么力量阻止民族主义的影响?尤其当经济利益被国界划分的时候,一切矛盾的外在体现就都是民族矛盾了。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有着强烈的民族或曰种族自豪感,再加上被刻意宣扬的近代乱局,只要稍微煽风点火,民族主义就会爆燃。从这几年的世界形势来看,似乎欧美也逐渐趋向保守,民族主义的火焰也不停蹿升,能怎么办呢?!

所以,这就是现实,无所谓好坏。因此,千万不要赞美,同时也无力吐槽,最可取的态度似乎就是旁观了,虽然消极,但也无奈。作者在小说中反复提及但始终不愿名言西非领导人,也许就是他对于民族主义背后肮脏的一种暗示。

全文给我印象最深的人物有三个,辛妮、莱丽和萨里。辛尼是传统的正面人物,无需多言,而莱丽和萨里则是非典型性正面人物——莱丽是外表不羁,内心庄严的人;萨里则是受人感化,自我转变的人。作者设计的前后两处莱丽和国旗的情节令人感动,她不是想借国旗出风头,而是真正的热爱自己的国家;萨里最后那句“不,我是普通一兵”则深深感动了我。在咱们这个时代,爱国依然是狭隘的,甚至是不需要理由的,虽然非常不理性,但似乎依然是一种心理主流。

而全文文笔,我印象最深的则是辛妮跑步那段——作者将辛妮的遭遇,尤其是她为救母亲而奔跑的经历,运用蒙太奇的方法穿插在跑步的过程中,实在令人叹服。这不仅是表现手法层面上的,更是叙事结构层面上的,为本文的文学性加分不少。

而小说结局的设定也令我赞赏,不仅逃脱了大团圆式的庸俗,更展现了作者摒弃幻想、扎根现实的文学观——作为一个科幻小说家,这样的文学观似乎和身份是相悖的,但其实不但不相悖,反而增加了作品的思想深度,因为只有扎根现实的幻想,才是真正有价值的幻想,真正有有深度、有力量的幻想!

《地球大炮》

这篇小说可以看做是《带上她的眼睛》的前传和后传,主角由那个被困在地心的小姑娘沈静,变成了她的父亲沈渊和祖父沈华北。

我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主人公是谁?是沈华北还是沈渊?如果说是沈华北,但他似乎只是一个叙事者,在小说的实际时间中,他几乎都在沉睡;如果是深渊,在小说的叙事时间中,他几乎没有出场。

通读全篇,我感觉这更像是作者设计的一个叙事障眼法——沈华北就是沈渊,深渊就是沈华北,他们是一脉相承、二位一体的。沈渊的性格底色来自父亲沈华北,沈华北的奇异想法实现于沈渊,甚至沈静都成为这个序列中的殉道者。

疯狂的想法加上实现想法的手腕,的确是强大的力量,但其中牵涉现实的利与弊却很难说清楚,甚至远比小说中的“想象”复杂得多。所以,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有着巨大的利弊难测的空白,稍有不慎就是天渊之别,难以挽回。

然而,没有梦想的现实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要也罢。

《人生》

这篇小说非常沉重,就像“人生”本身非常沉重一样。“记忆遗传”在刘慈欣的小说中反复出现,而且作为人类实现智力飞跃的一个重要途径,但作者在本篇中却从伦理的角度审视了这个问题——从父亲、母亲那里“继承”他们一生的记忆,真的是一件好事吗?从有利的角度来讲,这继承了所有的“智慧”;但从不利的角度来讲,这也继承了所有的“痛苦”。生活是一项沉重的工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摸爬滚打着度过的,所有的意义和价值都蕴含在这“摸爬滚打”的过程中,一旦将这个过程抽离出去,仅仅把作为结果的记忆遗传下来,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一个刚刚来到这个尘世的婴儿,怎么能承受这种巨大的压力!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超强意志的人才会有超凡的智慧,这也许也是一种公平。

《思想者》

这篇小说是一个浪漫得一塌糊涂的故事,其中两组对应的关系特别有趣:他-她,大脑-宇宙。一开始,他是感性的,她是理性的,一个十足的暗恋,一个十足的漠然,就像大脑和宇宙一样,一个这样切近,一个那样遥远。后来,他的感性也有理性的约束,她的理性也涌动着感性,一个虽然暗恋多年但还是选择了婚姻、家庭,一个虽然看似漠然但也表露了情感。最后,感性和理性似乎在更高的层面完成了统一,二人的关系似乎超越了爱情,而宇宙似乎就像一个巨型的大脑——在更广阔的空间背景中,在更长远的时间背景中,感性和理性,主观和客观,意识和物质,似乎真的统一了,这也是个有趣的问题吧。

《圆圆的肥皂泡》

这篇小说很独特,除了结尾无意中拯救了丝路市的情节之外,一改其他作品中弥漫的“终极思考”和“家国情怀”,是一篇充满了童趣的科幻小说。如果非要给她安上一个高大上的“主旨”的话,我更倾向于把她看做一篇有关教育孩子,或者孩子成长的小说。我甚至有种强烈的感觉,这篇小说中投射了作者陪伴孩子成长的各种经历。

爸爸、妈妈那代人心中充满责任和使命,而圆圆这代却充满了好奇和自由,这两种属性也许并不冲突,但如果想融合似乎也非常困难。二者没有对错之分,但不同的时代似乎需要不同的人,仅仅是“似乎”。当刘慈欣卸下沉重的哲学包袱和现实包袱之后,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竟然变得非常轻松和幽默了,以往目的性极强的“科幻”仿佛突然变成了儿童手中的玩具,整篇小说也充满着童话的氛围,读来非常轻松。

然而刘慈欣毕竟还是“责任和使命”的一代人,这样一个欢快的故事还是被放在了他心心念念的干旱的大西北,把“丝路市”和“肥皂泡”这两个极为对立的意象放在一起,产生了一种非常有趣的感觉。尽管圆圆的成长一路趣味,但干旱的故乡、早逝的母亲,都构成了这种趣味的干枯底色,同样也是奇妙的对比效果。最终,作者还是让不务正业的圆圆,和百无一用的肥皂泡拯救了丝路市,仿佛没有家国情怀的趣味是恶趣味一样。但是,我不得不说,其实我和作者也持同样的价值观,这也许就是时代、家庭赋予的属性吧。

同时,我还是非常好奇,如果肥皂泡无论再大、再持久还是没有“实际用处”,作者会怎么来终结这个故事呢?圆圆的爸爸会怎样看待自己的女儿呢?读者读完会有怎样的感觉呢?

《镜子》

个人觉得,这是一篇可以和《地火》《乡村教师》相媲美的现实主义科幻小说,不仅关注了现实,也挖掘了人性。

全篇小说中最出彩的人物是“首长”,有层次、有色彩、有变化,比《人民的名义》中塑造的那些贪官污吏更立体,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决定自杀之前写材料的那一段:“材料不长,不到两千字,但浓缩了自己这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和思考……第一次纯粹从党和国家的最高利益的角度,在完全不掺杂私心的情况下发表自己的意见。”其实,中国的每个官员哪个不是从基层摸爬滚打一步步升上去的,那些贪官、昏官当真不知道怎么当一个好官吗?恐怕实情并非如此,只是在大环境中受到各种制约和熏染慢慢变质了而已,但大环境又是一个没有一丁点“镜像”监督的环境,那么他们自然可以放心堕落,而无所顾忌。

那么,真有“镜像”就一定好吗?作者已经给出了答案,那种没有隐私的纯道德社会,恐怕要比没有监督的社会更加可怕!人性是复杂了,所以由人组成的社会只会更复杂,任何外力强加的“纯化”和“简化”其实都是一厢情愿的自废武功。我们要做的不是强行化繁为简,而是在纷繁复杂的要素中制定规则寻求平衡。当然,平衡和平衡也不一样,有的平衡是走向死路,就如同“首长”在别墅里给宋诚讲的那套“平衡”,是平衡不假,但方向却是指向崩溃。我们要实现的平衡,应该是向着更光明、更繁荣的未来,速度可以慢一些,步子可以小一些,但方向不能错。

所以,我们不需要一面悬在所有要素之上的绝对的明镜,我们要的是作为要素之一的,能够在平衡中发挥巨大作用的镜子。惟其如此,才能平稳向前。

《赡养上帝》

这篇小说是一个隐喻,但似乎又不仅仅是个隐喻,有很多溢出的东西。

说她是一个隐喻,应该来源于一种直接的感受——衰老的文明就像衰老的人一样,身体开始笨拙、精神开始委顿、思维开始迟滞、心灵开始麻木。衰老是不可避免的,令人遗憾的,甚至是遭人厌弃的。上帝文明为了换取人类的赡养,送给人类的高科技,难道不像老人为了换取赡养而留给子女的遗产吗?有丰厚的遗产,就会有孝子贤孙;没有遗产,孝心似乎也难以持久,起码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的。但这似乎并不是作者主要的意图,甚至根本不是他的意图,因为构造一个宇宙级的故事来讽刺社会现象,怎么看都有点牛刀杀鸡的意思,所以还有其他的东西。

我自己的阅读感受,首先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上帝文明的衰老来自于过于优越的生活环境,当比按需分配更高级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时代真的降临了,我估计任何一种文明都难以抵抗惰性的侵蚀,并最终因此陷入停滞和衰落。那么,是否存在一种源于人类(或曰所有文明个体)内心的探索、求知、创造欲望呢?我很悲观,因为这些东西似乎都是由外界刺激才会产生的,或者即便独立存在,也是极少个体才会拥有的特质,就像小说中上帝文明那只远航队一样,勇敢、坚毅,但的确是极少数。

其次,还有些对人性复杂的感慨。认真想想,人类社会的复杂就是建立在人性复杂基础上的,如果单个的人非好即坏,那么人类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真是不好说。上帝文明创造了很多“人类文明”,但都走向了极端,虽然作者没有说其中的原因,但对比地球人类,感觉他们似乎缺乏了一点“丰富性”,即便是上帝文明本身,似乎也是高度同质化的,没有个性,异常单调。小说中作为地球人类代表的秋生一家,在性格甚至人格上都是复杂的,很难用“好坏”或者“善恶”来划分或评判。正是这种丰富性构成的微妙平衡,使得人类社会既活跃又不至于活跃到崩溃,而是在相对平稳中向前发展。

《欢乐颂》

这是一篇极浪漫的小说,和《梦之海》的主角一样,都是外星“艺术家”,但不同的是前者是个疯狂的艺术家,后者是个理性的艺术家。

之所以说“极浪漫”,一方面是作者对超级镜子的想象非常大胆,其尺度超越了一般人的认知,作为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感到非常震撼;另一方面则是他对世界政局的想象非常美好,世界各国的领袖不仅都精通物理,而且还都精通音乐(除了揶揄日本首相之外),这样理性和感性皆备的领袖哪里会有这么多?

所以,如此雅致的主人,如此雅致的客人,如此雅致的氛围,联合国怎么会解散呢?所以这个故事的走向和结局也是非常浪漫的,浪漫得不像刘慈欣一贯的作风,少了冷峻,多了温情。

《赡养人类》

写一篇可以作为《赡养上帝》的续篇,上帝文明对人类的警告成为现实——第一地球的“哥哥”文明入侵地球,要把所有的人类驱赶但澳大利亚,并以人类的最低生活标准来赡养人类。在明知无力反抗的情况下,为了提高这个“最低标准”,全世界的富豪都在疯狂地向贫困人口赠送金钱,而不愿接受的人则会被杀手杀死。然而这个杀手则在和哥哥文明的一位调查员的交谈中得知哥哥文明的可怕情况——在他们的世界里,几乎全部的财富都集中到了一个人的手中,其余的二十亿“穷人”被迫来到地球!

这个故事的叙事非常讲究。

以杀手“滑膛”的视角讲述,穿插了他的早年经历,可以看做是对人类“过去”的表现——“明白人”“狠心人”“聪明人”利用混乱完成各自的原始积累,成为一般“富人”。

然后再以哥哥文明来到后,富豪们和穷人们的作为和反应来表现人类的“现在”——完成原始积累的资本家们自诩依靠“聪明才智”发家致富,拒绝对穷人进行任何帮助。

最后以第一地球的绝对贫富来影射人类的“未来”——如果没有哥哥文明入侵这类极端事件的“打扰”,地球文明似乎也朝着绝对贫富的方向狂奔!除非,人类自己经过反思,做出抉择。

故事虽然荒诞,但其实细思极恐——科技和教育的不断发展,真的能够弱小贫富差距吗?会不会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这估计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来验证,同时也是对人性以及全人类的严峻考验。

PS:相比于《欢乐颂》的浪漫温情,这一篇的冷峻深切才更像刘慈欣。

《山》

这篇小说在结构上也是精心设计的,在叙事上分前后,在结构上分虚实——前半段以冯帆(冯华北)登山抛弃队友的经历为实,后半段以泡世界的历史为虚,连接虚实的桥梁便是外星人的那句“山无处不在,只是登法不同”。

冯华北大学登山时,为了保全自己,割断安全绳害死了队友,其中还有自己的女朋友,从此便发誓远离山峰,终生生活在离山最远的海上。然而当他在海上奇遇泡世界的外星人后,却被对方探索未知的精神所感动,准备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刘慈欣总是喜欢把人物放在极端的环境中去逼问人性的本质,这又是一个实例。冯华北当年割断安全绳,到底是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还是为了保全日后还能登山的可能?这就是个非同小可的问题。然而即便我们认为原因是后者,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他的做法是对的呢?或者说虽然针对个体是犯罪,但针对人类整体就是对的呢?这些问题都很难回答。

就作者的态度来看,他应该觉得这是对的,因此才用泡世界的历史来对应冯华北的经历——无论如何,勇于探索的精神都是没有错的,都是值得继续坚持的,即便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牺牲一些个体的利益,甚至一些局部利益,也在所不惜。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历程中,这样的事件似乎层出不穷,很难说这是错的。但我想,这样的牺牲必须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否则依然不能容忍。

整篇小说中,在“幻想”方面最吸引人的有两部分,一是攀登水峰的那部分,二是泡世界文明演进的那部分。科幻其实并不一定要依靠多么高深的科学原理来幻想,其实很多时候那些只依据大众熟知的科学原理进行的幻想,才更为精彩,也更易接受。攀登水峰那部分,其实就是一个引力和重力的问题,但因为这种情况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所以假设-幻想就更加有趣,尤其是对细节的刻画,的确引人入胜。而泡世界文明演进那部分,更是依据泡世界的物理特点,比照人类文明的演进,进行了全过程的想象,假设很大胆,想象很精彩。

我们也许都生活在一个大大的泡泡里而不自知,个别明白人却又囿于目前的价值观、道德观而无力探索,这也许的确是个问题,但又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太原之恋》

这是一篇调侃文章,狠狠地自嘲,也狠狠地嘲笑了这个社会。我不太了解和大刘并列的“大角”是谁,但从他俩的代表作《三千体》和《九万州》来看,现实中的大角应该写了《九州》,和大刘不同,应该是个软科幻的代表人物。在这篇小说中,因为科技高度发达,无论硬科幻还是软科幻,都已经沦为废物,所以昔日风光的两人已经成为流浪汉。我觉得,这种自嘲其实也是对作品创作年代中国科幻的“不景气”的一种无奈讽刺。但出乎大刘意料,中国科幻将在未来几年中突然暴热,而且推动者就是他自己,这恐怕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吧。

故事里可怕的诅咒程序,从源头来看非常无厘头,一个后来被证实有“妄想症”的女孩儿,为了报复一个名为“撒碧”的男孩儿,而编写的一个冲骚扰并无害的“网络病毒”,最终却经由“几代”无聊的人,最终演化为消灭一个城市,并最终可能消灭全人类的可怕程序!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环,竟然是两个过气的中年油腻男作家为了报复读者而设置的!这荒诞的情节难道不正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吗?看似理性的人类,其历史中又有多少性命攸关的大事其实都是荒诞无比的啊。就像这个有趣的题目“太原之恋”一样,土味的“太原”和洋气的“之恋”,组合起来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2018年4月1日》

这篇小说不长,不太合格的日记体,幻想的两个基点一是互联网的高度普及,二是基因技术的长足发展。

互联网的高度普及,使得虚拟社会逐渐成熟,并进一步要求独立于现实社会的“主权”,并有可能以虚拟公民最熟稔的网络作为武器,挟持现实社会。在小说中,这个情节虽然只是一个玩笑,但想想现下波澜正盛的“996”风潮,如果互联网产业的前景真的像工业革命后那种资本家和产业工人的对立,“全世界程序员联合起来”的可能性似乎也不是完全没有。所以,劳动环境的改变——宽敞明亮、冬暖夏凉的办公室,餐饮丰富、昼夜全开的员工食堂——并不能抵消长时间劳动带给人类的疲劳感,革命也许就在“996”中滋长。

而以基因技术为代表的,进一步将贫富差距形象化的技术,更是赤裸裸地让人们感受贫穷的无奈——有钱,就有了一切,甚至有了终极生命,永生不死!诚然,永生也许并不好受,但它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能让一个人真正把死亡作为一种自由的选择,这其中的差别,恐怕是质的不同!而面临如此巨大的诱惑,爱情似乎都难以抵挡了,狼狈败下阵来。这样的情节,是对人性的深度挖掘,还是刘慈欣先生自己的人生经历,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的未来会怎样?光明亦或黑暗?希望,我们还有药可救……

《时间移民》

通过冷冻来实现时间穿越,在很多科幻小说中都是重要内容,但往往都是作为实现其他目的的一种手段,探讨这种“穿越”本身的小说似乎并不多。而这篇小说就是讨论这种“穿越”的哲学意义,如果剥落科幻这层因素,其实就是讨论人类发展的过程极其哲学意义。

刘慈欣借这部小说,将原来散在不同作品中对人类发展的“预测”汇总起来。三次不同的解冻,就是未来人类的三种形态——

第一次是像《光荣与梦想》中写的那样,人类试图通过某种模拟战争来结束真的战争,但最终以“不甘心”回到常规结局。

第二次是文明加速发现后,完全不同于目前社会的形态,人类已经运用技术无底线地改造自然和自我,面目全非。

第三次更加彻底,进化出了脱离形体的虚拟人类,每个人都实现了“完全自由”,生活在由自己意识创造的世界里。

这种加速的发展,令人难以接受,时间移民们不是不能接受,就是不被接受,最终“回到”一万年后,来到了一个全新循环的起点,开始了新一轮的“文明”。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螺旋上升”吧?

《烧火工》

短篇小说集的倒数第二篇,应该是刘慈欣所有小说中最浪漫、最温馨的一篇,根本不是科幻小说,是一篇浪漫、温馨到极致的童话,有关责任、爱,和抉择。

所以我觉得这篇小说和宫崎骏的作品在主题、叙事和风格上都极其一致,如果吉卜力能把这篇小说拍成电影,就完美了!

《圆》

这是本书的最后一篇,以荆轲刺秦王的故事为蓝本,进行了夸张的改造——荆轲成了一个数学家,而秦王也成了一个相信“科学长生不老”的帝王。这篇小说的主体幻想部分,在《三体》中曾经出现过,作为“三体”游戏中的一个重要场景——人力计算机。在这篇小说中,荆轲诱使秦始皇相信圆周率中蕴藏这长生不老的信息,进而使用三百万秦军主力组成人力计算机进行计算,最终被燕齐联军全歼。小说的最后,荆轲和始皇被一起处死了,因为他的力量已经被燕王猜忌。但我不知道作者为什么在最后让荆轲想出了不用人力的计算机,是在用这个解决暗示什么吗?不得而知。如果非要让我解释一下的话,我觉得这也许是想说人类的猜忌影响了自身的发展吧,这种猜忌不但内耗,而且会将最优秀的人才和最优秀的想法抹杀掉!


后面的话

读了《带上她的眼睛》和《梦之海》之后,应该就把刘慈欣的短片读的差不多了,个人感觉,他的这些短篇比《三体》更好,原因有三点:

一、更加关注现实,比如《地火》《光荣与梦想》《镜子》等等,都是直面社会现实的佳作,比仅仅幻想、或者仅仅关注“终极问题”更加厚重,当然,有时也更加沉重。

二、叙事更加精巧,比如《赡养人类》,篇幅虽然短,但叙事的技巧是胜过《三体》的,尤其是《三体》的后两部。

三、文字更加优美,比如《微纪元》《鲸歌》《烧火工》中的一些段落,非常抒情,非常诗意,而《三体》则由于宏大的构架,而失去了一些文学应有的雕琢。

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读到这两个集子!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梦之海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之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