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瓦戈的爱情

麓麓
2005-12-09 看过
日瓦戈在他的一生中经历三个女人,但实质上他只给予了两份爱情,对托妮娅是亲情之爱,对拉莉萨是充满缘分的知音慰藉之爱,对玛丽娅是无奈的非爱。
日瓦戈和托妮娅从小生活在一起,小时候两人都建立了无比厚爱的亲情关系,与其说他们是夫妻,倒不如说他们更像是兄妹。如果不是托妮娅的母亲在临死前提出希望他们成为夫妻,我们都不得不怀疑他们即使生活在一起几十年,都不会自发地产生爱情。但是托妮娅母亲的提议撩拨了两个年轻人的心,使他们终于开始以异性的眼光来观察对方,于是他们才发现对方是如此得充满魅力。幸福洋溢在他们彼此的心中,亲情终于演绎成为爱情,两者最终得以合二为一。
两人的认识是如此顺利,两人的相爱是如此顺利,两人的结婚是如此顺利,可以说他们结婚后的一段时间也是幸福美满的。这些虽然都是促使爱情美满的温床,但是却缺少了激情与磨难,缺少了哭泣与死亡。直到有一天日瓦戈当了战地医生,离开了那个他熟悉的家,离开了那个他熟悉的妻子,他的磨难才真正开始,他遇到了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女人。
他和拉莉萨在很小的时候就相遇了,只不过那时的日瓦戈还是个孩子,他和托妮娅及其他一些孩子都认为一切男女私事是庸俗和下流的,在一个夜晚,他和米沙陪同亚历山大·亚历山大罗维奇看望音乐师的朋友,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在和一个男人(科马洛夫斯基)像演出一幕哑剧似交换眼色,并且他看得出那个男人仿佛是耍木偶戏的,而姑娘是任凭他耍弄的木偶。“脸上露出的疲倦的微笑使姑娘半闭着眼睛,半张开嘴唇。对那男人嘲弄的眼色,她则报以一个同谋者的狡黠的眨眼。”两个人对自己的私情没有暴露都感到满意。日瓦戈觉得那种屈从的情景显得不可思议的神秘而又厚颜无耻的露骨。日瓦戈心里充满矛盾的感情,他的感情被这些从未体验过的力量揪成一团。那种既使他惊恐又吸引他的东西,在安全距离内、口头上容易对付的东西拥有一种绝对物质的、模糊的力量,既是毫无怜悯的毁坏性的,又是哀怨并且求助的。姑娘使日瓦戈在懵懂之中看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
这个姑娘就是拉莉萨,在那时,拉莉萨在为自己肉体的沉沦又兴奋又悔恨,这种肉体战胜理智的冲动却足以触动一个毫无所知的孩子,以至于几年后日瓦戈都记得拉莉萨。而他们相遇的第二次正好相反,触动日瓦戈的是拉莉萨理智战胜肉体、内心充满仇恨的那种生命顽抗的爆发力。
他们第二次相见是在一个舞会上,那个时候日瓦戈和托妮娅已经开始恋爱了,他们对爱情既羞涩又好奇,两人间的爱情如同春天两片树叶之间流动的和煦的春风,托妮娅在和舞伴跳舞时会调皮地握了一下他的手,意味深长地嫣然一笑。在握手之间把自己的的手帕留在日瓦戈的掌心里了。日瓦戈闻着那方手帕的气味给他的带来有生以来从本体验过的新鲜感觉。“这股孩子般天真的芳香,有如黑暗中亲切的耳语。”如果说托妮娅给他带来的是耳语般甜蜜的爱情,那么拉莉萨带给他的是一种震撼,让他感受到她不顾一切的、鲁莽但又高傲、誓死捍卫尊严的对旧情的斩断——开枪射向以前引诱自己堕落的人(科马洛夫斯基)。日瓦戈不禁发出了赞叹“她美得多么骄傲啊。”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医院里,日瓦戈已经结婚,在第一个孩子刚出世时他就被招作军医,日瓦戈在战争中不幸受伤住院巧遇为寻找丈夫安季波夫而当护士的拉莉萨。后来仗打败了,拉莉萨发现“突然间一切都变了样儿,言论变了,空气也变了,既不会思考,又觉得无所适从。仿佛有生以来就像个孩子似的让人牵着手走,如今骤然把手放开,要自己学着迈步了。而且周围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权威人士。于是便想信赖最主要的东西,即生活的力量、美和真理,让它们而不是让被打破了的人类各种法规来支配你,使你过一种比已往那种平静、熟悉、逸乐的生活更加充实的、毫无遗憾的生活。”从小说中我们读到日瓦戈就是一个靠着力量、美和真理而活着的人,他不容许外界世俗秩序的支配,可以想象,他们一定通过交流、或者即使不交流也发现彼此之间是那么的相像。并且日瓦戈还为他与拉莉萨的几次巧遇而惊喜。
那种兴奋之情使日瓦戈写信给自己心爱的妻子告诉她世界上有一个女人叫安季波娃(拉莉萨)。托妮娅吃醋了,因为女人都是敏感的,她隐约感到丈夫的心中有一块模糊的阴影,那块阴影虽说不一定是对拉莉萨的爱情以及对自己的背叛,但是它是模糊而朦胧的,它不像以前那样清澈了。不仅他的妻子感觉到了,他们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周围的人还极力怂恿、促成他们在一起。然而日瓦戈和拉莉萨认为彼此对对方不会有什么感情,也不想探究自己的内心感受。直到离别的时候,日瓦戈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他终于向她表白,但是正因为要分别才能够放纵自己内心的感受。
“这一个时期始终渴望能够生活得忠诚而有成效!我非常希望能成为这种昂扬振奋精神的一部分!就在这席卷一切的欢乐之中,我发现您那教人猜不透的侵郁寡欢的目光,那仿佛是不知失落在何方的一种神色。我宁愿付出一切,但求没有它,希望在您的神态上能看到对自己的命运是多么心满意足,而且在任何方面对任何人都无所需求。我甚至希望有一位您所亲近的人,朋友也好,丈夫也好(最好是军人),能握住我的手,要我不要为您的遭遇担心,也不必用自己的关心给您增添烦恼。不过,我肯定会把手挣脱,而且摆着手表示不同意……唉,我真有点忘乎所以啦!请原谅。”这是唯一的一次表白。
第四次见面是在日瓦戈与妻子逃难来瓦雷金诺,这成了夫妻的避难所,他们过着类似于世外桃源的生活,后来日瓦戈与拉莉萨在书店相遇,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但是日瓦戈背负着对妻子的不忠诚,使他心灵难以忍受,过了一段时间,他受不了良心的指责,他建议和拉莉萨断绝这种关系,可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日瓦戈被游击队截去当军医,当他再回到瓦雷金诺的时候,瓦雷金诺也成为了危险之地,妻子孩子已经不在这里了并且到国外去。虽然他见到了拉莉萨,但终究与她永别了,他同意了科马洛夫斯基把拉莉萨带到远东避难。
托妮娅、拉莉萨、玛丽娜这三个女人,陪伴了日瓦戈度过人生的三个阶段,托妮娅陪伴的日子是日瓦戈的平静、幸福的成长阶段,那时的日瓦戈对人生、信仰、死亡都有自己的看法,从一个孩子成长为了一个成熟的男人。拉莉萨和日瓦戈共度的是一段饱受磨难、信仰受到危机、颠沛流离的动荡阶段。那时日瓦戈从支持革命转变到反对革命,已经开始与社会秩序产生矛盾。在众人狂欢的时刻他是孤独的,当他看到拉莉萨眼中的孤独,看到她同他一样只依赖真理与美德生活,他们都被彼此感动了。虽然生活不尽如人意,但是他还能保存自己一颗完整的知识分子的良心,即使不能反抗外界,至少他还有能力逃避,去爱他所爱的人,去感受两颗跳动的心的结合,但历史的洪潮连这份爱情都要扑灭,两人最终永别了。玛丽娜是在日瓦戈的破落阶段无偿地奉献出自己的爱的,她爱着一个并不爱她的男人,崇拜着他,呵护着他。无奈,日瓦戈的生命已经濒临死亡了,他的梦想破灭了,他的精神探索已经同社会完全格格不入了,他遭受着唾弃并无处可逃了。虽然玛丽娜是那么爱他,他已经无法再承受一个女人的爱了。
爱情与日瓦戈的精神世界相联结,爱情融入在日瓦戈的生命里,当生命旺盛,爱情也旺盛,当生命磨难,爱情也磨难,当生命衰竭,爱情也衰竭。最后,日瓦戈不爱玛丽娜却与她在一起,不仅是因为他内心不能再产生爱情了,也许还因为他的内心中还有对以前爱情的回忆,他想念托妮娅,也想念拉莉萨。如果说是谁残害了他的爱情,那就是这个充满战争与疯狂的社会,这个压制人个性追求与个性自由的社会。
1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日瓦戈医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瓦戈医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