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中的嗓音

彼得潘耶夫斯基
2019-04-27 看过

想要激起浪花者,才会意识到生活是一潭死水。 “在他身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

柔石之继承了五四的精神,在于相信天下有一种叫做博爱的东西,是古来所没有的。所以他把萧涧秋先生放到了无知的芙蓉镇里,放到了那沿袭了古来的传统的村山僻野中,于是萧便把自己在书上读到的东西向生活中实践开来,它在没有受过新式教育的人看来,无疑是不够自然、伤风败俗的。这是一个以一己之力对抗群氓的主题,在这方面,它的根蒂仍是启蒙。和我们现在空洞的呼喊和回溯不同,当时,启蒙这样的声称是带着生者本身自然而然的嗓音的,柔石先生作为左联五烈士之一,也践行了自己的信仰,并付出了生命。他在表达什么是主义的时候,就像是在歌唱,那是没有半分弄虚作假的。他们是真正的人类。 要是在今天,对待群众或乡土事物的像萧这样的态度,会被认为是过于高蹈的;知识者面对诽谤,也不会有这样的自信;由于被诽谤而产生的彷徨与痛楚,也不会如此剧烈而难以调和。想要激起浪花者,才会意识到生活是一潭死水。那些散步谣言的人,表面上是为“吾乡风化”担心,实际上只为满足私欲而已。 在那样一个知识群体对于国族之走向有着强烈共同意识的时代,一个人即使流落到乡镇,也怀抱着更广远的抱负,使他不同于仅仅为了‘饮食男女’而生活的人,甚而为了挽救那些可能走向绝路者而放弃初来乍到的爱情。这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精神在中国最为柔情婉转的一次化身。是爱情还是怜悯,是同志还是萍逢,在此时,其中的差异被泯灭了。这样的时刻是令人向往的,能够抱着这样的信念生活的人是纯粹的人,是纯洁的人;能够振奋周围的一两个人也为此而面目全新、精神抖擞,是令人欣慰的;能够有像这样的人共同生活、共同呼吸,是令人幸福的。 电影《早春二月》非常简洁地抓住柔石先生关切的核心,并作出了提炼,使这个故事更成为一个精到的艺术品,并启发后来者:历史上也曾有这样萧索的时刻,那些在月夜徘徊的人,那些意识到自己被时代抛掷到了洄流区的人,会发现他们在涧秋这样的人身上,能找到密集的回声。

4 有用
0 没用
二月 二月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二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二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