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的法国农业社会

寰宇
2019-04-27 看过

一元内部的多元

在我们眼中,法国是一个高度统一的国家。在中世纪的欧洲率先完成王权的集中,成就了路易十四以来在欧陆的霸主地位;到18世纪时,巴黎已成为区别于外省的法国的中心和代表;[1]大革命之后,中央政府对全国的控制更得以加强,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标准法语教育,试图抹平地区差异,使布列塔尼语、巴斯克语等地区语种濒临消亡。在这一过程中,地区认同也逐渐被国家认同所取代,布列塔尼人、阿尔萨斯人,乃至祖籍殖民地的黑人,都认同自己的法国人身份。

但马克·布洛赫在《法国农村史的基本特征》一书中从土地形态出发,却看到了不一样的图景。他注意到在同样文化熏陶下的法国乡村社会中复杂多样、甚至截然不同的景象:洛林大村庄四周的长型敞地、布列尼塔的圈地和农舍、普罗旺斯古希腊卫城一样的村庄、朗格多克和贝里的不规则地块……[2]在结合档案材料对不同地区的土地形态进行归纳总结之后,布洛赫发现法国的土地文明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圈地制地区、使用双轮犁耕作以长型敞地为主的北方类型和使用无导轮犁耕作以不规则敞地为主的南方类型。其中南方类型更为古老而北方类型出现较晚。

布洛赫的类型划分并不仅仅适用于法国农业社会,而是在对欧洲的农业土地形态进行考察之后做出的。他发现在土地贫瘠或广大,人口较为稀少的地区,往往采用圈地制;地中海沿岸的文明,包括法国南部希腊、意大利等地往往使用古老的无导轮犁进行耕作,即南方样式;北海沿岸,包括法国北部、不列颠群岛、中欧、北欧等地都使用北方首先制造的双辕黎,在长型敞地上耕作,即北方样式。布洛赫敏锐地发现耕作工具、轮作样式与集团组织形态之间的关系,揭示社会组织结构和思想意识上所见之不同。这样的划分确实可以从历史的演进中找到理由,也可以为很多历史现象寻求解释。法国中部横亘的阿尔卑斯-中央高原将法国划分成气候不尽相同的南北两部分。南部以地中海气候为主,受到以希腊罗马为核心的地中海文明影响更深;北部受北海影响大,主要为温带海洋性气候,伴随着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的相继文明化,形成了自己的文化特色。

长期存在的小农经济

在《法国农村史的基本特征》中,除对土地形态作出共时性分析外,还对庄园制度作出历时性的分析。书中讨论了9世纪开始中世纪领地如何在罗马庄园的基础上建立起来,领主如何逐渐从领土内一些事务的领导者转变成土地食利者,传统贵族领主如何被近代资产者在农村社会所取代而形成大土地所有者和小土地所有者并存的局面等问题,探索了从中世纪早期到近代领主的权力的变迁及领地的性质。同时用共同体的理论对当时农村社会已有的社会集团进行分析,从最小单位——家庭,到农村的大共同体——公社及农村存在的阶级等不同视角进行探索。

布洛赫本书写作的核心问题在于为何法国没有如同周边其他国家一样,在农业革命中逐渐形成以大农场为主的大地主经营模式,而保留了大量的小农成分,而且这部分直到今天依然有生命力。在他看来,中世纪法国农业共同体具有很强的集体主义经济色彩,集中体现在敞地地区,将收获完的耕地作为公共牧场,维持公共牧群。但随着商业的复兴和通货膨胀的出现,土地往往在交易中趋于集中,落入资产者和贵族手中,成为其大地产的一部分。同时作为基本单位的家庭共同体也在逐渐趋于解体,家庭所拥有的份地被分成小块。得到份地的小农也容易因为意外的打击而出卖财产成为城市工人或农业工人。这一过程在16世纪以来的农业革命发生后,一直在陆陆续续地进行。但当大革命来临的时候,没收了大量资本家和贵族的大地产,分成小块拍卖给农民,大革命确立的私有产权又在保障着小农对土地的持有。“大革命并没有摧毁前几个是世纪中建立起来的大地产所有制,而巩固了小地产所有者的地位。”[3]此后大土地所有与小土地所有并行的局面形成。

事实上,小农阶级往往反对作为资产阶级观念的“私有产权”。16世纪后领主与富农侵占公社共同体的公有用地,并利用议会从法律上反对公有地。这种演变遭到了强大的抵抗,但农村共同体没有足够的能力反对这些势力与主张。当集体地役权广泛被废止时,贫民却没有经济实力对自己的田地加以圈围,而成为畜牧的受害者。因此农民们在大革命初期企图以武力恢复集体地役权,但资产者控制的督政府和执政府坚持“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维持土地的独立。

年鉴学派社会经济史研究之代表

众所周知马克·布洛赫是年鉴学派的开创者之一,年鉴学派提倡跨学科研究历史,格外重视从社会经济史和文化心态史的角度进行研究。布洛赫的博士论文《国王神迹 : 英法王权所谓超自然性研究》即是一部心态史著作,此后他更多地将精力转向于经济社会史的著作,此书即为一成果。本书所研究的对象是法国的农业生产和其上所形成的生产关系,对当时农民群体的生活环境做出了细致的分析,为之后他写作《封建社会》,探索中世纪时欧洲社会的社会制度和机构,及在其间人们的文化心理与心态打下基础。

布洛赫在这本书的书写过程中,经常强调自己使用材料的广泛性。他不但利用到了历史上保留下来文献,如折迭式登记册等,还非常重视现在实际情况所反映的历史信息。“在有些情况下,为了说明过去,人们必须看一看现在,或者至少也该先看一看离现在最近一段过去。”[4]在分析土地形态时,布洛赫是在找到的现在的土地形态的基础上进行概括的。在他的描述中,目前很多较偏远的地区并没有在漫长的岁月中改变自身的土地形态,而是选择保持特色。他很重视这种“逆推法”,用18世纪的形象一步一步的推导出它在历史上的样子。另外一项他很重视的材料是地图的使用,不但重视古代存留下来的地图,也包括帝国时期的土地簿册,了解农业革命还没有完全结束时土地的样貌。

与中国农业的简单对照

中国社会与法国社会是相似的,都以农业较为发达而闻名。事实上,在阅读的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将法国农村社会发展情况与同时代中国发展情况相对照。当读到17-18世纪资产阶级一直在占有土地时,当读到“合并耕地、牧场、森林和葡萄园,对发了财的商人来说,确保了他的后代命运能立于比商业冒险更稳固的基础上”[5]的时候,又如何不让人想起对中国为何没有自发产生资本主义问题的分析?

欧洲中世纪所建立的领地制形态的农村社会,在中国魏晋南北朝时期也盛行依附制庄园,并于唐宋时出现租佃制庄园复兴的趋势。但庄园的出现往往会被视做地方豪强而被强有力的中央政权打击。[6]当法国王室逐渐树立中央集权的体制后,在法国境内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领主审判等权力被国王派驻的官员垄断,并在裁决中做出有利于佃农的裁决。[7]在这一方面,与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相比,法国与中国更为相类,都保留有大量小农。但不同的是,法国确实发展起来了用资本力量集中土地并加以经营以牟利的农业资产者,而中国的经营农业则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对法国农业社会的研究之于我们农业的发展,应是确有裨益的。

[1]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年,第112页。

[2] 马克·布洛赫:《法国农村史》,余中先、张朋浩、车耳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年,第3页。

[3] 马克·布洛赫:《法国农村史》,第264页。

[4] 马克·布洛赫:《法国农村史》,第4页。

[5] 马克·布洛赫:《法国农村史》,第158页。

[6] 盛邦和:《关于中国庄园历史特点与命运再探》,《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5期。

[7] 马克·布洛赫:《法国农村史》,第154页。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法国农村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法国农村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