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关于翻译

听候清退旧精魂
2005-12-07 看过
转自:新语丝。
版权:王汝涌

《达·芬奇密码》中译本的翻译质量低下

  王汝涌

  时下,外文著作中译本的翻译质量低下是一个常见的毛病,笔者也有体会。
当阅读译著时遇到违背常识,前后矛盾,不知所云的翻译,不看原文就可肯定是
翻译问题。若再去查原文,可谓一逮一个正着。但那些书都是出版量只有几千本
的学术著作。对出版量大的著名小说,想当然地认为一定是翻译大师精雕细刻,
编辑逐句审核的上乘佳作,即使有错误也一定是极个别的。但这个想当然被阅读
<达·芬奇密码>中译本(Dan Brown著,朱振武 吴晟 周元晓译,世纪出版
集团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只有1版)所彻底打碎。<达·芬奇密码>中译本
是这次上飞机前我外甥让我在十几个小时的旅途中读的。谁知读着读着,似曾相
识的毛病又一一出现了。后来不禁拿出笔来在书上做上记号。 下飞机后找到原
文一一对照,果然又是翻译问题。现仅举中文本第282页到第310页这近三十页
(全书432页)发现的比较严重的错误的例子。再说明一遍,这不是中英文本一
一对照得的结果,而只是读中文就发现的,再查英文得到证实的问题。因此下面
对每个问题一般先讲中文的问题,再举英文说明。因英文有的很简单明白,故不
一一给出笔者认为对的译文。

  例1。索菲,兰登和提彬等主人公乘坐提彬的飞机从法国飞到英国。法希探
长要抓住他们几个,因此问机场调度员飞机何时着陆。中译本中调度员说“航程
很短。飞机有可能在六时半左右……就已经着陆了。距离现在有十五分钟了。”
(中文第287页)从这儿可以推断谈话发生在六时四十五分。这儿虽然对着陆有
“可能”一词,但是已经是十五分钟前的事了,因此在下面读到法希探长不加条
件地要“你叫他们允许让提彬的飞机着陆,然后在飞机跑道上将它包围起来。”
感到不合情理。如果已经着陆了,还怎么允许不允许呢?来看原文: “It's a
short flight. His plane could be on the ground by around six-thirty.
Fifteen minutes from now。”(英文p.305) 哦,原来那时还只是六点一刻,
飞机还要在十五分钟后才着陆,因此当然有允许不允许的问题。这么简单的from
now也被译错了。

  例2。整本书中最重要的东西是密码筒。这是一个圆柱筒,中间有五个转盘,
每个转盘上有26个字母,因此有26的5次方,即1200万个可能性。当五个转盘按
五个字母的密码转对时就能把密码筒打开,而如果不对好而用力,它通过内部设
置的机构会自动销毁里面藏的秘密。那么索菲想如何打开它呢?请看中译文:
“那她只要紧紧抓住圆筒的两头--而不必去管什么字母或号码,然后用力一拉,
慢慢地朝相反方向施压。”(中文第303页)奇怪!密码筒最重要之处就是只有
每个转盘都转对时才能打开,否则里面的东西会被自动销毁,怎么能“不必去管
什么字母或号码”,难道索菲是想销毁里面的秘密?而且号码在这里也费解,上
面只有字母没有号码啊!另外这用力的方法也奇怪:先用力一拉,再慢慢地朝相
反方向施压,有两种力,先强后弱,两个方向,先拉后压。这是什么奇怪的动作
啊?现在来看原文: “all she would need to do is grip the cylinder at
both ends, just beyond the dials, and pull, applying slow, steady
pressure in opposite directions.”(英文p.322)原来这beyond不是“不必
去管”,这儿是位置上的beyond。英文原意是“手正好抓在转盘的外面”。而且
也只有一种力slow, steady pressure,只有一个方向,即拉。根本没见用力一
拉的影子。因此中文应译成“那她只要抓住圆筒位于转盘外的两端,并慢慢稳定
地朝两个方向拉。”

  例3。还是这架飞机。它从法国飞到英国,因此有个人的入境问题。飞机的
主人提彬及其仆人雷米在飞机上放有护照。但索菲和兰登是飞机的不速之客,没
有护照。因此在快到英国时,提彬打开保险柜拿出两本护照,他说:
“Documentation for Rémy and myself.”又拿出一厚叠五十英镑的钞票,对
索菲和兰登说:“And documentation for you two.”(英文p.328)稍有社会
经验的一定知道大叠钞票作为索菲和兰登的护照是什么意思。但意想不到的是你
会在中译文读到下一句:“索菲一脸警惕的神色:“你该不是想贿赂我们吧?””
(中文第310页)吃惊了吧!是不是原文错了?原文是简单的英文:“Sophie
looked leery.'A Bribe?'”即使是直译成“贿赂吗?”我们每个人也懂是什么
意思,也不会天方夜谭式地认为提彬要贿赂索菲和兰登。

  例4。作者在第七十一章和七十二章化了大量笔墨描写了镜象字或反向字。
这种写法对中文这种方块字来说是很简单的。每个人都能认出镜子中看到的中文,
或从图章本身认出刻的中文,而且要学会书写它也不难。但西文也许要难得多。
因此作者把它作为保密的一种方法,并构造了只有天才的达·芬奇才能写镜象字,
而索菲的祖父,卢浮宫美术博物馆馆长索尼埃还不会写的情节。现在来看翻译的
问题。

  首先把整段文字写下来,先中文,后英文。

  “不用了,我敢打赌这纸够薄的了。”索菲说着,把紫檀木盒子举起,就着
墙上的灯光,查看盒盖的底部。事实上,她祖父不会颠倒顺序写,所以他总是玩
一些骗人的把戏。他先按正常的方式书写,然后再把纸翻过来,就使人误以为他
在倒着写了。索菲猜他是将用(原文如此)炭笔按正常顺序写就的文字印在一块
木头上,然后用磨床将它背面削薄,直到它变得像纸一样薄,并能从木头的后面
看到那些炭笔字。随后,他只要把它翻转过来,再描上去就行了。(中文第282
页)

  “No we don’t,” Sophie said. “I bet this veneer is thin enough.”
She lifted the rosewood box up to a canister light on the wall and
began examining the underside of the lid. Her grandfather couldn’t
actually write in reverse, so he always cheated by writing normally
and then flipping the paper over and tracing the reversed impression.
Sophie’s guess was that he had wood-burned normal text into a block
of wood and then run the back of the block through a sander until the
wood was paper thin and the wood-burning could be seen through the wood.
Then he’d simply flipped the piece over, and laid it in. (英文p.301)

  这里有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把字按正常的方式书写,再把纸翻过来就能
骗人了吗?首先人们根本看不到什么,除非这纸很薄。其次,即使纸簿,能看到
一点反向字,人们也决不会“误以为他在倒着写了”,除非这人是傻子。其实英
文在上面说得很清楚,原来她祖父把纸翻过来后还要按(凸出来或透出来的)反
向字痕迹描一遍,这才能骗过人家。译者显然漏译了关键的 tracing the
reversed impression。

  第二个问题。她祖父留下的四行镜象字写的诗是写在薄木片上的,而不是纸
上的。这在这一段英文中讲得很清楚。如第一句中veneer是一个镶片,而不是纸。
再如为什么要这么一个复杂的制作过程呢?就是因为用的是木头。先要把字烧刻
在木头上,再把木头的厚度磨到极薄才能使翻过来能看得到,然后把翻过来的薄
木片放进去。但译者却在这一段中把薄木片翻译成纸了。如第一句”这纸够薄的
了”。最后一句中简单的laid it in(放进去)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上面漏掉的描
上去。大概只是为了错认的纸吧!试问如果这是纸而不是薄木片,她祖父费那么
大劲干什么?不是巳经有上一个问题中讲的聪明的办法了吗?这个东西是一个薄
木片在下一段也很清楚。“As Sophie moved the lid closer to the light,
she saw she was right. The bright beam sifted through the thin layer
of wood,”中译文也译成薄木板而不是纸。 “索菲将盖子凑到离灯光更近的地
方,很快,她便明白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明亮的灯光从薄薄的一层木板底下透过
来,”译者显然没有理解到这些讲的都是一个东西。此外译者把wood-burned译
成炭笔,那是不对的。

  还有一段和镜象字有关的中文。“他全神贯注于索尼埃那首惟有依靠镜子才
能看出是什么内容来的诗上,而那首诗,透过盒盖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中
文第283页)很显然这是上下矛盾的。既然惟有依靠镜子才能看出是什么内容来,
怎么可能透过盒盖也能看出,而且不仅看出,还能看得一清二楚?其实原文很简
单:“all of his thoughts converged on Saunière's mirror-image poem,
which was illuminated through the lid of the box.” (英文p.302) 
“他全神贯注于通过盒盖照亮的索尼埃用镜象字写的诗上。”(笔者译)中译文
显然是画蛇添足,而且把镜象字译成惟有依靠镜子才能看出的字。

  以上是中文本第282页到第310页只读中文就能发现错译的例子。其他地方例
子也很多。如明显的漏字:“这话好像穿越了整个舞厅,又传了回来,而索菲还
有完全弄明白。”(中文第231页)显然是“而索菲还没有完全弄明白。”

  又如使人误解或费解的乱改:“BBC找世界各地的地位崇高的历史学家采访,
制作成三级精彩的短片,”(中文第202页)其实原文只是三个短片, “the
BBC...soliciting three cameos from respected historians from around
the world,”(英文p.217)不知为什么要译成三级,还要精彩。

  再如译者太缺乏汽车常识引起的笑话。大家知道汽车刹车时刹车灯会亮。因
此当提彬等在黑夜乘越野车逃避警车时,提彬要司机不仅不开头灯,而且:
“Remember, no brake lights.”(英文p.283)很显然这是要司机:“记住,
不要让刹车灯亮。”或“记住,刹车灯也不能亮。”但这里却被译成“记住,刹
车时别开灯,”(中文第264页)好像谁在刹车时会故意开灯似的。我想这翻译
可以和“给我一个突破!”(Give me a break.)比美。

  最后,当笔者看到下面这个低级错误时才真正对不负责的翻译感到悲哀。
Paper clip,回形针,是很普遍的一个办公用品。当兰登想用东西去捅盒盖上的
一个小孔时,他“spied a stack of papers with a paper clip on it.
Borrowing the clip,”(英文p.274)(他发现一叠纸上有一个回形针。取下
回形针,),并“Carefully, he unbent the paper clip and inserted one
end into the hole.”(他小心地把回形针扳直,并把一头插到小孔中。)但这
paper clip竟被译成了裁纸刀。他“看见堆纸(原文如此)上有一把裁纸刀。他
拿起裁纸刀,”(中文第255页)这样当然unbent这个动作就不能再有了,变成
了“他将刀头塞进小孔里,”译者要让兰登完成mission impossible。

  笔者只是读读中文就能发现一大堆问题。如果有人把中英文本放在一起一一
对照又会发现多少呢?而且好多错误是即使一个懂英文不多,抱一本词典,但比
较仔细的翻译也不会翻错的,如前面的from now,beyond,bribe,paper clip。
总之,替一部全球热销了二千五百万册的小说配上的,并奉献给上百万中文读者
的,竟是这样一个不负责的,错误百出的中译本真是对原书作者和广大读者的极
大的不尊重,是中文出版界的一大败笔。
343 有用
4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41条

查看更多回应(141)

达·芬奇密码的更多书评

推荐达·芬奇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