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读者 不自由的森林

malingcat
2005-12-01 看过
    
      艾柯总是喜欢弄点玄虚,这次也不例外。在提及本书的名字时,他用了一个博尔赫斯曾经用过的隐喻:丛林是“小径分岔的花园”——“即使其中没有一条已被人走出来的大路,每个人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步子前进,可以自己决定是走树的左边还是右边的,并且在每次碰到树的时候,都拥有作出决定的自由。”

    这并不是一个多么稀奇的概念。但凡受过读者反应批评、接受美学洗礼的人们,都知道“读者中心”是继“作者中心”和“作品中心”之后的时代潮流。比较独特的是,艾柯在这里重提了“模范读者”和“模范作者”的概念。

    所谓的“模范读者”是与“经验读者”相对的,“经验读者就是任何在读着小说的人……经验读者可以从任何角度去阅读,没有条例规定他们怎么读,因为他们通常都拿文本作容器来贮藏自己来自文本以外的情感,而阅读中又经常会因势利导地产生脱离文本的内容。”换言之,这些经验读者自由主义倾向极为严重。他们使用文本,他们过度阐释,他们在森林里乱砍乱伐用材料来搭建自己的小屋,或者干脆宣布这个森林本身并不存在。至于“模范读者”乃是“一种理想状态的读者,他既是文本希望得到的合作方,又是文本在试图创造的读者。” 也就是说,模范读者温良恭俭让,完全信任作者和文本,乐于在森林中发现蘑菇、青苔、小红帽和大灰狼,不会乱扔垃圾,不会偷猎动物,只是单纯地分享着探秘的快乐。他们是最受作者欢迎的客人,也是合理享受文本的读者。

    为诠释设限是艾柯后期的基本思想,此书中他这样表述:“我们完全可能用自己在林中行走时的每一种经验和每一个发现来理解自己的生活,理解过去和将来。但林子是为所有人而建的,我们不能在里面只自顾自地寻找自己的事迹和感受。否则,像我在最近的两本书《诠释的诸界限》和《诠释与过度诠释》里写的,这并不是在诠释一个文本,而是在使用它。使用文本来引发白日梦并不是完全不可以,我们也经常这样做,但白日梦并不是公共的事宜,它容易导致我们把叙事的丛林圈成自家的小花园。”在此,艾柯祭出了“公共”一词,而其实,他要维护的还是文本的意图。在他看来,模范读者“由文本创造,也被文本圈禁,同时他们拥有任何自由,只要文本允许。”

    由“模范读者”又推导出“模范作者”概念,不过这并非现实作者,而是“一种叙事技巧的表现”、“一系列文本指令”。正是这个模范作者一路插下小旗、钉上路标、埋下宝藏、颁发礼品,像一个最好的向导,一路牵引着“模范读者”畅游叙事的森林,却又不能显得太傻冒、或是太精明。

    一向自视颇高的艾柯,忍不住要宣布“对读者知识能力的要求其实是被文本本身局限的”,就是说如果作者知识能力甚高,不妨挑战读者的智力。“如果小说世界是如此狭小却又是欺骗性的惬意,又缘何不去把它设计得与现实世界一般复杂、矛盾、挑衅?”他的《开放的作品》所探讨的就是这种挣扎着与现实生活比拼复杂性的文学作品。同时,他的小说创作从最早的《玫瑰之名》到最新的《洛拉女王的神秘火焰》,何尝不是这种复杂的作品。

    艾柯的森林比普通的森林更为幽深庞大,能够当他的模范读者,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34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悠游小说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悠游小说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