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

陈灼
2005-12-01 看过
最后一晚,在看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长篇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后半部分的过程中我一共使用了两种姿势:躺在床上,和靠在沙发上。非常令我惊奇的是,无论如何,当我缓缓站起来时,都会感到暂时的贫血性头晕。这在我20年的读书生涯中从未发生过,至少在这两种姿势下从未发生过。实际上我也吃了晚饭。

在我看完《霍乱时期的爱情》之后(鬼知道是什么版本,或者,从什么语言翻译过来的),马上将它列入了我的私人小说之中。就像我看完斯哥特·菲兹吉拉德的《夜色温柔》之后一样。

如果我不喜欢《百年孤独》,我就不可能去看作者的另一部重要作品《霍乱时期的爱情》,就正如,如果我不喜欢《了不起的盖茨比》,便不会去看《夜色温柔》一样。然而我怎么会不喜欢这两本小说呢?我之所以是我,难道不就是因为我喜欢它们么?

当我在马路上构思这篇读后感的时候,惊奇的发现《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故事结构与《夜色温柔》一摸一样。他们都有三个时间段组成,过去,过去的过去,现在。而这三者之间的排列方式也完全一样。在《霍乱时期的爱情》中,首先用了1/5的篇幅讲述了乌尔比诺医生之死的故事,这位名人死的很滑稽——为了抓鹦鹉,而爬梯子,结果摔断了脊梁,死于八十一;然后用3/5的篇幅叙述医生的老婆费尔米纳年轻时代的情人阿里萨用整整50年的时间来等待医生死去;最后1/5则描写了77岁的阿里萨和72岁的费尔米纳旧情复燃。

与《夜色温柔》整体上的悲剧性不同,《霍乱时期的爱情》看下来透着喜剧意味。如果你是女人的话,可能看法跟我正好相反,因为,《夜色温柔》里的男主人公迪弗被他的“病人”兼老婆给甩了,自己也完全消沉了,大好年华虚度了;而《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女主人公则和一个实质上她并不爱的男人一起生活了50年后,将近如土的时候被情场老手阿里萨勾搭上了。

这种比较实际上很扯淡,但是没有办法,谁让我“就”想出这么一出呢。

真正喜欢《百年孤独》的人,一定会喜欢《霍乱时期的爱情》,后者就像是前者的“现实主义”版本,魔幻主义色彩减少到接近0,时间跨度则缩小到60年左右,但是人物却细致多了,马尔克斯没有将几十万字铺撒在一个家族7代人中,而是集中描写了医生、阿里萨和费尔米纳三个人身上。马尔克斯还用直接笔触对这50年乃至更长范围的历史进行了刻画,比如加勒比内河两岸生态的毁灭以及经济和文化的停滞,当然,还有连绵不绝的内战。

总体上看,全书的第一部分和后两个部分有点脱节,乌尔比诺医生的故事意犹未尽,虽然第二部分有很长一段篇幅描绘他的偷情事业,但仍显得不足。尤其是第一部分出现的下棋高手之死,一直到书的结尾,都没有交代清楚他的身世。我突然害怕起来,也许我读的是缩译版?370页的厚度是不是太少了?

无论怎么说,老马写的是拉美人的爱情,是普鲁斯特式小说下的法国风味的拉美爱情。你我都不可能去品尝这种爱情,霍乱般的爱情。


@陈灼
23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