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委羽

芃诚
2005-11-28 看过
         
“桂的香,在蓦然的相遇时,猝不及防地绽放,而若浸淫得久了,便无法分辨。
冷月的光,暗影中的香,似乎握在掌心,其实只是满掌的虚空。惟有那层恍惚、缥缈的气味,挥也挥不去的。
情亦如此。真要浓艳入骨的话,反而容易碰伤了彼此。表面上看不见伤,但痕迹却印下了,时不时会痛起来,隐隐地,一丝一丝的痛,痛得人了无希望。”

这是初秋的一天午后。北师大校园里青春流动,巧笑嫣然。手中一册《须兰小说选》正翻到她的中篇《闲情》,随手在书页的空白处记下了以上的印象。
其时,正是“美女”“宝贝”们在文坛上狂歌劲舞热闹异常。而须兰的历史题材小说,总是不声不响地发在纯文学刊物的头条位置,已有多年。作为同一年龄段的年轻女作家,我极欣赏她并未趟这道“浑水”。事实上,须兰的小说与她们的大相径庭。
须兰以其非凡的想象力和艺术才华,以其异乎寻常的独特视角和极具个性的语言表述,回溯湮没久远的时代,重撩历史的积尘,活现出曾经生活在各个年代里的血肉人生和风奇云谲的传奇故事。繁华中透着冷清,才气纵横又有点儿醉生梦死,仿佛看穿了一切,其实仍对生之体验刻骨铭心。
魏晋六朝、唐宋盛世,是须兰笔下的人物经常流连的年代。从绿林魁首的五十王,“艳香居”中的女人小林(《仿佛》),到靖远郡王,徐州刽子手蒋三之后蒋白城(《宋朝故事》),无一例外有着出世的超然和入世的执拗,委婉含蓄,却又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的态势,令人过目难忘。即便是细述大家庭风流云散的《红檀板》之类,同样也是一波三折,繁复而又利落。
读《万象》杂志中须兰的随笔,无论漫议人事还是品评画作,皆随意妥帖,于散淡中真情流露,个性鲜明。须兰的文字功力尤值一提。许是深谙古典诗词的节奏、意境和韵味,她的文章多用短语、短句,跃动、凝练,错落有致,别具神韵。那种华丽的哀伤,隐秘的喜悦,落寞的激情,无情的风情,既是在谈高更,谈卡拉瓦乔,谈夏加尔,谈浮世绘,也是在谈自己谈他人谈世人。画里画外,字里行间,无不散发着奇异的芬芳,处处点缀着令人眼前一亮不舍移目的性情的珠玑。相比某些所谓大家们的品画谈乐的宏篇巨制,我倒宁愿沉迷于须兰若即若离的文字,寻踪而去,怡然而返。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3条

查看全部13条回复·打开App

须兰小说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须兰小说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