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盛宴》里提到了哪些地标性的巴黎文化符号?

杜瑟
2019-04-16 看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流动的盛宴》中海明威没有写自己去过巴黎圣母院。唯一的一次写去卢浮宫,是拉着菲茨杰拉德去比那活儿的尺寸。要说刻薄,这本书堪称“刻薄之书”,海明威嘲讽有恩于他的斯坦因,extraordinarily mean and cruel to Fitzgerald。不过海明威不光刻薄也NB, 把自己喝咖啡的馆子变成了巴黎的地标。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流动的盛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动的盛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