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紧的背面

和菜头
2005-11-21 看过
整个火热的夏季里我推荐过很多清凉的书给大家看,实在找不到了,就把各种“潜在名著”脱成个清凉版。现在秋天了,正是读书的好季节,可以坐下来慢慢读上几本。我们不妨从一本小书开始冬半年的读书季,长夜漫漫,无心冬眠,一起翻翻这本《没什么要紧》吧!

《没什么紧要》这本书之外的事可能要比书本身更有趣:它曾经雄踞法国FNAC畅销书榜28周,同时又赢得了包括沃德维尔文学奖在内的两项法国文学大奖。它的作者朱丝蒂娜. 莱维是一美女,父亲是法国著名的“美男哲学家”贝尔纳。作者在20岁的时候嫁给一出版商兼哲学家之子,但是这桩门当户对的婚姻最终破裂了,原因竟然是丈夫爱上了自己父亲的情人。而《没什么紧要》就是对这一倍极痛苦悲伤历程的回忆,鲜血淋漓地让读者看见作者如何燃烧成为灰烬,最终又是如何从这灰里站起来的。

我初读第一章时大惊失色,觉得这种纯个人的写作居然能在法国成为畅销书,法国人民的文学鉴赏能力当真强悍无匹。看完《后记》里的花边新闻之后,终于长出一口气,伸直了双腿,微微能出了点汗。原来,法国人民也喜欢八卦,且喜欢偷窥。在我们这里,如果贾平凹的女儿嫁了王蒙的儿子,也写那么一本书,估计也能轰动一时,成为畅销书。只有一点:她未必能得茅盾文学奖。因此,这反而是中国读者之福---以纯文学的角度欣赏一本得奖小说,根本不必理会那些复杂的亲戚关系---想想看,儿子娶了父亲的情人,生了个不知道是该叫儿子还是兄弟的家伙,这足够法国,也足够让人精神崩溃。

这本小书很薄,155页,但是阅读起来却非常吃力。它里面没有多少怨妇惯常用的手法,控诉陈世美,或者曝光偷情的香艳镜头。只有漫无边际的回忆,喷涌而出的情感,随着作者的思绪随意挥撒。这种看似凌乱、繁复的文风,如果能够体会到作者的内心世界,那么这些看似随意排列的句子顿时就有了惊人的力量:

“自从阿德里安离开我之后,我就有了那焦虑,想逃避不幸,所有的不幸,甚至包括重病的妈妈的不幸:必须幸福得无与伦比,才能忍受忧愁,幸福得无与伦比或者勇敢得无与伦比,而我,我并不算太勇敢,因此而非常非常不幸。”

在我的印象里,只有读《在路上》和《黑色的春天》能给人以这种感受:同样的艰涩,难于读完第一章。但是终于有一天,你能读懂了其中的一个句子,明白这句子之后是何种强烈炽热的情感,那么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拦你读完这本书。你将和作者一样的燃烧,一样地奔跑,一样清晰无比地看见生活和生命的真实。

作者在最终走出了过去的阴影,解脱之道是一句“没什么要紧”(Rien de grave),以全然拥抱的态度面对生活,坦然接受其中的种种,等同对待幸福和痛苦。而这句话也正是这本书最有意思的一点:透过它,透过之前漫长而煎熬的文字,可以看到作者对待爱情究竟是怎样一种态度。而这句“没什么要紧”成为法国年轻人的流行语,也从中可以看见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对爱情有怎样一种严肃的期待。

若真放得下,看得开,又如何会有这155页的书呢?
2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没什么要紧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什么要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