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钟晓阳

jaki
2005-11-19 看过
18岁的少女钟晓阳在1980年的时候写出了长篇小说《停车暂借问》》,我在年近28岁的时候第一次读到,很是喜欢。钟晓阳和张爱玲都爱《红楼梦》,书评界也说钟晓阳是第二个张爱玲。但比起张的阴冷悲伤,我是喜欢钟的文字的。一口气看了两遍《停车暂借问》,却不敢看她别的作品。怕失望。王安忆最近的《桃之夭夭》与她以前的《长恨歌》比起来,差的岂只是十万八千里。

《停车暂借问》分三部,《妾住长城外》《停车暂借问》和《却遗枕函泪》,说的是一个名叫赵宁静的女子的爱情故事。第一部是写她和一个叫千重的日本男孩子的模糊的爱情,后面两部是和她的远房表哥林爽然的真切的爱情。第二部还曾被拍成过电影《烟雨红颜》。虽然我知道电影里赵宁静的扮演者是周迅,但是因为名字的缘故,看书的时候脑中浮现的人却是宁静,东北女孩,大大的眼睛,长的辫子,倔强的性格,这可不是宁静么。怎么可能是瘦瘦小小的周迅。最喜欢的是第一部,乱世背景下的爱情,不被鼓励,要悄悄地,偷偷地,还要不时地与自己的内心做斗争。小小的钟晓阳把少女的情怀写绝了。最后千重随着战败的日本军离开了中国,赵宁静的第一段爱情夭折了。

后来赵宁静的表哥林爽然出现了,于是有了第二部和第三部。电影中的是林爽然是张信哲,书中的林爽然是高高大大的,于是我也自动忽略个子小小的张信哲不计。这本书若只有一部,那是传奇,教育我们每个人一中只能经历一次真真的爱情。可是这本书还有第二第三部,那是生活,告诉我们爱情走了还会来,没有谁是谁的独一无二。可惜的是爽然在见到宁静之前已经早早地订下了亲,于是这段爱情依旧不被祝福。第二部结束的时候,宁静嫁作他人妇,爽然离开。

隔了15年,40岁的赵宁静和50岁的林爽然在香港在第三部里重逢了。宁静依旧是那个果敢的宁静,她要离婚回到爽然的身边。可是爽然退缩了。他生活的并不好,不愿意宁静跟着他吃苦,他偷偷地离开香港去了美国,永不回来。第三部的收梢似乎有些急促。当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结束就是全部的时候,宁静的意外宁静的无奈让我难过。如果当时我是在一个阴郁的午后坐在星巴克里的话,我是肯定要流出泪来的。可惜我当时坐的是卫生间的马桶上,我愤愤地抛下掌上电脑起身,挤出三个字“他妈的”。

看完了书,留在我心里的,是钟晓阳描写的一个个片段。千重大老远在雪天里跑来见宁静,千重离开前的最后一面,还有她和爽然之间的明明暗暗的纠缠。

千重看着她及地斗篷鼓胀如帆地浮雪而来,真觉恍如隔世,白皑皑的雪是他们相逢的边际。他一时百感交集,跑着迎上去,百感只化得一个喜字。两人相笑不语,他凝进她眼里。。。千重揽紧她的肩膊,心里绞痛着,忽听得嘤嘤哭泣,低头一瞧,宁静脸上早已爬满泪痕,眼眶红红的,眼睫一扇一扇尽是芭蕉雨露。他揽得更紧一点儿,道:“你不用担心。”她微微摇摇头。千重看着她这一身装束,像大漠草原上的部落小郡主,楚宫腰,小蛮靴,心里喜爱,又拥紧一些,他要自己永远不忘记此刻偎依的感觉。
。。。。。。。。。。。。。。。。。。。。

第二天一天爽然都不在,他原告诉宁静要找那熊柏年谈点事儿,晌午回来,一块逛中街,可是如今整整一天了,她恨恨地想着,整整一天了。其实才认识,不知怎么就牵牵念念的,多么不甘!人家还不当回事儿。。。他昨儿是来哄她的,风风流流哄他一场,每个眼色每种举动,都是他走到身外来另播盅惑。她想想心灰,关了窗坐在炕上又呆半天。他买风车,不买气球,让她作风车般在他手里转,不似气球的远走高飞。他居然存心不良。。。林爽然在房里整理行装,准备明天回抚顺。房间在正房客厅右侧,可以看到宁静房间的窗户。他见灯还亮着、必是房里人没睡,不知在干什么。他也没料到会和熊老板及他儿子熊顺生唠嗑儿唠这许久,谁叫对方兴致好,又是自已的大股东,陪他们看完戏还得上馆子吃酱肘子肉。然而不见得宁静为此就会生气。他自己是最讨厌和华侨打交道的,偏偏父亲选中熊柏年。爽然一壁收拾东西,一壁溜瞅着眼儿往
那窗户看,磷磷黄黄的一块方格,填着一个女孩儿的等待吧。他憋不住,出来,上了西厢台阶,正欲跨过门槛,却憋见廊上那只风车,不禁阵脚踟蹰,一时捉摸不着她的心理,只得罢了。
。。。。。。。。。。。。。。。。。。。。

他每来都行色匆匆,好像这儿是他养的小公馆,生怕东窗事发,所以未敢久留。当然爽然得空儿时总多耽耽,可是宁静不明原委的老觉得万般委屈:他,那个野人,在她生命中这样名分不确,心意难测;然而如今她魂魂魄魄皆附到他身上似的。她尤其不愿见他的家人。不愿见他在人群中的风采怡然。单单他们两人的时候,他是她的,至少她是他的;他一入世,就变得远不可及。
。。。。。。。。。。。。。。。。。。。。

走了一截子,她调过身子面对他,变得一步步往后退。右手在栏杆上一盖盖地道:“我觉得没有名字的东西,好比这座桥,好像没有负担,可以不负责任似的。”“那我宁可没有名字。”爽然道。“为什么?”“那时有些责任,我就可以不必负。”“比如呢?””订了亲。”这句话他是极低声念的,仅仅启了启嘴唇。
。。。。。。。。。。。。。。。。。。。。

为什么他们以前不曾谈起过?他们究竟谈些什么的呀!从始至终,她都那么满足于只知道他爱吃煎饼果子、稻香村的炉果、老边饺子馆的饺子、李连桂大饼铺的大饼、香瓜、葡萄;爱听风雨声、恶听蝉鸣声;爱看电影京戏……就只这些了。她无法想象他发脾气的样子,无法想象他也会砸东西。可能在她面前,他总带几分仙气,教她也飘飘若仙的,不问世事。但也不,一定是他瘦,仙风道骨的,给她错觉。她几乎歇斯底里地乱想一气,愈想愈恐惧,捣心捣肺地不甘。那样费尽心情,摧尽肝肠,到头来她是除了他叫林爽然外就他的一切都不知道的。
。。。。。。。。。。。。。。。。。。。。

今天好风,衣服想必很快就会干了。宁静的眼泪,很快的,也就干了。
39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停車暫借問的更多书评

推荐停車暫借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