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也翻书之《索德格朗诗选》

梅也
2005-11-17 看过
我的灵魂是谦卑的。谦卑而自由。面对现实生活,后撤是我的惟一的姿态。我总是向后退,向后退,向后退,退到无处可退。

可是我的灵魂里藏着大自负。我自负地认为:我是索德格朗转世。

我自负地认为:我那敏感、柔韧、坚强而又满怀惆怅的心脏也曾经在索德格朗的胸腔里跳动过;我那时而冰凉时而滚沸的血液也曾经在索德格朗的脉管里流淌过;我那五彩斑斓光怪陆离的梦境也曾经在索德格朗的梦中出现过;那抚爱过我的清风也曾经吹拂起索德格朗无尽的爱与无尽的思绪……
     
索德格朗只活了31岁。所以31岁时我为自己毫无原则地生活在世间而满怀羞愧,我写了《从童年步入老境》
              从童年步入老境
              这是我的生活的一个注解
              阳光垂暮,从亚麻纱的窗帘
              后面伸出光线之手
              把我的生活切割得支离破碎
              十千克僵硬的骨骼
              十千克凝固的血液
              十千克染上死亡气息的内脏
              十千克忧郁的肌肉与脂肪
              还有一千克分别是
              眼球、牙齿、指甲与头发
              这就是我的全部重量
              我三十一年的全部生活
              从童年直接步入老境
              睡在厚厚的席梦思上
              总是梦见大海一样柔软的子宫
              一只悲鸣的青蛙
              一团燃烧的火焰
              我的生活像一锅坐在炉灶上的水
              冒泡、沸腾、然后蒸发
              带着灵魂在空中四处游荡

第一次读索德格朗的诗,是一本诗选集:《外国朦胧诗选150首》。在那首《秋天的最后花朵》中,索德格朗说:我是秋天最后的花朵,我是死去的春天最年轻的种籽,最后一个死去多么容易;我看见了仙境般如此发蓝的湖泊,我听见了死去的夏天心脏的跳动,我的杯状花萼只孕育死亡的种籽。

后来我拥有了两本索德格朗的书,一本是《索德格朗诗选》,很薄很薄的一个小册子,它的译者是北岛等;另一本是河教“20世纪世界诗歌译丛”中的一本:《 索德格朗诗全集》,董继平译,2003年版。 感谢河北教育出版社,而今,已经再没有出版社肯如此大规模地出版诗歌了,因为那明摆着是赔本的买卖 。《索德格朗诗全集》,绿色的封面 ,简洁而朴素,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就如“索德格朗”这个名字一样!

是很少有人再提起索德格朗了。那些成名的,未成名的,可能成名的诗人们,都小心翼翼地绕过了索德格朗,他们或有意或无意地遗忘了索德格朗。我知道这是不公平的。我也知道这是合乎法则的。诗人们回避索德格朗是有理由的。

索德格朗曾经对中国当代诗歌产生过巨大影响——我这样以为。北岛直接翻译了她的诗,而他自己早期的诗作中,是可以看出索德格朗的影子的。另一个重要诗人,海子,甚至于诗题,都有直接师承于索德格朗的。谁能说,海子的《三姐妹》不是来源于索德格朗的《三姐妹》呢?!所以诗人们要有意或无意地去遗忘索德格朗。被大众冷落已久的当代诗人,在文学的角落里,毫无自信, 落拓而无奈,自愿面目模糊,自愿和一切诗歌传统离弃,不愿意让任何人证实他们的诗歌起源……这是诗人们的悲哀,更是诗歌的悲哀。

可是,诗人们,我却要毫不羞惭地,大声地说:你是我的前世与今生!索德格朗,索德格朗,你的幸福也是我的所梦之物,你的干渴也是我的泪水枯竭所致,你亲吻过的绿枝也印满我的唇痕,你祝福过的那些灵魂也是我的所爱,你的信念活在我的信念中……

索德格朗,索德格朗,我的前世与今生,我是你在这个世界中活着、仍然活着的佐证。
1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索德格朗诗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索德格朗诗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