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春风 望春风 8.2分

惟有春风独自扶

不消停
2019-04-13 看过

(短评不了了,于是写书评)

作者以第一人称叙述了这个长长的故事,几乎囊括了两代人的一生,我只有边读边画人物关系图才勉强没将他们混淆。 这种感觉其实很像是 我在听爷爷奶奶讲邻里的事儿,即使曾在那儿住了快有十年,我也仍对复杂的人情世故陌生,反复记反复忘,现在该连脸都对不上号了。 读的时候,我总是不自觉联想到我小时候呆过的村子,名字奇奇怪怪,叫打拉腰,它自然不如江南美,可却是我离乡村最近的一处记忆。 在作者笔下,随着六七十年代的改革浪潮,那片江南村落由盛至衰,大批工业厂房搬来,田间阡陌不复存在,曾经各人由着各人的命,囿于村落里互相交织,后来老半仙儿去世了,小的接班,大队干部拿下来了,新的立马顶上,传奇被改写,历史由“我”定夺。 前一阵有句话说“父母是我们与死神之间的一道墙。”其实,还可以是 上一辈的传说是我们与死神的一道墙。当春琴和“我”步入中年孑然一身时,是何感受我自然无切身体会,但看得出他们都不再同命运抗争了。 # 我也曾站在老家的废墟上四处张望,恍惚看到邻居和奶奶在东墙根儿底唠闲嗑,西偏厦子顶儿有只爸爸打上去的羽毛球,路口的大柳树间还架着秋千,二姨家门前的小河沟结着厚厚的冰…… 统统不复存在了,如今那里是崭新的国道与新建的学校,红房顶只是幻影。一切没有被瞬间终结,而是缓缓地拆,像是要给你个防备。从我家这西头儿起,一直到我的小学,那条儿时步行要半小时的途中,一户户人家逐渐搬走直到街道面目全非。 至今已九年,但上次路过,竟然发现还有钉子户没搬,小店也在,店主已由小曲代替了老曲,当年他就我现在这么大,我还是个把十块钱当巨款的娃娃。 格非说,面目全非的街道,已无任何遗存可以让我去辨认过去的岁月。 所幸还有破败的路与残存的藕塘、虾圈可供我追溯,可也说不准下次还会不会见到它们。 土地经年荒芜,那些发生在乡村里的故事,也终会在年复一年的春风中逐渐消珥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望春风的更多书评

推荐望春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