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批评主义的杰作

丁丁虫
2005-11-17 看过
夏志清先生所著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确实可以说是中国现代小说研究中一部极出色的论著。这一部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问世的论著,时隔半个世纪,仍旧具有极鲜明的个性特征和极精辟的理论阐发,尤其是在大陆这样一个长期只有一种声音、一个理论的文学批评环境中,确实可以说是具有振聋发聩的力量。此书的简体中文版直到最近才得以面世,显然也与它的不附和大陆官方口径有着莫大的关系。

关于此书的鲜明个性,不妨随举几例。譬如鲁迅,夏志清认为,鲁迅确实是中国新文化运动以来的大师级人物,但他还不足以承载中国转型期间的良心;再如刚刚过世的巴金,夏志清认为他不是天才的作家,但在抗战后的《寒夜》中却体现出他能够将个人的同情心发挥到极致,从而能够成为一个敦厚的作家;再如张爱玲与钱钟书,夏志清将他们推崇为中国新文化运动中取得最大成就的人物。

夏志清的一个主要观点是,文学作品本身就是自身的价值所在。这一观点贯穿了整个《中国现代小说史》。夏志清推崇鲁迅的《肥皂》、沈从文的《长河》、张爱玲的《金锁记》,批判共产党影响下的种种宣传文学,无不是从这一角度出发所作的评论。在夏志清看来,文学作品既然产生,那么作者的创作意图就不能够再对这一作品的评价产生影响。夏志清在评论巴金的时候说到:主题的深浅绝不能代表作品本身的价值;作品的价值只在于它能将主题表达到怎样的程度。这句话实在是夏志清对自己评论观的一个总结。

又,夏志清先生果然是英美文学的资深研究者,在这一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他以流行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英美新批评主义的视角,从容而又精辟地阐述了中国现代小说(自新文化运动起,至成书年代止)的优劣高下。这样一本书,或者不如说是这样的一种视角,对长期抱有实证主义观点的中国文学的评论者们来说,不啻于平地里的一声惊雷;同时本书也让我们这些文学的业余爱好者们认识到,原来对那些作品的评论,除了人云亦云之外,还可以有这样的一种视角、这样一种评价。

当然,新批评主义本身也只是一种评论的倾向而已。夏志清先生说,他关注的不是作者的创作意图,而是关注作品的实际效果(大意如此)。这实际上也就是新批评主义的标志:作品独立于作者、独立于读者,也独立于时代以及其他的一切。然而此种认识不久之后就受到文学诠释学的批判,后者的温和形式认为,作品仅仅定下一个基调,而真正的价值必须在于读者的互动中体现;而激进形式甚至提出,作品是完全可以忽略的东西,只有读者的诠释才能赋予作品以价值。

不过,关于上述两类观点,我读的书还不够多,未曾见到有关这两类观点的实际演绎。倒是在夏志清先生的这一部著作中见识了关于新批评主义的酣畅淋漓的表达。从这一点上说,夏志清先生的这一部《中国现代小说史》,确实是一部新批评主义的杰作。也许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本书在表达新批评主义观点上的价值,几乎比中国现代小说研究这一主题的价值还要来的重要了。

中国现代小说史
ISBN 7309045327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中国现代小说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现代小说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