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有罪论?

褦襶
2019-04-13 看过

首先该声明的是,尽管表面上来看中国城市人口暴涨,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实际上远远落后于于由资本积累推动的工业化进程。在工业和服务业已经在GDP中占有90%的时候,城镇人口(包括作为城镇常住人口的外来农民工)才刚刚超过50%。 我们好像一直在推行一种“反城市主义”。 我们应该拥抱城市还是拒绝城市? 我们这群生活在温床里的人,是大多数还是小部分? 如果说知识能改变命运,为什么寒门越来越难出贵子了? 曾经,根据《收容遣送办法》,民政和公安部门可以将“三无”人员关押在收容所里,省内不超过15天,外省不超过1个月。这项规定在2003年废止。但到了2017年,我们又迎来了“非首都功能疏解”。到底,贫穷是罪过吗?

看完了《城市社会学》有几天了,怕再不写下来等从德国回来就忘记了。 这本书已经出版有些年头,有的数据已经十分陈旧,但有些当时就存在的问题如今仍然没有得到改善,也触及了一些敏感类的话题。结合Z老师的讲座和《大国大城》,又有了更进一步的梳理。 整本书是对于郑老师课堂的记录,语言白话,前期像是对世界范围内城市社会学的研究综述,中间陈述了中国城市化问题,这部分是我觉得最有价值的,后面对于水,垃圾什么的看法算是老生常谈了,交通观点仍可参考。

“北京市常住人口规模到2020年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2020年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 关于我们为什么阻碍中国“城市化”,有以下几种说法: 1. 反城市主义说 领导者、决策者有反城市情结,在夺取政权之前在农村根据地度过了很长的时间,以后他们的政治主张、他们的理想是要消灭三大差别(三大差别中最重要的两个差别是工农差别、城乡差别)。像什么“上山下乡运动”,拒绝资产阶级的“腐蚀”。 但这只是表面,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2. 工业战略说(“计划经济”与生产消费的割裂) 城市化的缓慢,城市化落后于工业化主要不是因为兴趣上讨厌城市,而是一种策略,一种手段。他们认为,共产主义思潮在中国不是从乡村开始的,是从城市开始的,是从北京大学的校园里开始的。后来到乡村,就是一种革命策略,农村包围城市,那是不得已的。革命走过了一个从城市到乡村,再回到城市的轨迹。 这个策略的特点就是要最大的工业化,最小的城市化。决策者们觉得这样经济增长的速度更快。中国的领导者选择了计划经济,而没有选择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计划者,都是希望经济高增长、快增长的。但是计划经济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与计划经济伴随的长期的供应不足。 在计划经济中生产和消费是一对矛盾。 计划经济都是自己在屋里计划着要生产些什么。计划者为了提高速度,首先考虑重工业,重工业上去了,国家就有了强大的基础,以后轻工业还不好干吗? 而市场经济是靠消费者的需求来组合生产的项目。简而言之,计划经济会产生消费和生产的割裂,产生割裂时,就得要求大家同心同德,勒紧裤腰带,少消费,不消费,积累下来干重工业。 决策者一方面看到了城市有非常好的生产机能,但是另一方面又看到了城市还是一个巨大的消费体。在这两个分离当中,政策要求重视工业,而压制城市消费人口的增长,压制城市人的增长。 3.偏向城市说 很多当代的发展中国家政策向城市倾斜。因为绝大多数资金投入到这里,这里就有了更多的生产项目和就业机会,大批乡村人向城市走,以至于这儿容纳不了。 第二三种观点可以结合起来看,在三十年中在物质资源上还是绝对地向城市倾斜的,在消费品上也是向城市倾斜的。但是因为计划经济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即效率低,满足不了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资源既然有限,只能给少数人。少数人是城市人,而不是农村人。为了保护少数人,就搞了一个户籍制。就是说,因为物质资源少,所以没办法,城市必须小。 决策者考虑到,农村人的生活是可以自给自足的,但城市人的生活必需品要由国家来供应,要由国家从农村将生活必需品调集来分配给城市人。 国家没管农村的供应,所以农村的供应不好不是国家的事情。而国家对城市撑起了保护伞,没管好,不是意味着政府能力的不足吗?第二点,就城乡比较而言,城市人的生活好坏,外界看得清楚,城市与社会舆论和媒体有更好的联系。农村是沉默的多数。 户籍制的产生是因为物质资源的短缺,物质资源的短缺就只能照顾少数人,扩大不了。因为有一个物质资源硬的制约。在户籍制下面实际要实现的是什么呢?是一个票证的大系统。很多很多资源都靠票证来控制。 政府实际上就是做一个再分配的中转。这些物质资源是哪儿产生的呢?剥夺了农民。为什么粮票有价了呢?就说明政府的收购价低了,照顾了城市人。 既然是这样,就造成了当时谴责消费、重视生产的社会氛围。 尽管现在已经取消了票证,上山下乡,统一分配物资的做法,但户籍制一直存在。因为资源整体向城市的倾斜仍然对于大量的农村群体有很强的吸引力,但政策仍然要以保障城市为前提。 在这种独特的环境,政策下,产生了“农民工”这样一个奇怪而庞大的群体。三十年间,中国工人阶级完成了一次大换血,今天中国工人阶级中的2/3是农民工(当然已经是十几年前的数据了。 可以说,中国三十年经济奇迹中有一个节约成本的奇迹,大批农民工的孩子是在老家养育的。和老家的贫困相比,他们可以接受如此低廉的工资,接受高危高压强时的工作。而靠那份工资在城里养活孩子是艰难的,孩子入学又有户籍的限制。因此有大量的留守儿童,有空巢老人,中国的经济奇迹后面有数以亿计的家庭长期分居。而这些留守儿童的教育和城市中又相去甚远,没有平等教育的加持,他们就还是潜在的农民工二代。 这群人,来城市打工只是半合法,没有充分的法律保障,没有城市户口择业上受限制,同工不同酬,不享受同等的权利,子女入学受限制,无处保障自己的权利,因为后面还有庞大的竞争上岗的廉价劳动力。城市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遥远的梦,是一个就算近在眼前也置身事外的梦,是一个终究拒之门外终究不属于此的他乡。 我们医治城市病的办法就是剜除,可我们只看到了城市有病,却看不到农村有病,真正在奋力生活的人才是大多数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城市社会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城市社会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