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我的梦乡

fandog
2005-11-16 看过
                     瓦尔登湖,我的梦乡

    瓦尔登湖,一个美丽的地方,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康科德城。
    1845年3月,梭罗借来一柄斧头,走到瓦尔登湖边的森林里,“开始砍伐一些箭矢似的,高耸入云而还年幼的白松……那是愉快的春日,人们感到难过的冬天正跟冻土一样地消溶,而蛰居的生命开始舒伸了。”
    他在那里亲手建造了一座小木屋,独居到1847年。
    1854年,《瓦尔登湖》出版。这本书是一个孤独者的日记,向读者展现了梭罗在那木屋里的沉思冥想,以及简单而馥郁的生活。这是一本寂寞、恬静、智慧的书,充满了“深沉而敏感的抒情”。
    我曾带了这本书在乡下老屋里住过一段时间。早早起身,赤脚踩着田埂上沾满露珠的青草,到山腰的大石头上坐下,一边看着村里袅袅四散的炊烟,一边读着梭罗澄明清澈的叙述。当咀嚼了几个段落,满心都是草叶的芬芳时,便回家熬一锅粥。先到柴房里拿一撮刨花儿,放在灶膛,用火柴点着了,再往上架几片干柴。竹制的吹火筒,一头已经很黑了,我把着它呼噜噜地吹那微弱的火苗,松木干柴便噼噼啪啪地烧起来。粥快好时,用木勺在砂锅里搅和,热腾腾的米香漫溢了一屋子。
    那样的早晨,清新而美好。喝完满满一海碗的粥,我扛了锄头和乡下的朋友们去荒坡种菜;在他们的指点下,我吃到了自己种的空心菜,四季豆,冬瓜和芋头。
    中午,农妇们会背了孩子,提着饭篮来找我们。在背阴的山坳里,我们端坐在草墩上开怀大嚼。有时吃的是地瓜饭,配菜干蒸猪肉;有时是大骨头汤,配芋子包。饭后农人们小憩的当儿,我便倚着树干半躺着,继续翻看这本书。
    傍晚时分回到土屋,用冰凉的山泉水冲个澡,我点根烟坐在小院儿里接着看书。夕阳从院门斜照进来,温暖爽朗,一点儿也不耀眼。
    那些日子我写了不少诗。其中一首《劈柴》里写道:“一只小板凳 / 一把小铁斧 / 坐在泥灶前 / 我开始劈柴 / 小铁斧磨钝了 / 小板凳坐歪了 / 小院里很沉闷 / 劈柴却很过瘾 / 因为它让我挥汗如雨 / 因为它让我期待燃烧 / 可以触摸松木的清香 / 可以亲近竹叶的芬芳”——梭罗让我领悟:真正的快乐,往往是最恬淡的呢。
    独居湖边两年多,梭罗种地、捕鱼、烤面包,听夜莺的叹息,看蚂蚁的争斗,也感悟了生命的真实意义。当我们内心的沉静困惑于尘世的扰攘,也许该找个孤寂的深夜,读读梭罗的这本书吧。诗人海子与人世决绝的刹那,怀里揣了四本书,有一本就是《瓦尔登湖》。海子走了,带着关于麦子和诗歌的梦想,而我们将继续劳作、思考,品味孤独与忧伤。
    瓦尔登湖,我的梦乡。如果有一天能去那里作客,我将带上乡下土窑里烘烤,掺了白酒炒得喷香金黄的烟丝,紧紧握住梭罗起了老茧的手,请他抽上一颗土制的烟卷儿。
13 有用
0 没用
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瓦尔登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瓦尔登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