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恺郭尔:一个勾引家的叹息

天水明夷
2005-11-15 15:55:48 看过
克尔恺郭尔:一个勾引家的叹息

  夜静着,钟已经打过12下,一墙之隔,传来午夜影院《飞越阿拉斯加》的枪声和马嘶。夜静着—那是一只鼓张着翼翅的孤独的大鸟—正掠过荒野冰冷的河流,自然就这样充满征兆吗?鸟儿的啼鸣、远去,鱼在水下的沉潜,风的微语……今夜我读到的真是克尔恺郭尔吗?和我整整坐晤了大半夜的,真的是那个在25岁就体悟到生命中“不可言说之欢悦”的“那个个人”吗?
  人是需要交往的,与他人,与自然,与神,抑或自言自语—与自己的心灵交往。我一直很喜欢T·S·艾略特说的“和自己争论产生诗,和别人争论产生思想”,但现在我已很少把自己浪费在无谓的争辩和喋喋不休的闲聊中,因为我开始懂得,诗和思想,都是在和自己的交往,在灵魂的独白中产生的。
   《勾引家日记》真的是克尔恺郭尔假托约翰尼斯之名对美丽的少女柯黛莉亚的倾心之言吗?他的激情,他的生之欢欣,爱之领悟,就这样终止于一个少女的幻像吗?我是把这本书当做克尔恺郭尔孤独的叹息来读的。柯黛莉亚,约翰尼斯,那都是在他内心的一个隐秘的角落,“在我的灵魂深处忍受着难以言说的痛苦”,他就这样向我们述说对爱和美的追求中无言的绝望:爱沦亡了,在对道德的无限反思中,最后传来的是上帝的召唤:“从此,上帝指引我永远向前,而此刻我正站在这样一个交汇点上,愈发真切地看到,有一些人将要做要做其余人的祭品。”(日记,1848年)
  克尔恺郭尔的一生,经历过无数次心灵的地震,最大的一次就是在和哥本哈根一位政要之女蕾淇娜订婚一年后的主动退婚。那完全是他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所致,他认为他此生追求的目标不是世俗意义上的幸福,而是做一个真正的思想者,他要为信念而有所作为,注定了要被“献祭”。因而从书页中浮现到我面前的克尔恺郭尔是一个面容忧郁、仿佛害着热病的白日梦患者。他写下了那么多日记,比他出版的所有作品多整整两倍的日记,他的热情、才智与灵感,他的生活,他的幽闭的内心深处每一次细微的悸动,都在里面了,他的日记因此成了他所有著作天然的导论。
  夜静着,我是凭藉着克尔恺郭尔在和自己的内心交谈了。“此刻,我的灵魂已是那拉紧的弓,我的思想已待命于箭袋了”—夜静着,我听见了马鞭的拍击声,那一定是阿拉斯加高原上那个孤独的猎手。克尔恺郭尔的内心图景就像高原,空漠无边,而一个人拥有了自己的内心,也就拥有了整个的世界。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哲学寓言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寓言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