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樵闲话是史诗

trista
2005-11-15 看过
今又重读了《禅是一枝花》里的前十七则。

以往是在车上读,在办公的间歇,在自家的沙发里,通常是随意翻到一篇就读下去。读过也无妨,因为每回也都有新意,并没有读尽的意思。就这样带在随身的书包里,闲了就享用一点,自然有点滴的滋润禾泽,又及时还回去,一时未能觉悟也并无沉浸,让自己先回到鸿蒙,日常有日常的端厚老实和自然天启,便是那表哥说的渔樵闲话是史诗。

还有对谈的乐趣,似朋友般的亲切,却好在没有人情的拖累,且误会也好,相知也好,自在自得,自生自解。

读书是孤独的境界。孤而不独更是难得的好。

1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禅是一枝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禅是一枝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