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67 13 67 9.2分

随看随更新,第一篇

懒得一下楼
2019-04-11 看过

朋友推荐我看《13·67》,说是近年佳作。今天看了第一个故事。这是本推理短篇小说集,主角是个警探——骆督察,时代背景是2013年。第一个案子是一个总裁在家被杀案,案情本身和具体的背景其实非常烂俗,不要说推理小说,有段时间女频重生复仇的前情都是这个套路,特别有既视感,差点看笑。上面并不是批评,因为这个烂俗剧情是以非常精巧的结构搭建的,反转不断,细节的呼应也很细致,阅读起来很有快感。即使我在三分之一的地方就已经猜到凶手和作案手段,破案过程本身也足够精彩。

但是这篇有个非常致命的问题,人物行为和时代背景的错位感。下面会剧透,没看原文的不要往下看了。

前文说了,小说背景在千禧年之后,也就是科学昌明法治完备的现代社会,而且小说的细节对时代体现的也很到位,比较明显的时代事件和观念变化不用细说。小说最末尾的反转,骆警探以陷阱诱使犯人犯新案从而得以拘捕,这个最大反转的完成,正是以现代法治观念为前提才能完成的。

为什么要设置陷阱,因为原案没有物证,人证也不足以取信法庭判令教唆杀人成立。为什么不能在犯人杀人前逮捕,因为带吗啡进入病房这行为最多算个预备或者未遂。甚至为什么诱导犯罪的骆督察说只要说是忘记关监控就能避免“没有制止犯罪”的责任,都是因为“孤证不立”“疑罪从无”和“非法证据排除”的现代法治观念。

换一个背景模糊或者有超能力的世界,分分钟解说完心历路程,凶手直接三振出局,最多最多就在凶手二次犯案着手时就算人赃并获送他出场,没人会有意见。但是这么平铺直叙,和犯人一通叨逼叨自爆完,本人和读者都以为能脱罪时,主角神来一笔一波打趴的冲击力就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了。为了完成这个反转,作者必须把背景设置得如此明确。

然而,设置明确的背景又带来了另一个矛盾,在描写中法治非常完善的社会,代表法治的警探,一脚踏穿法律的底线,这太损害人物形象了。为了调和这个矛盾,作者也补充了很多细节,不仅标题和文中多次强调在黑白之间游走,为了公义可以突破僵化的规则,关督察本人也正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也是由他主动提出以生命为饵成功抓获罪犯。这些细节设置使得出场不多的关督察形象非常立体生动,特点鲜明。但是对于接受了背景设定的我来说,绝对主角骆督察的行为还是无法接受也不合理。

从背景来说,现代社会的正义观念并不是同态复仇,不是说你杀了人,我把你杀了,正义就得以实现(这种情况要法庭何用),通过程序昭彰罪行和判处刑罚,缺一不可。尤其当代表正义一方是国家法制机器一部分的时候,这种感觉会更明显。如果主角是个普通人以杀止杀,只要结局去法庭来个从轻处置,就会很容易接受。

从骆本人来说,警探其实无权判定一个市民的性命比另一个更值得保护,虽然关是主动去死,但是对在职的骆来说,关也是需要保护的市民,为了另案的正义主动牺牲关(牺牲自己和牺牲别人是完全不同的),这不符合公义。

当然我是法律专业毕业的,对这部分会很敏感,可能有人不在意这些,也很正常。但是作者在人物设置的时候如果更注意的话,人物形象和背景会融合得更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13 67的更多书评

推荐13 67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