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完美---《岁月与性情》读后

和菜头
2005-11-13 看过
我花了20块人民的币和2个小时看完了哲学家周国平老师的《岁月与性情》一书,在此之前的很多年里,周老师是我通过《读者》唯一认识的中国哲学家。在我看来,除了他而外其他哲学家不是死了就是不写散文。现在还可能要加上一句:周老师是唯一活着的会写散文且出心灵自传的哲学家。

看完《岁月与性情》,我掩卷长叹:那20块钱要是换成大米,能吃上小半个月。换成咸盐,能用到21世纪初叶。那2个小时要去给人擦皮鞋,能赚20 块;要是把第二个小时算成加钟,会有超过100元的按摩收入。而我竟然就看了这么一本书,一进一出,损失超过120块,实在令人懊恼不已。

坦率地说,我不喜欢这本书,原因如下:

我不喜欢虚假广告。书名叫《岁月与性情》,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上我理解为买一岁月送一性情,尽管岁月应该是大头,但是赠送的性情也不应该用放大镜才能看得出来。性情,个人以为不说是类似弥衡一般裸奔骂人,也至少得有一派天真赤诚在。而在周先生的书里,有岁月,有情,甚至都有了性,但就是没有性情。本来性情这事他表演得几乎已经是满分了,问题就在于他的“闲笔”。比如说,他有一段谈自己给大学生做讲座,开讲时断电,硬是靠一根蜡烛讲完。刚讲完时突然大放光明,顿时掌声如雷。我看了觉得相当精彩,有奇迹,有谦虚,有天真,有幽默,算得上是性情中人。但是,他随后笔锋一转,看似淡然地继续讲了个尾巴:某教授见他如此受欢迎,遂也申请讲座,但是惨遭被拒。

从写文章的角度上看,这种手法是所谓“反衬”,而且可以造成余音袅袅、回味无穷的效果。应该说,这一手法的使用相当成功,教育了人民,鞭笞了敌人,烘托出了英雄人物的高大形象。问题在于,我依稀记得真性情的人好像一般不用任何“手法”,凡是带心机的事他们都不屑于去做,或者说也想不到那么去做。做完了讲座,最多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宣称这是天下一等一的讲座,根本不会去理会别人的讲座如何,更不会在文章里用反衬的手法来表现一把。何必多嘴呢?就差一点啊!

此外,我受不了太强烈的表扬与自我表扬,尤其是在自传里。周老师在书中将表扬和自我表现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创造性地将这一技术在人类史上发展到了艺术的高度。在序言里,以卢梭的《忏悔录》首尾呼应,通过表扬卢梭而表扬了自己这本书的“真实性”。并且,一再谦虚地表示不能企及前人的高度。等到了正文部分,我惊讶地看到周老师多次宣称“我这么说并非是要忏悔”。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使我顿悟:周老师并非是谦虚,而是老实。他的确没有任何想忏悔的意思,那么读者也只有鼓掌表扬一途可以选择,比相声演员厉害多了。

有人曾经说过:“男生不可不读王小波,女生不可不读周国平。”周老师一直以来以其性格中蕴藏的女性气质而广受中青年妇女的爱戴。作为世界哲学界的哈姆雷特,或曰中国哲学界的贾宝玉,周老师用自我表扬体现了男性的阳刚之气。全书中经常可见那种天外飞仙一般的自我表扬之语,事先没有任何征兆,相当突如其来,令人目不暇接。这一过程在全书快结尾时达到了高潮,周老师以后人缅怀自己的深情口吻谈到了他的一份论文:“人们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它的价值。。。”

《岁月与性情》一书中,成功地塑造了一位完人的形象。他伟岸高大,他智慧低调,他多情敏感,他洁白无暇。在“真诚”二字之下,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境界,我差点都相信了。
94 有用
4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9条

查看全部69条回复·打开App

岁月与性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岁月与性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