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见功夫——《美景》

黄亮
2019-04-08 看过

我无数次走过无人的空旷大地,总是边走边激烈想象脚下这片土地的命运。

越走,风越大。渐渐地走到了乌伦古河岸的最高处。迎风站立,风声剧烈地呼啸耳边,满天呜呜作响。站在这大江大河般轰鸣的巨风之中,近在咫尺的声响都很难听到。

但是,稍微侧转一下身子,耳朵换一个角度,那轰鸣声倏地退却。像突然间“啪”地一下跌落在脚下。耳畔空空荡荡,清清净净。

只有头发和裙摆顺风势高高飞扬,证明风仍然在原处进行着。只是已经屏蔽了我的双耳。

站在最高处,站在喧嚣和寂静的分界线处,我像是这喧嚣与寂静碰撞的产物。而眼前满目空荡荡的葵花地,空株秆整齐而密集地沿河岸排列到视野尽头。农田边缘的林带则是荒地与绿野的分界线。这一条条绿色林带,则是荒地与绿野碰撞的产物。

忙碌的收获时节终于接近尾声,我再也不用赶牛了,闲暇时间陡然增多。

每天我都会以蒙古包为起点,向各个方向走很远很远。直到太阳偏西,气温下降才慢慢回返。

后来我发现了一处小小的美景。从此除了那里,基本上就哪儿也不去了。

它位于东面那条细浅而干净的小河(就是我曾经想在那儿洗澡的那条河)下游野地里。那儿有一处突然出现的断崖状地形。于是河流到了那里便突然坠落,站成一条瀑布。瀑布下方被水流长年冲击,形成一个水潭。

水潭不大,约一张双人床的面积。但是非常深,并且清幽幽的,一望见底。水潭四周是洁白的沙地。沙地边缘长满芦苇。有一条细微的小路倔强地通往此处,那是牛走出的路。

每当我独自一人去到那里,走过弯曲狭长的小路,扒开最后一片芦苇,像拆开礼物一样,心中激动难抑。这单调荒野中的小小意外,在我心中触发的惊异与喜悦不亚于国家A级景区。

它首先是个秘密,其次才是美景。

每当风势转烈,水边芦苇在风中猛烈地动荡,我想大声呼喊,又生怕暴露这一切似的苦苦压抑。又想哭诉,又想辩解,又想致歉。但最后开口的,却只有赞美。

像一个毫无罪过的人那样用力地赞美,装聋作哑一般赞美。一遍又一遍地,赞美高处坚硬光滑的蓝天,赞美中间强大无尽的风,赞美眼前这秘密之地。仿佛只要赞美,世界便有所回应。

但是,心里却明白,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赞美。甚至根本不需要我。无论我多么需要着这一切。

当风势渐渐缓和,世界趋于平静,我心中的激动也像走到尽头般停止下来。

我叔叔也来过这里,他回来给我们描述:“那个地方好得很!拉一圈铁丝网围上,再盖两间房子,摆几张桌子,就可以开农家乐了。”

他每当看到风景优美的地方,都会说:“好得很,就像农家乐一样。”

我妈则只会反复称叹:“啧啧,好看。真好看啊,啧啧啧。”

有时我觉得那个地方可能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但走在荒野中,又觉得任何一个迎面走来的人其实都知道。否则他怎么会露出会心的笑容?

我每天去向这处小小的,深藏的美景。心中有小小的依恋,猫须般轻轻触碰胸腔。有时会设想永远生活在此处的情景,但这种想法也脆弱如猫须。

葵花已经收获了,我将永远离开这里。并从此再也不会重返此地。

突然强烈厌恶自己的随遇而安。厌恶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和所有陌生之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