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极好译著

丁丁虫
2005-11-07 看过
近日在读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哲人石丛书·当代科学思潮系列中的《科学哲学——当代进阶教程》一书。对这本书的内容暂时不做什么评价,单单说说这本书的翻译。本书的译者刘华杰先生是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当然,在学术界的浮躁之风愈演愈烈的今天,头衔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我记得前些日子看到的那本《科学发现的革命》,译者好像还是北大的正教授,翻译的东西一样错漏百出。所以说,唯一能说明问题的,看译者本身的学术素养和翻译态度。从某种意义上说,后者甚至远比前者来的重要得多。而从这一本《科学哲学》看来,我虽然没有能力去评判刘华杰先生的学术素养,但是也能明显感觉到刘华杰先生严谨认真的治学态度,这一点在今天无疑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译者在本书翻译上所费的苦心,从下面列的几点中可以略见端倪。

一,凡重要或难解之词,必在中文之后附上英文原文。如真理(truths)、心灵(mind)、一阶问题(first-order questions)。
二,凡无定译或作者别译之词,必以脚注标明。如“祖母绿”,译者考虑到上下文,故意译作“爱莫日特”,然后再于脚注中解释别译的原因;又如“气体动理论(kinetic theroy of gases)”,原先一直译作“气体动力学理论”,1988年全国自然科学名词审定委员会定作“气体动理论”,译者也将此在脚注中说明。
三,译者所掌握的与正文有关的背景知识也作为脚注列出。如“另类科学办公室”,译者的脚注不但解释了这一机构的来龙去脉,甚至还列出了该机构每年的预算。
四,针对作者开列的延伸阅读书目,译者不但译出对应的中文名(当然也标注着原书名),而且还在脚注中列出现有的相对应的中文译本,极大地方便了国内读者的进一步阅读。

仅仅上面这几条,恐怕在国内的学术译著中就已经相当罕见了。也因此,我对刘华杰先生相当敬佩,在今天的中国,在学术界还能有这样的学者,我们国家的学术研究还是大有希望的。

不过,从单纯的翻译角度说,本书还不能算是十分完美的译作,因为字里行间还是有不少学术译著中常见的拗口别扭的句法。当然,这决不是说刘华杰先生的中文功力不够——实际上,从刘华杰先生的后记看来,他在表述自己观点的时候,遣文造句相当到位,可见其中文功底颇为深厚——唯独在翻译的时候终究摆脱不了原文的语法结构,这大概也是所有译者都无法避免的问题吧。
14 有用
4 没用
科学哲学 科学哲学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科学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科学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