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洛维约夫与陀思妥耶夫斯基

点点
2019-04-04 07:25:25 看过

索洛维约夫认识陀思妥耶夫斯基时仅仅二十岁出头。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极其地钟爱这名年轻人,被他身上基督式的特殊气质所吸引。他甚至评价他的样貌就如同卡拉奇画上的青年耶稣一样(见图)。后来,《卡拉马佐夫兄弟》里阿廖沙的原型很大一部分也是来源于索洛维约夫。

卡拉奇《青年耶稣头像》(«Голова молодого Христа»)

索洛维约夫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思想非常相近,但如果将他们看作是同道者,实在是大错特错。索洛维约夫终究还是太年轻,不过也确实由于这份年轻人所特有的天真,他才能是《卡拉马佐夫兄弟》上卷中阿廖沙的形象。他如此急切地呼求着地上神国的到来,好让所有基督徒在这上帝隐蔽的世界里迈向神人的终点。他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认为社会主义者的革命是毫无意义的,但是在这里他误解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社会主义革命的无意义并非在于它追求物质的福利,而是在于革命从根本上说就是徒劳的。这是他与作为一位卓有洞见的心理学家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之间无法望其项背的差距。神人论是德国辩证法加工后的产物,它的内在是道德的狂热与亢奋,但狂热与亢奋终究只能是盲目的,也只能是暂时的。索洛维约夫很明显没能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地下室人”们与伊凡·卡拉马佐夫们。陀思妥耶夫斯基此时已经意识到,要在大地上践行基督的道路,不至于绝望,唯一的依靠只有从小铭刻在俄罗斯人心里的那些古老的训诫。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这里,基督——敌基督——基督的辩证法早已处于一个更深刻的层面。而这一层,哪怕是到晚年转向末世论的索洛维约夫,也是无法理解的。

在一次谈话中,陀思妥耶夫斯基对索洛维约夫的批评可谓是一针见血。(以下是作家斯塔何耶夫对此次谈话的回忆)

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在说着些什么,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听着他说,没有提出异议,但随后他把椅子挪到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的椅子旁边,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啊!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在我看来,你真是个好人儿……”

“感谢您的赞赏,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

“等会儿,别急着再感谢我。”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他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你应该去干两三年的苦役劳动,那样我就更加赞赏你了。”

“上帝呀!这是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你还不够好。只有在苦役之后,你才会是一名完全出色、纯洁的基督徒。”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神人类讲座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人类讲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