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骗了我们!——吝啬鬼并不吝啬

1891荒城
2019-04-03 看过

在我的学生时代中,语文课本中的严监生可谓是吝啬的代名词。我承认自己国学功底欠佳,暂且尚不能十分领略到《儒林》的全部精妙;略略读来,仍觉颇有意思。书中有几处已婚男子为攀附权贵谎称未婚而骗婚入赘的;有颇骇人的夜半惊醒后发觉和死人同床共枕、且定睛一瞧,屋中竟还有一具“走尸”的;亦有极市井腌臜的“解开裤袋捉虱并往嘴里送的牙婆子”。

《儒林》中极直白地说,做学问和做功名是两码事,倘若两者混杂,终将一事无成。

做学问的人大都“古貌古心”,博通古人的学问,在举业上却基本止于秀才。

要做功名得细细研读“选文”——这玩意儿大抵相当于我们今天的高考真题集。

近来听得不少人说,此书是讽刺科举的典范;我对此却不大认同:尽管是有艺术加工,但《儒林》顶多是描述了当时社会极真的一幕罢了。倒是作者貌似颇为提倡“古灵精怪”之人——称其为“不俗”:——做事真正只图自己畅快的率真之辈,但这种人在世人眼中才是“痴颠”。

说说严监生吧!只因语文书节选了他临死时要掐了一根灯芯才肯烟气的片段,加之老师可能也没读过原著,一群无知的小朋友课下就聚在一起嘻嘻笑这人真蠢、真小气。

其实不然!

严监生这个人和他哥哥严贡生是对照着写的:弟弟严监生待人极好,很重情谊——他出钱为哥哥摆平官司,给亡妻的两个哥哥一人几百文银,由立遗嘱给自己的哥哥好几百银子。只不过他待自己却很苛刻,虽身价过千两银子,但平日里肉也舍不得割一斤,只在自己的小儿哭闹时称“四个钱”的熟切肉哄哄了事。

哥哥严贡生就不然了他——自己非常会享受生活,对别人却极为吝啬刻薄:他不仅早早地就大鱼大肉吃光了父母留下的积蓄,还四处可蒙拐骗,甚至连还打弟弟严监生的主意——意图坑占他家的房宅,没占成还跑去去告官。

惭愧!此番未得《儒林》精髓,日后必必重翻!

1891荒城

1 有用
0 没用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