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远古的墓茔,从黑暗的年代,从人类死亡之流的那边

見舞い
2019-04-03 看过

(——艾青。)

一个好的学者,应该是鞭策你戚向真诚,戚向真相。学术观点常有,而坦诚的学术态度不常有。

很多处给我以启发,逐渐摘录下来。

P136-138

★“风格”“美学风貌”是不免显得笼统的,我们不妨更具体的研究构筑作品的那些感性材料。其实,稍微细致地观察就不难发现,“政治态度”怎样渗透进感性形式,比如说影响到审美意象的铸造。

★当然,小说不是诗,小说中的审美意象也通常不象在诗里那样,有照亮全作的效能。小说的美学境界,更是在作品的整体结构中完成的。但没有了感性血肉,没有了形象、审美意象,也就没有了“风格”“美学面貌”,而那些沉淀着作者的政治感受的感性形象,在上面谈到的作品中,也正是构成“基调”之类的东西。

中国现代知识者,其实际生活地位,由此而来的他们的自我意识与社会意识,本来就与富裕的西欧知识者层不同。中国有一个相当“平民化的、与劳动者有天然精神联系的知识者层。这种平民化”的程度,即使贫穷的我国也无法比拟倘若说“五四知识者大多属于“叛逆的一代”,虽具强烈的“平民意识”,而“意识”与实际经济处境未必一致,那么到三、四十年代,普遍的贫困化,使许多知识者几乎处于与劳动者相似的境地。他们只能算作某种讽刺意义上的“精神贵族”,因为他们的物质生活常不免于窘困。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出现了批真正来自底层,更其“平民化的知识分子。他们或由破产的乡间走出,或被崩解中的大家庭放逐,拥有了漂泊在底层的那一份人生经验。而无论属于哪一代知识者,生存在现代中国,“平民意识都有可能流在他们的血管里。虽在“知识化之后,他们也更容易与劳动者(尤其农民)“认同”,而且天然地嫌恶知识分子的贵族化倾向,以及文学中的贵族习气①。①你只消想一下张天翼《鬼土日记》、《蜜味的夜》等小说关于海派文人的讽刺性描写,和靳以《前夕》、钱锺书《猫》、围城》对上层文人集团的就可以知道。中国没有如西欧那样的以“沙龙文化为标记的贵族化的知识界。落后的中国经济也不足以支持这样的“知识界2。157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艰难的选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