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对被遮蔽世界的知觉(书摘)

面包树下听宇
2019-04-02 看过

📖鉴定民意的真伪,标准不在于民众选择的那一刻是不是真诚,而在于他们在形成意见时讨论是否自由、观念可否多元、信息是否充分。没有自由讨论基础的民意,就像一年四季只吹西北风的树,长歪了毫不奇怪。《民意与伪民意》

📖最近我读到一篇关于“中国人民主观”的文章,就给我这种印象。这篇文章告诉我们,调查显示,中国人的民主观是“家长式”的,而不是“自由式”的。也就是说,在中国人看来,领导为老百姓着想,那就是民主了,民众自己犯不着参与到政治决策当中去。民众自己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去,那是“自由式”民主,咱们不吃那一套。《民意与伪民意》

(恍然大悟)

📖一个强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一定也强大到可以拿走你的一切《给理想一点时间》

📖历史也许会以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前进,某代人可能会在那倒退的一步中度过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专制者中,时间是最专制的那一个。《给理想一点时间》

(再无法无天的专制者也逃不过时间的审判)

📖西谚云: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的链条足够漫长,长到处在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的人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理由觉得自己无辜。《恶之平庸》

(我是不是也曾或者正在处在这个链条上而不自知)

📖难怪有个叫施密特的德国哲学家在中国追捧者甚众,他说政治的要义就是“分清敌我”,对于习惯“敌我思维”的人,几千年来忙着划分忠奸、划分贫富、划分中外……这理论多亲切啊,简直是量身定做。《迷人的愤怒》

(近期的欧阳娜娜事件,也是一次观察国民心理的极好案例,所有不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都被愤怒的网民划分为敌人,这种“敌我思维”真的很熟悉)

📖试图绕过程序正义,依靠“宣传”、“维稳”来寻求民众合作,在一个民众理性能力和权利意识逐渐强大的时代,只会越来越捉襟见肘

《怎样推销糖果》

(你清醒一点!!!(鹿小葵嘶吼状))

📖标签盛行的地方,理性容易枯萎。在将对方以及自己的思维极端化的背后,是认知上的懒惰,以及对一劳永逸式教条的渴望。

《标签战》

📖“这些都是发展中的问题,毕竟要看时代的主流!”我的朋友说。到底什么是时代的主流,我不大清楚,我只知道当一个人得了胃溃疡,医生不能视而不见,安慰他说:要看身体的主流嘛,除了胃,你的其他器官全都是好的!

《没来的请举手》

(终于找到这种话该怎么反驳了 我也是够笨)

📖在一个信息传播受限的社会里,坐井观天几乎是认识的必然趋势。开着新添置的汽车、住着新装修的房子、手里捧着30块钱一杯的咖啡、另一只手举着iPhone的人,的确会困惑:你说你都吃得起麦当劳穿得起七匹狼了,还嘟嘟囔囔,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呢?

除非你意识到中国不仅仅意味着都市的“五环”。在海水的深处,阳光未曾照耀之处,还有薛某韩某雷某,并且每一个已知的薛某韩某雷某,很可能还对应无数我们尚未知晓也无从知晓的薛某韩某雷某。苍莽雪地里,要保持对那个被遮蔽世界的知觉,你不得不断提醒自己不要睡着不要睡着不要睡着。

《没来的请举手》

📖有句俗话也许可以用来理解英国历史上权利如何建立于权力的基础上:社会和政府讲道理,政府就跟社会耍流氓;社会跟政府耍流氓,政府就跟社会讲道理。

《法治何以可能》

📖“他也可以是我”,是普遍人权理念的伦理前提。康德的“绝对律令”,意指只有当一个道德准则可以被普遍推广他人时,才构成道德准则。奇怪的是有人似乎通过推理就能明白这个道理,有的人却需要通过亲自倒霉才能恍然大悟。

《他也可以是我》

📖一句话,我站在粪坑里,所以我脏;你手里有泥巴,所以你脏。我们都脏,本无不同。“天与地卑,山与泽平”,哦耶。《合同异》

(我快笑死了)

📖很多集权政府的成功秘诀正在于此;为了推销强权的苦咖啡,得搭售道德的白砂糖,咖啡加糖,专制也就打开了销路。

《权力的道德捆绑》

📖比独裁更可怕的,恐怕是独裁者学会了使用“宪政”这个道具。p116

(那个时候言语环境比现在好多了)

📖世界上有一种强权,“虚弱得只剩下暴力”。

📖杨曦光《牛鬼蛇神录》

(记一下这本书 豆瓣没有条目)

📖在思考自己要读什么书之前,最好问问自己,我关心的到底是什么问题,因为只有真诚的问题意识才能引向真诚的阅读———阅读如此美好,任何虚荣心的杂志都是对它的玷污。

《从经典到经验》

📖一切专制者都试图控制人的思想,但警察无法进驻人的大脑,于是只能控制思想的表达。《语言的贫困》

📖所谓爱,就是人被高高抛起然后又被重重砸下的那种暴力,就是被征服者,在自我的废墟上,协助那个征服者残杀自己。《爱是》

(明天中午回去看《朗读者》这个电影)

📖一个人的幸福感怎么可能取决于他居住的城市它只能来自于你的内心;

《回到巴黎》

📖郑钧写过一首歌叫《回到拉萨》。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是“回到”拉萨——难道郑先生过去跟拉萨有什么关系吗?当然按照《革命之路》的逻辑,过去和拉萨有没有关系并不重要。和你的梦想有关系的,和你所想象的自己有关系的,才是你的故乡。

《回到巴黎》

(我的故乡在哪呢)

📖我很想知道当年牛顿讲授重力学原理和月亮轨迹时,是不是也有一帮这么讨厌的人在问:老师你说我们学这些有什么用呢?而如果有人这样问,牛顿会不会反问:难道仅仅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还不够吗?

(自己小时候也是这讨厌学生中的一员,对着复杂深奥的数学题怨声载气,面对知识没有一点敬畏,还恬不知耻地以那套“买菜有无用论”来衡量这些无数科学家竭尽心力得来的知识,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人的每一种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向自由之途。

📖其实满世界都是霍尔顿。十六岁的霍尔顿,三十岁的霍尔顿,六十岁的霍尔顿。他们看透了世界之平庸,但无力超越这平庸。他们无力成为“我”,但又不屑成为“他”。他们感到痛苦,但是真的,连这痛苦都很平庸———这世上有多少人看透人生之虚无并感到愤怒,而这愤怒早就不足以成为个性、不足以安慰人心。事实上自从愤怒成为时尚,它简直有些可鄙。

《请别让我消失》(评《麦田里的守望者》)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观念的水位的更多书评

推荐观念的水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