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

核桃·兰花草
2005-10-22 看过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J.D. 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前几天在大四学长处购得一本施咸荣译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早已看过,但因为是译林的版本,所以毫不犹豫的买下来,洗掉不多的盗版之一。中学生活已经很遥远了,可再读一遍,感觉还是蛮有情趣——当然,“情趣”这个词,很虚伪。

施咸荣是最早把《麦田里的守望者》、《等待戈多》、《土生子》、《战争风云》等外国文学名著翻译介绍到中国的人,很有sense吧。我也刚刚知道,激动!也正因为“早”,在序言(1982年12月)中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我国的青少年生长在社会主义祖国,受到党、团和少先队组织的亲切关怀,既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又有丰富多彩、朝气蓬勃的精神生活,因此看了像《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样的书,拿自己幸福的生活环境与资本主义的丑恶环境作对比,




...
显示全文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J.D. 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前几天在大四学长处购得一本施咸荣译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早已看过,但因为是译林的版本,所以毫不犹豫的买下来,洗掉不多的盗版之一。中学生活已经很遥远了,可再读一遍,感觉还是蛮有情趣——当然,“情趣”这个词,很虚伪。

施咸荣是最早把《麦田里的守望者》、《等待戈多》、《土生子》、《战争风云》等外国文学名著翻译介绍到中国的人,很有sense吧。我也刚刚知道,激动!也正因为“早”,在序言(1982年12月)中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我国的青少年生长在社会主义祖国,受到党、团和少先队组织的亲切关怀,既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又有丰富多彩、朝气蓬勃的精神生活,因此看了像《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样的书,拿自己幸福的生活环境与资本主义的丑恶环境作对比,确能开阔视野,增加知识。当然,如果有个别青少年分不清两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界限,不珍惜祖国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竟也去盲目崇拜或模仿霍尔顿的思想、举止和言行,那自然是十分错误的了。对此我们也应该有所警惕。” 嘿嘿。想起高中语文老师的玩笑——台湾小朋友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还有,“既揭示了他受环境影响颓废、没落的一面,也写出了他纯朴、敏感、善良的一面”。挺有意思的,这就是所谓的全面塑造人物形象吧。不管在电影还是小说里,观众/读者通常对那种亦正亦邪的人物特别感兴趣。但我很喜欢霍尔顿这个满嘴脏话的孩子。成熟的标志之一是懂得克制,霍尔顿不懂。但他懂得爱和理解。抽烟、喝酒、乱谈恋爱和召妓——这是82年时小痞子的标准。20多年过去,好象现在也差不多,呵呵。除了最后一条,很多人都无可避免。身边的朋友,多半是一会儿像天使一会儿像魔鬼的宝贝。但我是彻头彻尾的好孩子——偶尔喝喝酒,其他都没做过。现在,连酒都戒了。

霍尔顿虽然痞,但他心中有爱,对死去的艾里,对小妹妹,对隔壁女友等,那种爱很珍贵。在提到探望墓中艾里的时候,他说:“只要天气好,我父母常常送一束花去搁在老艾里的坟墓上。我跟着他们去了一两次,以后就不去了。主要是,我不高兴看见他躺在那个混帐坟墓里。四周围全是死人和墓碑什么的。有太阳的日子那地方倒还马马虎虎,可是有两次——确确实实两次——我们在墓地的时候忽然下起雨来。那真是可怕。雨点打在他的混帐墓碑上,雨点打在他肚皮上的荒草上。到处都是雨。所有到公墓里来凭吊的人都急急奔向他们的汽车。就是这一点,差点儿让我发疯。所有那些来凭吊的人都能躲进自己的汽车,听收音机,然后到什么安乐窝里去吃晚饭——人人都这样做,除了艾里。我实在受不了这个。”这么好的孩子,即使再“坏”,也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善良。

还有,他那么喜欢自己的小妹妹:“嘿,雨开始下大了。是倾盆大雨,我可以对天发誓。所有做父母的、做母亲的和其他人等,全都奔过去躲到转台的屋檐下,免得被雨淋湿,可我依旧在长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我身上都湿透了,尤其是我的脖子上和裤子上。我那顶猎人帽在某些部分的确给我挡住了不少雨,可我依旧淋得像只落汤鸡。不过我并不在乎。突然间我变得他妈的那么快乐,眼看着老菲芘那么一圈圈转个不停。我险些儿他妈的大叫大嚷起来,我心里实在快乐极了,我老实告诉你说。我不知道什么缘故。她穿着那么件蓝大衣,老那么转个不停,看去真他妈的好看极了。”

《草房子》里的桑桑,在生了一场大病,几乎快要治不好的时候,想起给妹妹柳柳的许诺,于是带她去看城墙。他已经没有力气,但是坚持背着柳柳,终于硬撑着,爬到城墙顶,看到落日。很多女孩子,小时候,都希望有一个哥哥吧,可以帮自己打打架、爬上树掏掏鸟窝什么的。我也是。因此,霍尔顿的形象,又美好了一层,在我心里。
(2005-04-08)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