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意见

mikelong
2005-10-17 看过
很明显,廖一梅的小说没有她的戏剧那么摄人心魄。当然她还保留着那种极具风格的语言,但在小说里,不免让我觉得人物都造作而矫情。

我很欣赏她作为女性作家,那种细腻中肯的笔触和视角,这种细腻与安妮宝贝等人的风格不同。尤其是这样的切入心灵的描写放在一些平白而有意味的语言之后,或者掺在戏剧性的情节中,带出的就是不可抑制的沉沦感觉。就像我喜欢看着《恋爱的犀牛》中马路独自一人念着:“图拉,草料两吨……”,灯光照出一身忧伤。我也喜爱《像鸡毛一样飞》,让那个碟片贩子从天上掉下来,完全颠覆你的感官。

但廖一梅在小说上没有这样的成就。“致死的激情,永恒的欲望,征服与被征服,施虐和受虐,与快感相生相伴的忧伤”
 
她想得到,但笔下的人物还是苍白无力,混在那些星座宿命里,过他们自己的(与我们无关的)浑浑噩噩的生活。在这本小说里,语言成了唯一闪光的东西。廖一梅带着她的风格化的句子飘然而来,很多地方都让我想起翟永明的诗。单单就这种语言来说,我要对她致以敬意。就故事来说,似乎可以看成sex and the city的中文赝品。
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悲观主义的花朵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观主义的花朵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