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遂了玛蒂尔德的愿

香橼
2005-10-14 看过
  “如果于连虽贫穷而生为贵族,那我的爱情就不过是一桩庸俗的蠢举,一桩平淡无奇的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了;我不要这样的爱情,没有丝毫伟大激情的特点,即需要克服的巨大困难和吉凶难料的变故。”
伟大的爱情。——她低低念着这个词,让它从舌尖滚动到心里,熨贴到,胸臆间开始感受到足够的灼热。
  做出怎样的行为才会得到她的尊重?玛蒂尔德严格的审视着每个人的行为。在她心中爱情成为了一个标尺,圈定了每个人该存在的方圆寸地,她用理智将自己的心包裹得严严紧紧,不然软弱的心掌管自己的分毫行动——于是时间一久,就连她也看不到了暗色的理智下那颗粉红而跳动的心。
  ‘他们中间。’她想,‘谁甘愿被判处死刑,即便拥有一切有利的机会?’”
  于连。只有于连。
  在这场地位悬殊的恋情中,她首先爱上的是爱情本身,然后才爱上了他。只有在她冷酷的理智认为现在她的心应该融化后,她才会对于连表现出一丁点的爱意。如果爱情的本身就是在畸形的土壤下生长起来的,那么,长出怎样的错乱纠结的枝叶,结出怎样苦涩得让人手心发疼的果实,也只能让人无能为力。
玛蒂尔德这个任性得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继承了德.拉莫尔这个高贵的名字与一颗高傲的心。这颗美丽的花朵,内心蕴藏着强大的能量,渴望走出温室,享受暴风骤雨带来的刺激感,而那似乎只有爱情能够办到。
  “在那场政治灾难中真正打动她的,是玛格丽特.德.纳瓦尔王后藏在格莱沃广场的一所房子里,竟敢派人向刽子手索要情人的脑袋。第二天午夜,她捧着那颗头颅,坐上车,亲手将她葬在蒙特玛尔山脚下的小教堂里”
于连崇拜拿破仑,是着迷上了他由平民一跃成为法国最高统领的奇迹,而玛蒂尔德却崇拜爱情,伟大的爱情。她爱上了玛格丽特.德.纳瓦尔王后与她的死囚情人间的,那么美丽的,充满着凄美,巨大的绝望感的爱情。
  她与于连恋爱了,这场爱情是一场冒险----一场能够将她从平淡无奇的生活中解脱出来的冒险。他有着冷酷而高傲的虚荣心,最高程度的自尊,除此之外一无所有。而她的高傲同样也不逊于他,而在这之外,她还于连所没有的东西——最高贵的出生与令人垂涎的财富。高傲的心不允许自己做出任何违背自己高傲的事情,于是她与他之间的爱情就成为了一场战争,游移在攻击与防御之间。玛蒂尔德将自己的骄傲与自己的爱情作斗争,一旦于连在她的面前表现出了对爱情的臣服,她就会对这一段爱情不屑一顾,继而怀疑起于连在自己心目中的分量。于连这个从乡下出来的小伙子,年少轻狂,虽然有着极高的聪明才智与狂热的野心,但在爱情面前,软弱得一塌糊涂。与之相比,玛蒂尔德对于爱情的态度则是坚如磐石,直到事情的发展逐渐的脱离自己的掌控。
  玛蒂尔德:我爱你。于连:我不爱你。
  玛蒂尔德:我爱你。于连:我爱你。
  玛蒂尔德:我不爱你。于连:我爱你。
  于连:我不爱你。玛蒂尔德:我爱你,直到我死。
  他们的爱情追逐由玛蒂尔德发起,也由她结束,于连的最后虚假的拒绝使她绝对的臣服,而于连最后倔强的死亡,也与玛格丽特.德.纳瓦尔王后的情人的死亡是那样的肖似:剩下的只是头颅,那与身体相分离的,那样美丽的头颅````
  于是爱情的地基撼动,之前播下的种子已经长成了苍天大树,枝叶茂密,每一片叶子上都透着血红。她虔诚的闭上了眼,将情人的脸捧到自己的面前,把自己苍白的嘴唇印上了自己在这一刻才如此爱恋的人的额头。
她把自己影子与两百年前的玛格丽特.德.纳瓦尔王后重合,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那一份凄楚的美。


 
61 有用
6 没用
红与黑 红与黑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全部12条回复·打开App

红与黑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与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