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在自由

nothing
2005-10-13 看过
必须承认,我有一个很大的毛病是要改正的。那便是没有是非观的逆反心理。凡是被大多数喜欢的,我都表示怀疑;凡是热闹的地方,我总是首先选择绕道。但这样就留下很多漏洞。最常见的是思想的漏洞。

譬如我很多年都对王小波抱着非常漠然的态度。我翻过那几个“时代”,也许看完了,也许看了一半,但我不喜欢。他的小说好法是当时的我不能理解也不能苟同的,所以,他像鲁迅一样,被我敬而远之。“敬”是我理智上认为他值得尊敬,在感情上则并不可靠。因为我甚至没有读完他的书。两年前,我开始自发而由衷地喜欢上鲁迅了,但对王小波,仍然毫无兴趣。

第一次感兴趣是因为在何怀宏先生的书中读到他(别人说的尽管多但我总是看不见)。因为我对何感兴趣且敬重有加,便对王也有了一点儿亲近之意——准确地说是不排斥。后来,我看到这本《思维的乐趣》,就买了下来。

很喜欢看。他的文章很好看,因为不晦涩地表达自己是我最喜欢的表达方式。有什么说什么,说什么是什么,这便令人尊重。若充满智慧并自知,则令人敬佩了。文章均发表于1994-1997年间,即他去世前的几年间,那时他已经脱离教职,做自由撰稿人。现在他已经是“自由”的标签之一,所代表的涵义已经深刻完毕到路人皆知的地步。但仍然不妨碍我发现他和接近他。

还在读。但已经确认整本书中我最喜欢的一篇,那便是《思维的乐趣》。他在其中说:
“某个人被剥夺了学习、交流、建树这三种快乐,仍然不能得到我最大的同情。这种同情我为那些被剥夺了‘有趣’的人保留着。”P17
“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某种程度的单调、机械是必须忍受的,但是思想决不能包括在内。胡思乱想并不有趣,有趣是有道理而且新奇。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些人完全拒绝新奇。”P18

我想:思维的乐趣便是思想自由最有力的凭借。

他还在这一篇中说:“假设我相信上帝(其实我是不信的),并且正在为善恶不分而苦恼,我就请求上帝让我聪明到足以明辨是非的程度,而绝不会请他让我愚蠢到让人家给我灌输善恶标准的程度。假若上帝要我负起灌输的任务,我就要请求他让我在此项任务和下地狱中做一选择,并且我坚定不移的决心是:选择后者。”P20

有趣的是,他没有来得及选择,上帝就把他带走了。这是否也算是一种如愿以偿?

这本书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的,我很喜欢的一点是每一篇文章都标注了最初的发表时间。真希望所有的文章都被如此标注,最初发表时间或者写作年代,我觉得这至关重要。

还有,也许有了亲近之心,加上年龄渐长,我应该再去看看《黄金》与《白银》们。也许我可以从中发现点儿什么。
21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全部17条回复·打开App

思维的乐趣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维的乐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