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本就够主义”的读者,这本茨维塔耶娃是合适的

ghosewhen
2019-03-28 看过

这套“世界文学大师纪念文库”由林贤治和欧阳蘅责编,收录了在那个人人自危、生活窘迫的年代对中国知识分子影响最大的几位文豪,包括他们的作品、同代人的回忆或传记和后世作家的评论。

我想,茨维塔耶娃应该是除帕斯捷尔纳克,在中国出版物最多的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人了。她没活过五十岁,还是自杀死的,光这一点就会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说到自杀,这么死的俄罗斯诗人倒不少。叶赛宁自杀时留下一首诗说:

人世间,死不算什么新鲜事,

可活着,也并不更为新鲜。

而马雅可夫斯基听说了他的死讯则带点不屑地说道:

世上死不是什么难事,

活着才更艰难。

五年后,他也选择了稍微容易点的那个,饮弹自尽。浓郁的死亡意识笼罩在几乎所有俄罗斯作家头上,好像那就和他们顽强的生命力与不屈不挠的精神紧紧结合在一起,向死而生的人格意志在这里得到了高度的体现。茨维塔耶娃死了,而俄罗斯的苦难还在继续。一旦明白生命的力量就要枯竭,精神的力量也随之耗尽,她便写下这样的诗句:

是时候取下琥珀,

是时候交换字典,

是时候熄掉挂在

大门上方的提灯。

她知道了,有关生死的接力棒,就要交出去了。在茨维塔耶娃的诗里,看到的不是像阿赫玛托娃那样皇村记忆般幽暗昏黄的灯光,有很多东西,似乎因为她早知自己生命短暂而得到浓缩。

关于诗,其实是不应该多说什么的,找一个没有太多白噪音的夜晚,坐在你的梦边上,静静地读着就好。至于这本选集,不说翻译质量,收的东西都挺好,比如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的《老朋友》,该文亦收于曼德尔施塔姆夫人的回忆录《第二本书》中;还有利季亚·楚科夫斯卡娅的《临死之前》,作者是苏联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科尔涅依·楚科夫斯基的女儿,文章亦收录于由蓝英年先生编选的《捍卫记忆 : 利季娅作品选 》。此外,还有“解冻文学”的代表人物、亦是杰出的文艺批评家的伊利亚·爱伦堡的评论文章等。这些文字都是诗歌之外的,但并非都是附带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茨维塔耶娃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