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与《士兵突击》:春秋责备贤者

荞麦花开
2019-03-27 看过

《儒林外史》与《士兵突击》:春秋责备贤者 文/荞麦花开 《儒林外史》,吴敬梓讽刺笔墨,有浓淡之分。写穷措大、暴发户,如范进,辛辣讽刺,不遗余力;写大家子弟,则类似朋辈间谑而不虐的揶揄调笑。南开大学教授陈洪,在《今古传奇:神魔与世俗的小说世界》一书中,对这一现象解释为:“大体说来,以他(作者吴敬梓)身边人物或与他间接有交谊的人物为原型时,他是一种态度;对于从未‘靠近’于他的,特别是出自社会下层而跻身‘儒林’的人物,则是另一种态度。”荞麦按,“春秋之义,责备贤者。”关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孟子:“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亚圣武圣,心理攸同——越是知识分子,越应高标准严要求。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春秋责备贤者,未可以士大夫之义律儿女子。”愚以为吴敬梓对于附庸风雅而不到位频闹笑话之辈大家子弟,要求放松,揶揄一下便放下课,因为彼辈本不是“读书人”,“未可以士大夫之义律”故也;而对士大夫“我辈中人”,则严厉不假颜色,对读书人灵魂的自我扭曲奴颜婢膝,辛辣嘲谑不留余地,可谓是把各路仕途暴发户,按在地上花式摩擦。陈洪教授将吴敬梓对讽刺对象的“看人下菜碟儿”,仅仅解释为其原型人物与作者自己交谊之远近亲疏,恐未为吴公知心者也。《士兵突击》中,袁朗对成才“二进宫”又来参加老A选拔赛,反应最是激烈。照理,成才是文化课最好的各项指标最高的。一代枪王啊。但问题恰好就出在这。第一次刷成才那番灵魂剔骨,袁朗侧头而视成才的眼神里充满惋惜戳心:“我一直在想,这么优秀的一个兵,为什么不能把我们当成他的战友。从那天起,我开始对你失望。”如果,成才也是老魏薛林那样混日子的孬兵,袁朗的考核标尺反倒不会拉那么高,也许还放放水。然而,成才偏偏是最优秀的兵。最优秀的兵,为什么偏偏就不能够,做好普通一兵呢。 吴敬梓一定许袁朗为后世相知。“礼不下庶人。”那些附庸风雅的富家子弟闹闹笑话也就罢了,你们这些圣人之徒,风雅中人,竟然也如此斯文丧尽,风雅扫地,那就尤堪痛恨,万不可恕了。翟天临这等流量戏子,不知知网也还罢了。易中天这等堂堂教授,讲三国煌煌其辞,俨然仪观甚伟,而却硬伤百出,问题一箩筐,坦然做历史发明家,揽金收名盆满钵盈,这才是最堪痛恨的。嗟乎!使吴敬梓生于今日,吾知易公中天,必为《新儒林外史》之领衔主演也。 读者:不服。荞君为毛不diss于丹? 荞麦:于丹之于易中天,又不免如娄氏兄弟之于范进周进也……余沧海不服:“任先生不佩服的三个半人中,为毛木有余某?”任我行一笑:“足下尚不够资格入于老夫不佩服之列……”

1 有用
0 没用
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